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劝

娘娘不想活 +A -A

  一件看似黑色却隐隐泛蓝,又透着些暗紫的衣物,整整齐齐的叠放在金漆印纹的木盘里。

  这就是孔雀裘。

  元歌也很是意外这件珍宝,竟然会到了她的手里。前几世里这件孔雀裘,启元帝可都是留在他自己手里的,并没有赏赐给任何人。这一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能让他突然起意将这件珍宝送到了她的凤阳宫里来。

  不过既然送到这里来了,那这件珍宝便就是她的东西了。

  元歌心里打定主意,如果这一世她熬不过启元帝,早早的死在了他的前面。一定要在临死之前,把这件孔雀裘给毁个彻底,让启元帝心疼后悔去。

  孔雀裘会叫这个名字,上面却并没有用孔雀翎来点缀。将之抖开来看,就会发现因为裘衣上的纹样,就是孔雀翎羽的模样。虽是如此,可一点也没有孔雀羽色那样花哨,而是由银灰、暗紫、墨蓝三色织就而成的纹样。

  这样不花哨的东西,正是元歌如今会喜欢的。只是抬眼望了望外边,还带着余温的日头,她撇了撇嘴有点嫌弃现在的启元帝的脑子。

  现在已经入夏,很快就要炎热起来了,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在这个时节送人孔雀裘啊。

  “绿央,你把它好好收起来,和其它衣物放在一起吧。”这孔雀裘有驱虫避百毒的功效,她也是知道的,暂时用不上放在衣箱里,也省了放驱虫的药丸子。

  “是。”绿央一脸惊叹的看着隐隐闪动着流光的孔雀裘,只觉得皇上对自家主子是有心的。

  微微叹了叹,元歌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绿央,待会儿你来内室,我有话要和你说。”

  有话要说?绿央疑惑的应下了,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起,先前翠浓的那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不由将眼光投向了,刚刚一直显的有些沉默的翠浓。

  只是她却避开了她的视线。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绿央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一刻钟后,她内心忐忑不安的站在了元歌的面前。

  “主子,您有什么事要吩咐奴婢的?”

  元歌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道:“虽然我如今不是相府的三小姐,但是你和翠浓二人也不必自称奴婢,和从前一样就是了。”

  绿央心里更加揣揣不安了,半晌才道:“是,绿央知晓了,谢主子恩典。”

  见绿央这模样,元歌心中更加不忍,但是早晚都是要说的,不如早早说了也让她心里有个准备。”

  “绿央,你听我说,这宫里不是善地。我左思右想之后,已经决定将你和翠浓送出宫去。”

  送出宫去?绿央眨了眨眼,有些没反应过来,呆呆的问道:“那主子你呢?和我们一起吗?”问完就发现自己问了傻话,主子如今已经是皇贵妃了,是不可能离开皇宫的。

  元歌手指一颤,垂下眼眸道:“我当然是出不去的,不过你和翠浓可以出去。不过你们俩放心,我会给你们安排一个好去处,备上丰厚的嫁妆将你俩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有我为你们俩撑腰,等闲没有人敢欺负你们的。”只是可惜,也只有几年的时光而已。

  绿央的嘴唇开合了俩次,眼中迅速的积起了泪水,然后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扁着嘴哭道:“为什么要嫁出去,主子您还在宫里呢,绿央不嫁,我不嫁......”

  抹了把脸上的泪,绿央抽抽噎噎的道:“姑娘,是不是绿央做错了什么,您说,绿央一定改。”

  “求您不要把绿央嫁出去。”

  元歌闭了闭,忍着心中的酸涩,喝道:“别哭了,嫁人是好事,哭什么!”

  绿央收住声,眼泪还是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委屈。

  “好了。”元歌强摆出来的脸色,见了绿央这可怜巴巴的样,不由缓和了下来,温和的说道:“我让你和翠浓嫁出去,也是为你们俩好,这宫中人人都有几张脸,肚中都是好几副心肠,我不定能护的住你俩。”

  “出去吧,我不能出宫,你们俩就代我出宫去,在外边好好的过日子。”

  “然后再生下几个可爱的孩子,以后我再派进接你们进宫好不好?到时候我给你们的孩子准备一份厚礼。”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元歌的脸上也出现了俩道泪痕,她有些哽咽的道:“绿央,听话啊。”

  绿央不是不愿意嫁人,她只是不想离开她的姑娘她的主子。转眼已经八年多了,这些年她们都在一起,她以为她们以后也都会在一起。

  “绿央不是不听话,只是......可是......”可是主子您一个人在宫里,您要怎么办啊。

  元歌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舍,努力的绽出一抹笑来,道:“这事就这么定了,不过也不是马上就让你们俩出宫。要想给你们俩寻个好夫婿,不是一时就能找到的。”

  “在找到之前,你们俩还是要留在宫里面陪着我,就是想出去都出不去呢!”

  绿央的一双眼哭的都红了,一边抽噎一边道:“绿央......绿央才不想出去!”

  见绿央还是哭个不停,元歌也是无奈了,无声的叹息了一声,没好气的道:“绿央,我记得你可是同翠浓同年,一样比我大了三岁的。”

  “这都十八了,怎么还和个孩子似的爱哭呢?”

  这下绿央才红了脸,忍着难过把脸上的泪给擦去,咬着唇道:“只是一时没忍住......”

  以元歌如今的心态,在她眼中的绿央翠浓,是比她小了一辈的,有的只是纵容和宽和,说是看成自己的女儿也不过。

  “绿央,听我的,出宫去嫁一个好人家,然后好好的过日子,只是恐怕不能完成你想当我管事娘子这个愿望了。”

  绿央不由脸一红,翠浓这是把她们以前商量的事,告诉给主子听了?她怎么好意思啊!

  事后绿央红着眼睛,想去找翠浓说道说道,结果一双红通通的眼睛却被人看见了。

  “呀,绿央姐姐,你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