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秘辛

娘娘不想活 +A -A

  劝不了。

  柳嬷嬷苦着脸看着,将膳房的人支使的团团转的主子,瞅到她那神色,便知道自己是劝不了的。只是就算这样,她还是忍不住在心里边呐喊。

  好娘娘,好主子,便是您要为皇上壮阳补肾,也该婉转一些,煮个羊肉汤鳖鱼汤腰花汤之类的不好吗?偏偏要明晃晃的要用鞭物炖汤,不知道的还以为皇上他不行呢!

  想到这里,柳嬷嬷心里便是一个‘咯噔’,难道皇上他真的有些力不从心?不会,不会能,她立刻否定了,要是真的力不从心,昨天夜里俩人怎么会折腾的那么久?

  只是也说不定真是这样,所以昨晚才会折腾许久?

  柳嬷嬷想起启元帝自十二岁出精,十五岁通了人事到如今,不论是司寝还是司帐的俩名宫女,还是皇太妃送的俩名女子,皇上都不怎么近过身!

  而且,此次入选的小主们,也没有一个侍寝过!

  难道真是有些问题?这样一想柳嬷嬷顿时浑身冰凉。

  若真是如此,近来只有主子和皇上亲近过,却转头就要为皇上烹制壮阳之汤,看来当中果真是有些蹊跷的。不然那些小妃嫔们,一个个娇美绢丽的,皇上为何不召来侍寝?

  这下柳嬷嬷彻底息了劝导的话了。

  这便是没有太后的坏处了,皇太妃虽会关心皇上,却根本不会伸手去管。这样的事皇上若是存心瞒着,便是御医把出来了也不敢说啊。

  柳嬷嬷想到这里,把嘴给抿的紧紧的,这样的秘辛她绝不会透出去一个字。至于主子这行事,怕是皇上默许了的,不然主子也不会敢这样做。

  这样看来,皇上竟是如此信任主子,倒叫她心里放松了许多。

  虽然元歌说是要亲手为皇上下厨,但是实际上并不用她亲自动手,只要站在一边吩咐就行了。待汤料放入陶罐里文火小炖后,元歌便坐到被擦的反光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庞太监不自在的抓耳挠腮,劝道:“娘娘,这膳房中烟火气重,还闷热不堪,娘娘不如还是去院中坐着等吧,也清爽松快一些。”

  见元歌并不作声,庞太监只得住口退开了,既然娘娘想在这里等,那他也不得多嘴了。左右此时日头刚刚升起来没多久,这膳房里只点了一个灶,并不是热的人不能忍受。

  元歌正看着陶罐上飘着的白烟发呆,心里面想的是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在为元凤元凰挑选了人家后,让启元帝发旨为她们赐婚。

  只要有了赐婚的圣旨,便是有了什么变故,元凤元凰二人也不会被随意休弃。若是这样也不能保全她们二人,那她可真是没有办法了。

  这一坐便时小半个时辰,元歌是被热的回过神来,然后就发现陪着一起来的柳嬷嬷几人,全都是一脸汗的站在她的一边。轻轻的动了一动,就发现自己也是浑身粘腻。

  “走吧,本宫要沐浴。”

  柳嬷嬷等人齐齐松了口气,本来她们早该劝了,只是绿央翠浓二人没有同来,见主子那打定了主意的模样,她们竟没有一个敢上前去劝的。

  待元歌沐浴好了时,那小小陶罐的汤,在文火下都已经滚沸了好几次。眼见汤已经化成浓白,料也软烂下来,这汤终于盛进了汤盅里。

  “东西拿好了,本宫要去勤政殿给皇上请安。”元歌嘴角一挑,意味不明的笑着说道。

  勤政殿守门的太监远远就看见了往这边来的人,仔细一看那步辇上的人影虽不认识,可也能看清不是皇太妃。既然不是皇太妃,那便只能是另一个有资格乘辇坐轿的人了。

  是皇贵妃来了。

  “快,快同总管说一声。”虽说御前刘大总管,还有一个掖庭司司公的身份,可他向来更喜欢别人叫他总管。若是哪一天他自称本公,那便是有人要倒霉了的时候。

  被吩咐的小太监机灵的应了一声,快步往里边去了。

  勤政殿分为俩部分,主殿为上朝之用,而侧殿则为启元帝休息之用。今天众臣见到启元帝那模样,都非常有眼色的没有留下来议事,所以此时侧殿之中只有正在批阅奏章的启元帝。

  见到门外看过来的小太监,刘义走过去低声问道:“是有什么事?有大人求见皇上?

  小太监弯着腰道:“回总管的话,小的们看见皇贵妃娘娘的仪仗往这边来了。”

  皇贵妃?刘义思忖了下,点头表示知道了。

  “再回去守着,等下机灵点,问清楚皇贵妃可是有什么事。”

  “小的领命。”

  刘义站回之前的位置,启元帝头也不抬的道:“是什么事。”

  刘义恭身道:“禀皇上,外边守门的太监,看见了皇贵妃娘娘的仪仗,正往这来呢。”

  启元帝听了手中的笔就停了下来,接着就觉得刚刚按过的腰背又开始酸软了,可是却又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那滋味当真销魂。

  见皇上不在说话,刘光垂下眼静静的站在一侧。

  没过一会儿,就有太监进来禀报。

  “奴才参见皇上。”

  启元帝嗯了一声,抬抬手道:“说。”

  小太监站起身回道:“启禀皇上,皇贵妃娘娘正在门外求见。”说完他就等着皇上问皇贵妃是来做什么的,结果就听见皇上道:“请皇贵妃进来。”

  “......是,奴才领命。”

  元歌缓步走进来,身后跟着端着木盘的柳嬷嬷,而上面放着的就是她带来的汤盅。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泰安。”

  启元帝放下笔,一脸笑容的站起来,从桌后走出来将人扶起道:“不必多礼,福乐儿这是有事找朕?”

  “自然是有事的。”元歌回头看还端着东西跪着的柳嬷嬷。

  启元帝也看到了,收回视线有些得意的笑道:“福乐儿这是为朕准备了什么好东西?”从前他就见到后宫嫔妃们,带着汤汤水水的来见父皇,如今这只小狐狸精也学了这一手来讨好他啊。

  元歌抿唇轻轻的笑:“皇上,这是臣妾亲手为您煲的汤,还请皇上赏脸尝一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