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生畏

娘娘不想活 +A -A

  见到宁承则吃瘪,立在一旁的刘芳华,暗地里险些笑破了肚皮。本来这一行人当中,除了凤阳宫的皇贵妃,位份最高的便是身为芳华的她了。

  可这个自以为聪明,平时装好人拉拢人的宁承则,竟当真以为自己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了,竟然在这种时候越过她和皇贵妃搭话。此时落到这个境地,也是她究由自取!

  将止不住上翘的嘴角拉平,刘芳华站在人群当中默不吭声,一点也不像是平时的性子。

  小莺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心里边暗暗着急。难得有这样好的机会,可那人却一点也没有平时那易怒的性子。就连来时路上,她故意说的那些话,似乎也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这在她的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

  刘芳华在从前还只是刘家的刘姑娘时,外面就从来没有传出什么于她不利的谣言来。旁人都只当刘家姑娘只是稍微有些娇纵,再不会想到其暗地里是一那样副心狠手辣的模样。

  她有心想要做些什么,可是离的却又太远了些。

  刚刚那位凤阳宫的嬷嬷,领着一众小主过去了,却又发话让守着的小太监将她们这些伺候的宫女给拦在了这里。因此她便只能站在这里遥遥看着,本来她还想着若是能事成,刘芳华少不得要吃些苦头。

  这样一来便是等回去了以后,想要对她如何那精气神儿也跟不上,可是眼下却是这样的一个场面。若是这样下去,也不知道晚上会受些什么样的罪,只要一想到这些小莺便双腿战战兢兢的有些站不稳。

  真是老天都不给她活路!

  站在一起的宫女们,还有一个此时也满脸的焦躁不安。虽然离的有一截,但是宫女半月却能看见那边的情况不太对,她家的小主好像是被为难了啊。

  半月正是宁承则的宫女,因此心中暗恨皇贵妃仗势欺人,在她眼中的宁承则是再好不过的一个人。为人善良待人客气,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人忍心刁难呢?

  定是那个凤阳宫的皇贵妃不好!

  此时宁承则就是不装,整个人也透着一股惹人心怜的气质,只是在场的人谁都不吃这一套。

  元歌看着宁承则幽幽一叹,好像对她这副作态无话可说似的,这一叹也让宁承则整个身体都有些僵硬了起来。

  扫了眼面前都低眉顺眼,生怕惹了她不悦的人,元歌挑眉淡道:“这已经请过安了,你等便退下去吧。本宫只盼着下次赏景时,不会再有那不懂事的突然冒出来,扰了本宫的清静。”

  若说这话让宁承则几人,觉得有些不自在,那接下来的一句,便是让她们生成畏惧之心。

  元歌轻哼一声道:“这尊卑之道你等还要再学一学,不然下回便是本宫在安寝,怕是也会有那不长眼的找上门来硬是要请安问好了。”

  “本宫虽是个好脾性,却也禁不住有些人一再冒犯,再有下一次,本宫就要用板子来好好开导一番了。”

  “想来本宫教导妃嫔,便是当中出了些什么差错,想必也是无人会说本宫什么的。”

  宫中女子不说这些要脸面的妃嫔,便是普通的宫女受了杖刑,也会觉得无脸见人,更不要说是这些妃嫔了。便是打个几板子告诫一番,那也是面子里子都没了。

  于是听到这话,所有人的脸色都忍不住青了。她们若是挨了板子,只怕是要成为整个后宫的笑话了。更要紧的是,若是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或是伤了身子或是留了疤痕,可就再也不能侍寝了。

  便就算没有差错,这位皇贵妃若想有差错,那么就一定会有她想要的差错了。

  “婢妾告退。”面对这样一个有手段有地位的人,她们再不敢多说一个字,只能福身行礼告退。

  说起来之前执意要来请安的她们,此时只觉得先前那股,对凤阳宫皇贵那种莫名其妙的轻视感,已经完全消失殆尽了。也不知道先前是什么迷了心窍,竟然会觉得皇贵妃也不过是众多妃子中的一个,只是位份要高上一些罢了。

  现在这几人才深刻的认识到,皇贵妃是怎样的一种存在,所谓皇贵妃便是仅居皇后之下的副后!

  见宁承则一行人,与来时完全不同的姿态告退离开,元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只觉得空气似乎都加清新了。

  既然该走的人走了,那她当然是要接着赏花看景了。

  绿央抬眼扫了扫元歌的脸色,心想来这御花园里走一走,主子的心情果然好了很多。不仅气色红润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也有精神多了。

  先前那副样子,倒叫她们担心主子是不是生病了,现在才放下了心,只猜大约是才进宫不适应吧。

  御花园里的这一幕,不多时就传到了勤政殿里,启元帝听完后微微一挑眉,毫不讶异的道:“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那几个也是蠢的没边了。”连他都得谨慎以对的人,那几个还以为自己能讨到好吗?

  “皇贵妃待朕之心,让朕不胜欢喜。”启元帝微笑着道:“刘义,开朕的库房,将年初南疆贡上来的那件孔雀裘拿出来,送到凤阳宫去。”

  刘义惊诧却应声道:“奴才领命。”那件孔雀裘是南疆特制出来的,据说是用珍贵的金蚕丝织成的,且还浸染了一种药物,可以避百毒。

  虽然此次的赏赐只有一件,但是却是早上那些东西所不能比的。那些东西在宫中并不少见,南疆绝不会超过三件,而在整个大武更是只有这么一件。

  举世堪称绝品。

  在启元帝有意之下,这件赏赐还没有到凤阳宫,几乎整个后宫的人便都知晓了这件事。若说后宫诸人,曾因凤阳宫的‘凤’字,而对皇贵妃心生忌惮。那此时因为孔雀裘,众人更是生出了几分畏惧。

  那孔雀裘虽然没几个人见过,可是不妨碍她们知道这东西的贵重,那是连皇上自己都舍不得拿出来用的东西,竟然就这样赏给了凤阳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