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警醒

娘娘不想活 +A -A

  “姑姑说的有理,本宫稍后就会看的。”

  虽然这些事宜元歌再清楚不过,但是还是给面子的朝缠枝点头,应下了这件事。只是她本以为,缠枝跑这一趟,是专门为了这事而来的。哪知说完这事后,却见她眼神有些躲闪,左顾而言他好像另有什么事难以对她开口似的。

  略想了会,元歌语气柔和的道:“本宫初进宫还有许多事情不懂,皇母妃可是有什么嘱咐?便是姑姑见本宫有事做的不妥,也请姑姑直言,本宫定是会听到心里边去的。”

  真是敏锐啊!

  缠枝犹豫了下,更加恭敬的说道:“来时皇太妃叮嘱,说是有一事想提醒娘娘一二,若是言词不当失礼之处,还请娘娘恕了奴婢。”

  还真是有事。

  元歌含笑点头道:“姑姑要说的,一定是对本宫有益的,怎么会怪罪姑姑呢?本宫要谢姑姑才是。”在她想来,缠枝要说的当然不会是她自己的意思,而是听从了皇太妃之命。

  虽然这么说,但是缠枝心中还是有些忐忑。这位皇贵瞧着是个宽和的性子,可等下听到她所说的话,便是再好脾气也免不了心中生恼的。

  可是就算这样,她还是得把要说的说出来。

  “娘娘,虽然您和皇上都年华正茂。但是那身体,就好比那蜡烛,是越烧烧短的。”缠枝垂着头道:“所以还是要多爱惜身体,以后才能长长久久的。”

  元歌凝神听着,这话里的意思她也听明白了,只是她不懂为什么皇太妃这么快会知道?总不会是启元帝吃不消,和她说又觉得掉面子,才请了皇太妃来说项吧。

  虽然知道这想法很荒唐,但是她却想不到别的原因了。这真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源头是在启元帝那边。

  缠枝抬眼看了看元歌,见到那面无表情的神色,心里直打鼓,但是还是坚持说了下去。

  “虽然这事没多少人知晓,也没人敢对皇上嚼舌根,但是若是只要有人知道了,那对娘娘可是非常不利的。”缠枝咽了咽口水接着道:“史上有妖后吕无双,前朝有奸妃董婉,那都是红颜祸水遗臭万年的。”

  “所以便是娘娘拒不了皇上,为了您自己的名声,也得好好想个法子,可千万别等回过神来,已经......”

  “已经什么?”元歌声音淡淡的问道。

  一滴黄豆大的汗珠,从缠枝的脸颊滑落,她咬牙把剩下来的话给说完了。

  “别等回过神来,娘娘已经成了奸妃一流。据知娘娘家中,还有俩个未嫁的姐姐,若是娘娘名声有了瑕疵,那相府小姐怕是也难嫁。”

  说完了这段话,缠枝只觉得后背都已经湿透了,悄悄抬起头却刚好对上了元歌的视线。

  缠枝被那冰冷的眼神一刺,心一慌便跪了下去,颤声道:“奴婢知道这些话实在是放肆了,若是让娘娘心中不悦,奴婢愿意领罪。”

  元歌未置一词,殿中静的让人连呼吸声都小心翼翼收敛着。良久后,见缠枝的脸色越发的苍白,才扯了下嘴角道:“本宫怎好越过皇母妃呢?便是你做错了,也自有皇母妃来管教你。”

  其实元歌心中并不觉得生气,只是面子上还是要表出来而已,不然听到这样的话也不动容,到是显的她更加怪异了。而且说到底,皇太妃叶氏这话虽不好听,却也是为了她着想了。

  估计是以为她年轻不懂事,才会勾的启元帝缠绵塌间,或是以为她不敢拒绝总是顺从启元帝的意思。

  此时跪着的缠枝已经更显的慌了,若说先前的害怕是三分真五分装,那此时便是有七分怕了。如皇贵妃所说,其实她并不是很怕,她到底是皇太妃的人,不是什么人都能会担着旁人异样的眼光,伸过手来教训她。

  只是没想到这年纪轻轻,还不曾及笄的皇贵妃,竟然一语就道破了她心中所思所想。因此她再不敢侥幸,她说了这样的话皇贵妃会大怒也是正常。

  这话有多得罪人她当然知晓,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皇太妃才会让她来说。不然若是换了旁的宫女,怕是意味就会彻底变了,由善意提醒变成了瞧不起人的羞辱了。

  缠枝其实是有些疑惑的,虽然这位皇贵妃瞧着是个走的远的,可她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主子会冒着得罪人的风险,来让她说这番话。若是皇贵妃不识好人心,因此迁怒于慈安宫,那可就是得不尝失了。

  见缠枝眼中的惧意更深,元歌的冰冷的目光才缓和了一些,语气带着微怒问道:“皇母妃的好意本宫心领了,其他的便不必多言,本宫心中自有定夺。”

  “现在本宫只问你,为何会突然有这一番话,不知道的还当本宫已经进宫有一段时日了。”好像她天天都缠着启元帝如何似的,虽然她打算以后是要这样做的。

  缠枝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小心翼翼的道:“今日......今日皇上早朝时,似是精神不佳,且......腿脚也似有些、有些不灵便的样子。”

  不灵便?是腿软吧!

  元歌举起宽大的袖子,把脸给遮了起来。

  站在殿中的人,还当是元歌心中羞愤难堪,但是实际上是她却是差点没当场笑出声来。

  真是可惜了,那一幕发生时她没有在场,竟没能亲眼看到!只要一想到启元帝的那副模样,她就不能自己的想要好好笑上一场。

  过了好一会儿,元歌才面色如常的入下了袖子,但是所有人都不敢去看她。毕竟这事实是有些不名誉,便是恼怒的当场发作起来,也是情理之中。

  缠枝听见上方的人,不复之前的怒意,而是语气平静的朝她道:“此事本宫知晓了,姑姑起来吧,本宫是知道皇母妃的慈心善意的。”

  “白嬷嬷,去取荷包来,本宫心情不好,倒是连累了缠枝姑姑跪了这许久。”说到这里,元歌脸上已经带了淡淡的笑意,仿佛刚刚发生的事并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