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补汤

娘娘不想活 +A -A

  为启元帝试膳的太监有二、三十人,这些人每天都会被把脉,且身体若是有一点点不适,就会立刻上报细察。每一样启元帝入口的东西,都会由这些人亲口试过,才会送到启元帝的面前,包括茶点也一样。

  试膳的太监每次都有三人,且要每人吃三口。只是元歌带来的汤盅只有那么一点大小,若是让三人一人三口,能剩下一半就算不错了。

  元歌亲手揭开盅盖,当着启元帝的面,低口缀了三口才抬起头来笑道:“皇上,臣妾亲手为您煲的汤,不想入了别人的口。因此臣妾就自作主张,帮您试膳啦。”

  说完将汤盅捧到了启元帝的面前,眨了下眼道:“还请皇上不要嫌弃。”

  虽然这样有些不合规矩,但也只是件小事,只要皇上不介意,当然没有人会跳出来说这样不合礼。这样男女之间的小情趣,刘义当然不会多言,他默默的垂下了视线。

  只是闻到四溢的香气,刘义鼻翼微微一动,再次嗅了嗅汤的香气,只觉得这香味很是熟悉啊。

  倒有些像他不时就要喝一次的那汤。

  虽然宫中只有皇帝一个正真的男人,但是宫采买进来的东西中,其中各种猪牛羊的鞭物却并不少。宫中的太监们,只要有了些银钱,都会喜欢弄这样的东西来吃。

  此例由来史久。

  太监,因着比正常人少了些东西,那残缺的身体自然是时常不谐。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说是太监只要常喝这些壮阳补肾的汤,会弥补身体一些不足的地方。

  虽说那物不会再生,可是听说喝的好了,能与正常男子一般,能够长出胡须呢!宫中的太监们都爱弄些鞭物来吃,刘义自然也不例外。

  因着地位的原因,有时还能弄到一些虎鞭鹿鞭来。

  此时闻到这有些熟悉的味道,刘义不由抬眼看了下,立在皇上面前笑盈盈的皇贵妃。看到那笑他不由觉得自己是不是闻错了,或者只是相像?

  犹豫再三,他还是没有张口说话。

  此时启元帝看了眼面前的汤盅,并没有伸手去接,昨天茶盏莫名翻了的事还历历在目呢。虽然他不觉得元歌是故意的,但是此时也不会再贸然去接了。

  元歌自然是看了出来,娇笑一声将汤盅在桌案上放好,扶着启元帝坐下道:“皇上还是快趁热喝吧,不然等凉了味道怕是要欠缺了。”

  “便是连作用说不定也会锐减。”

  听到这后一句话,刘义的眼皮止不住的狠狠一跳,接着心中也越发怀疑了。只是这种时候,没有他开口的份。

  坐着的启元帝看了眼面前的汤,不由想起昨天晚膳时,元歌用的那盅汤。于是轻笑了一声,抬头问道:“福乐儿,你这是为朕准备的什么汤?”

  “补汤呀。”元歌浅笑道:“皇上日夜劳累,臣妾担心皇上的身子给累坏了,于是准备的补汤,为皇上好好的补一补。”

  启元帝听到日夜劳累,不由就想起了昨天晚上,俩人一直胡闹了大半夜才消停。不自在的舔了舔嘴唇,呵呵干笑了俩声,又问:“那这补汤用的是什么食材?”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心中有些不安。总不会是下毒这么蠢,而且她自己也喝了。

  只是他的这位皇贵妃,进宫不过第三天,就已经好几次做了让他措手不及的事。不问个清楚,他竟然真有不太敢将这汤送入口中。

  元歌唇角勾了勾,忽然扯住启元帝的衣袖晃了晃,状似撒娇的说道:“皇上若想知道用的是什么食材,亲自尝一尝不就知晓了?”

  “直接告诉您了,那还有什么趣?”

  “皇上,您快尝尝嘛,看臣妾的手艺可合你的味。”

  启元帝无端觉得心都痒了起来,且一条胳膊都酥酥然的,接着就想起昨夜俩人胡闹时,那压抑住的娇喘和偶尔的轻哼。

  “那、那朕就朕就尝一尝,若是不合朕的口味,那可是要好好的罚一罚福乐儿了。”启元帝听到自己的的声音这样说道。

  “自然。”元歌扫了启元帝那一副没出息的样,掩唇笑道:“若是皇上不喜欢,那臣妾认打认罚。”也不知道以后,启元帝想起他自己现在的蠢样,心里会是个什么滋味。

  殿中伺候的人都深深的把头埋着,假装自己只是一根木头,心里则暗暗吃惊,没想到皇上对皇贵妃竟如此亲眯,竟然会去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元歌先前虽汤,是如喝茶一般低头啜了几口,而此时启元帝当然不会也这样。他执起调羹舀起汤,缓缓送进了口中,然后仔细的品了品。

  嗯?启元帝忍不住挑了挑眉,发现这汤的滋味竟是第一次尝到,从前竟是没有喝到过的汤。

  “倒是新鲜,朕竟没有喝过这种汤。”宫中汤品众多,没想到竟然没有他没有喝过的汤。

  启元帝年轻体盛,当然不需要喝鞭物煲的汤。听到这句话,刘义心中的猜测原本只有四分,如今便有了八分。因为太过吃惊,他只觉得脑子都木了。

  皇贵妃给皇上煲这种汤,倒底是有什么含义?刘义真是想破头也想不明白,总不会是昨天夜里,皇贵妃对皇上有所不满?虽然觉得不可能,他却忍不住的往这方面想。

  元歌听到启元帝发问,咬了咬唇忍住快冲出口的笑声,挑了下眉道:“这汤啊,有千千万万种,自然有皇上没有喝过的,不知皇上可还喜欢?”

  启元帝回味了一下,点头道:“还不错。”

  “皇上喜欢,那臣妾就心满意足了,不如晚上臣妾再为皇上备一份?”

  启元帝无所谓的刚想点头,突然又反应过来道:“不必了,要是累着朕的福乐儿该如何是好?此后朕只要偶尔能尝到你的手艺,便也觉得心满意足了。”

  接着又顿了顿问道:“福乐儿还没告诉朕,这汤到底是什么食材烹制而成呢。快说给朕听听,竟如此神秘。”

  元歌忍笑忍的面上飞起俩抹红晕,歪了歪头道:“皇上当真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