第59章 救命之恩

娘娘不想活 +A -A

  只着一身中衣的启元帝,被丢下后有点傻眼,他的这位皇贵妃真的是一点也不畏惧他啊。只是弄清楚了壮阳汤的原由,他也不能为这事就呵斥她。

  整个午膳,元歌都没有正眼看一眼启元帝,从头到尾都是恭敬有余却冷淡十足。启元帝也不想热脸贴冷屁股,挑了几个话头见她不搭理后,便也住了口。

  膳后回到勤政殿处理政务,启元帝突然开口道:“刘义,将朕的秘戏图拿过来。”

  “......是。”秘戏图,也就是合欢图、避火图。

  启元帝虽然已经弄清了壮阳汤的来由原因,但是他还是今一碟还是打算宿在凤阳宫。而且,今天他一定要将小狐狸精好好收拾一顿,不治的她娇声求饶就不算完!

  刘义默默的退下去拿秘戏图,虽然他觉着皇上这个年纪看这些很正常,心里却有些觉得皇上此时看秘戏图的动机,实在是有些不对劲。

  一想到皇上是为了取悦皇贵妃,才有此举动,他就觉得有些不忍直视皇上了。现在他算是看明白了,自打皇贵妃进宫起,皇上的心神就被牵制住了!

  他一个太监虽然对男女之事不懂,但是如今这俩人,显然是皇贵妃占了上风啊。要是皇上再不醒悟,以后怕是要被吃的死死的了。

  刘义不由开始忧心皇上的身体了,话说今天下朝的那会儿,皇上腿软踉跄,他可是离的最近的那个。

  启元帝下朝没站稳的事,不到天黑的时候,有些耳目的人都知道了。飘香苑里伺候的宫女都战战兢兢的,突然‘哐啷’一声,案桌上的茶盏被挥落在地,摔了个粉碎。

  “下贱的狐媚子!”

  孟承徽的手紧紧的捏着椅子的扶手,指尖都泛起了白,她嫌弃又厌恶的道:“我可真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那样的一个货色,竟不知廉耻的勾引皇上,不过才俩夜就败坏了皇上的身子了!”

  长青吓的脸色都白了,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另俩个宫女,朝她们道:“小主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你们都退下去吧,把门守好了。”

  见周围只剩下可以相信的心腹,孟承徽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嘴里吐出来的话也越发的恶毒。

  “哼,皇贵妃?简直比那风月场所里的妓子还要不堪,为了争宠,竟然如此不知羞耻的狐颜媚上!”

  听到这样话,长青心惊肉跳的往外看了一眼,白着脸小声劝道:“小主,且小声一些吧,若是被人听到,去告小主一状,皇贵妃怕是要为难您了。”

  孟承徽自进宫起,就盼着自己侍寝的那一天,她没想着自己能得皇上青眼,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连侍寝的机会都没有。而这个皇贵妃不过才进宫,竟然就勾的皇上如此不顾身体。

  想到这里,她咬牙切齿的又骂道:“下贱胚子,没有男人都不能活的贱货!”

  长青张了张嘴,想了会道:“小主不必生气,想必皇上不过是给李相的面子,才会如此对皇贵妃罢了。”

  “心里想必对皇贵妃并无情意。”

  孟承徽哼声道:“那样的贱胚子,皇上怎么会她有一丝情意?不过是有俩分新鲜而已,待后面知道了旁人的好,对她必定会弃之如敝屐!”

  长青连忙称是。

  刚高兴了会儿,孟承徽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定要找机会成功侍寝。想到这里她暗暗下了决心,抬头朝长青问道:“昨天御花园里遇到皇贵妃的事,你去仔细打听一下,皇贵妃说的每一个字都要问清楚。”

  “知道了吗?”

  “知道了小主,奴婢一定会办好这件事。”长青应声道。

  顿了顿,孟承徽叫住欲退下的长青,又问道:“也问问清楚,皇贵妃到底长的什么样!”她到要看看,到底是怎样的面貌,勾的皇上想不起其他人来。

  妙音轩里,也正说起皇贵妃。

  小莺惨白着脸站在一边,听着刘芳华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凤阳宫的皇贵妃。

  “皇贵妃出身好位份高,只可惜啊,那张脸却不及我的容貌好。也就是现在了,以后那就是个独守空房的命。”刘芳华轻轻的笑着,转头问道:“你说是不是啊,小莺。”

  被点名的小莺忍不住的浑身发抖,脸上毫无血色,连唇也惨白的吓人。她不敢去看刘芳华,只颤声道:“小主说的是,皇贵妃的容貌不及小主万分之一,以后必定会失宠独守空房。”

  “真是好甜的小嘴。”刘芳华鲜红的指甲捏住小莺的下巴,笑嘻嘻的道:“现在知道我喜欢听什么样的话了么,若是这张小嘴以后再说一些不中听的话,那我可就要再一次好好调教你了。”说着指甲划过,小莺的下巴就留下了一道红痕。

  小莺眼中闪过恐惧,木然的道:“是,奴婢知道了。”

  刘芳华收回手,用帕子细细的擦着,呵呵笑道:“这鸟啊,要是嗓子不中听,那舌头可就没什么用处了,还是剪了的好。”

  小莺低着头,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她目光希冀的朝门口看去,就盼着来个人救一救她。

  昨天从御花园回来后,果然如刘芳华所说的那样,晚上换了她守夜。她只着了小衣亵裤站在屋中,被刘芳华用烧红了的簪子在身上烙了许许多多的伤。

  口中塞着厚实的帕子,她痛的连叫也叫不出来,皮肉被灼烫的发出怪味道,她想要晕过去都做不到。最后直到她的背上没有一块好肉了,刘芳华才打了个哈欠放过她。

  酷刑昨天夜里就已经结束,但是痛苦却一直没有停下,小莺只觉得整个后背都像是泡在沸水中。她浑身冰凉,却浑身都冒着冷汗,这样一来后背上的伤更是刺痛不已。

  最重要的是,她连治烫伤的药都没有。

  一想起小燕死时那一身化了脓的伤,小莺就怕的几乎要腿软的摔在地上。小燕那伤引起了高烧不退,才以才会一个晚上人就没了。而她一身的伤在这个已经热起来的夏天,恐怕等着她的就是一个死。

  如果没有药的话。

  因着小莺整个人看起来都太糟糕了,刘芳华怕别人看出端倪来,终于发了善心让小莺下去休息。

  小莺出去后迎面遇见了小雀,小雀一眼就知道小莺昨天是受了大罪,可是她也是没有办法。张了张嘴,她红着眼小声问道:“小莺,你还好吧。”

  还好?小莺讽刺的看了小雀一眼,心中再无犹豫,冷冷的从小雀身边走过没有回应一个字。

  回到和小雀同住的屋子里,小莺立刻将门窗都关好,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大概是伤口入的血,和衣服粘在了一起,脱下来时要用点力才能撕下来。

  不过微微动了一下,小莺背上的伤就痛的让她快要晕过去,根本下不了手去撕扯伤口。

  小莺抬手捂着嘴,泪水瞬间滑落,她小声的呜咽着,然后将声音压在喉咙里用力的哭了起来。

  从为奴为婢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在主人的眼里,他们不过是件东西,要打要骂不过随他们的心情。只是虽然很多奴婢都是这样的,但是像这刘芳华这样恶毒的,她真是想都没有想过。

  那简直像是故事里吃人肉喝人血的恶鬼,以折磨人听人痛哭哀嚎为乐!

  就在这时,关着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小莺的哭声一顿,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小莺?小莺?你睡着了吗?是我啊,我是阿朱,我听阿紫说你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小莺静静的听着。

  门外的阿朱又敲了俩声,自言自语的道:“不是才回来么,怎么这么快就睡着了?上次才小烧了一次,该不会是又烧了起来,人昏去了吧?”

  这一次门被敲的更响了,一边敲阿朱一边担心的喊道:“小莺!小莺,你要是醒了就应我一声啊!”

  阿朱和阿紫是刘芳容进宫后,被分到妙音轩的俩名宫女,被赐名阿朱和阿紫。小莺听着门外担心的声音,面无表情的脸缓和了一些,她想了想出声应道:“阿朱,我醒了,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门外的阿朱放心的松了口气,骂道:“死丫头,你醒了就早点应我一声啊,把我吓的够呛,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虽然阿朱的语气不好,可是小莺听了眼神更加了温和,她将中衣扣好,走过去把门打开了。

  “多谢阿朱你关心了。”小莺把阿朱让进来,立刻把门又给关上了。

  阿朱满脸疑惑,刚想说话就被小莺那脸色给吓了一大跳。

  “小莺,你这样怎么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阿朱一脸的惊疑。

  小莺的眼泪再一次流下,她哽咽的道:“阿朱姐姐,我就快要死了,你帮帮我吧,我不想死。”

  说完小莺就在阿朱的目光下,缓缓的转过身,解开中衣的扣子,将没办法完全脱下的中衣下摆掀了起来。

  阿朱倒吸一口冷气,结结巴巴的道:“这、这是......你这是怎么了!”小莺一转过身,她就看到了背上中衣的血印子,结果掀起来后情况更加的吓人。

  小莺松手入下衣摆,转回来哭着道:“是小主,是小主,她在刘家的时候就这样,一心情不好,就会拿我和小雀撒气。从前她身边还有个小雀的,就生生被她磋磨死了。”

  一把抓住阿朱的手,小莺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着道:“阿朱姐姐,我不想死,求你帮帮我吧,帮我弄点治伤的药,我什么都愿意做。”

  听到这话阿朱的眼神一闪,嘴里道:“不用你做什么,我在宫里待的久,存了一些银子也认识一些人,我这就去帮你去太医院弄药回来。”

  “小莺快起来吧,别跪着了,你叫我一声姐姐,那你就是我的妹妹,我不帮你谁帮你。”

  小莺不肯起,用力的在地上磕了俩个响头,道:“阿朱姐姐,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姐姐,你救了我的命,以后我的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阿朱将人扶起来按到床上坐着,道:“你趴好,我先去弄药再带着热水回来,帮你把衣服和伤口化开。”

  “嗯,小莺等着姐姐。”小莺顺从的在床上趴了下来。

  走出去的阿朱把门带上,同情的看了一眼里边,转头朝一个方向去了,而那个方向根本不是太医院的方向。

  没过多长时间,阿朱带着药和一盆热水回来了。

  “总算是弄到了药,要是我再去的晚一点,就刚好和认识的那位药女错过了呢。”阿朱掀开小莺的衣服,用帕子沾了水轻轻的擦着和皮肉粘在一起的伤口。

  小莺的眼神不再像之前那样绝望,她忍着痛道:“小莺能活下来,多亏了姐姐,姐姐花了多少银子,以后小莺会还给你的。”

  阿朱笑笑道:“说什么还,以后咱们就是亲姐妹,何必分的这么清楚?”

  小莺感觉的热泪盈眶,哽咽着道:“姐姐,你真好。”

  此时衣服总算和皮肉分开了,阿朱一脸心疼的,用热水将伤口轻轻擦拭了一遍,开始将药粉慢慢的撒在伤口上面。

  小小的房间里静了一会儿后,阿朱突然开口,语气有些迟疑的说道:“小莺,你刚刚说的可都是真的?小主她真的是那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连你这样从小服侍在身边的人,也没有一点手软?”

  现在的小莺,提起刘芳华,那简直就是恨之入骨,她点头道:“这是真的,从前有个小燕的被她害死了,也是真的!”

  阿朱惊讶不已的问道:“那刘家就不管吗?”

  “刘家?”小莺冷笑不已,开口道:“刘芳华如今这个狠毒的性子,就是他们家人养出来的,只要不死人,她要怎么磋磨我们,刘家人怎么会管。”

  阿朱沉默了下才道:“如果你说的这都是真的,那咱们可得早早的打算起来了。”

  小莺心里一动,不由问道:“姐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