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反将一军

娘娘不想活 +A -A

  午时,启元帝的龙辇到了凤阳宫,这一次却意外的看到了有人在门口迎他,只是待仔细一看,才知道自己想多了,迎驾的人并不是他以为的那个,不过是几个嬷嬷并宫女罢了。

  启元帝冷哼一声,抬起脚往里走去,并不理会众人跪地请安声。胆子大的都敢送壮阳汤给他了,怎么还会出来亲自迎他呢?搞不好正躲在里边笑。

  果然,启元帝进去一站定,就对上了一张巧笑颜兮的脸。

  “臣妾恭迎皇上,皇上万福金安。”元歌盈盈拜下。

  启元帝心中冷哼,说的好像真有有迎他似的!此时他就是再想捧着,脸上也挤不出一个笑脸来了。

  “嗯,起吧。”不说亲自扶人,便是连声音也极为冷淡。

  元歌心知肚明是因为什么,却端着一张疑惑的脸靠近,然后关切的问道:“皇上脸色怎的如此难看,可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如说于臣妾听听?”

  看到这样无辜的一脸张,启元帝恨不能掐着她的脖子,恶狠狠的问她为什么要送壮阳汤给他,难道昨天晚上他没有满足这只娇媚入骨的狐狸精吗!?

  虽然......虽然后面他说该安歇,那也是时辰晚了,并不是他没有力气了!

  启元帝没有作声,寒着一张脸绕过身边的人,自顾自的往桌边坐了下去。柳嬷嬷等人奉茶的奉茶,上点心的上点心,启元帝抿了口茶就往内寝去了。

  元歌脸上的笑淡下来,看了一眼柳嬷嬷,淡声道:“嬷嬷带着人为皇上更衣吧。”

  “主子......”柳嬷嬷张嘴喊道。

  元歌挑眉:“还不快去?”

  柳嬷嬷只能低头应是。

  元歌脸无表情的坐下,端起一杯茶捧着,只是没一会儿,柳嬷嬷却从里面出来了。

  柳嬷嬷咽了咽口水道:“主子,皇上唤您进去呢。”这个气氛明显不对劲,此时她万分后悔,先前没能劝主子换一种汤送过去。

  元歌撇了撇嘴,慢腾腾的站起来往里走去。里面启元帝已经在宫女的伺候下,换了一套中衣正在穿外衣,她进去福了福身站定,就见启元帝扫了她一眼。

  “过来。”启元帝沉声说道,挥开了为他换衣的宫女。

  元歌站在原地没动,启元帝的脸色越来越黑,一边的柳嬷嬷腿一软,显些没给她的娘娘主子跪下。竟然和皇上较起劲来了,难道是老寿星上吊,嫌活的太长找死吗?

  此时启元帝的脸色,比那天在众人面前摔了还要难看,他捏紧了拳头刚要发怒,就见站在面前不远的人,轻轻抽泣了一下。这一下让他欲出口的话,给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做的那样的事,无视他的话,竟然还敢有脸哭?启元帝简直不可思议。

  柳嬷嬷见此,立刻给宫女们使了个眼色,一行人悄然无声的退了出去。见周围只剩下俩人了,元歌的抽泣声也越发清晰了,细细的肩膀微微颤抖着,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启元帝的脸都绿了,长这么大,他似乎还没有见过女人哭。或是有过却印象全无,此时见元歌在哭,立刻就生出了一股手足无措了感觉来。

  “哭什么,朕还没有问你罪呢。”启元帝穿着一套中衣,硬绑绑的说道。

  元歌心里暗呸,却抬起来头露出发红的眼,倔强的道:“那皇上问罪臣妾好了,反正臣妾在您眼中,不过是个出气的物件。心情好便给个笑脸,心情不好便拿臣妾撒气!”

  说完又低头拿帕子抹眼。

  启元帝气的嘴唇都抖了起来,可他的教养不容许自己大喊大叫,于是气极反笑:“你竟然还有理了。”

  “说,今天为什么给朕送汤。”还他(妈)的是壮阳汤!启元帝到底没忍住,在心里暴了粗口。

  元歌一脸茫然的抬起头,不解的道:“怎么了?皇上不是还说喜欢臣妾的汤吗?”呵呵,你自己开口说不错的,转眼就忘记了啊。想找茬?没门!

  按了按突突直跳的额头,启元帝有种鸡同鸭讲的感觉,他这边气的要死,她却一脸茫然全不知情的的模样。

  “难道你竟不知道自己的送的是什么汤?”

  “臣妾当然知道的。”元歌郁郁不乐的看了一眼启元帝,一脸委屈的道:“因为皇上......皇上劳、劳累了,臣妾便想着为皇上补一补。”说完一脸的羞色。

  启元帝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你身边人就没有人劝你?”启元帝憋了半天,无奈的问道,此时他的火气已经消的差不多。

  元歌轻轻的眨了下眼,不解的问道:“为何要劝,听到臣妾说要为皇上煲汤,她们都高兴着呢!”

  此时启元帝大概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因为眼前这人半懂不懂,想给他做补汤才会闹了笑话。他的这位皇贵妃,如今还不如十五,哪里会清楚只有男人不行,才会需要壮阳汤,而专为男人补身体的可不是这种汤。

  她身边的人,大概是不敢劝。

  “下次为朕煲汤,就别用什么鞭物做汤了,像什么薏仁汤、排骨清汤就很好。”弄清楚原由,启元帝有些哭笑不得的说着。也是,就是胆子再大,一个小姑娘也不会敢暗喻他不行的。

  元歌却甩起了脸色,扯了扯嘴角道:“臣妾以后可不敢再给皇上煲汤了,膳房的人就能伺候好皇上的吃食了,哪用的着臣妾多事呢。”还下次?下辈子都别想喝到她亲手煲的汤!

  启元帝知道自己误会了,此时见元歌这样,便也就没有生气,而笑呵呵的道:“朕的福乐儿的汤,和那些下人的汤怎么会一样?”

  想起今天为她定下的花令,启元帝的心竟有些火热了起来。十五岁的少女,便是再盛妆打扮清秀有余姿色不足,显的寡淡的很。但是在床上的时候,却正如那红蔷薇一般,艳丽娇媚勾人心魄。

  启元帝抬步靠近正想搂人入怀,看穿了他想法的元歌,却轻哼了声说了一句便出去了。

  “臣妾让人来伺候皇上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