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伶俐人

娘娘不想活 +A -A

  过来的人不少,足足有七人之多,进宫的二十来位,其中的三分之一竟然都在这里。这些人打的就是法不责众的想法,她们又都不傻,当然知道此举会令皇贵妃不悦。但是若是不趁着这个机会,见上一面大名鼎鼎的凤位宫皇贵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召见。

  除了想一睹真容外,她们也是想摸清楚皇上的喜好。若是皇上喜欢这一款的,那她们变一变又不是什么难事。

  几人低眉垂眼的福身行礼。

  “婢妾,芳华刘氏。”

  “婢妾,婉华孙氏。”

  “婢妾,承礼齐氏。”

  “婢妾,承则宁氏。”

  “婢妾,琼章柳氏。”

  “婢妾,琼章付氏。”

  “婢妾,选侍向氏。”

  “拜见皇贵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几人娉娉袅袅,各有千秋。

  元歌暗暗一数,发现除了张容华、孟承徽、还有一位唐承训外,位分最高的九位就有六位此时正在她的眼前了。这几个瞧着同游御花园交情好,但是实际怕是做梦都想把对方给踩下去。

  因为自从六品往上,一个位份都只有一人,那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可不像七品之下同一个位份,却会分出张李王许好几个出来。

  瞥了一眼弯着腰的几人,元歌缓缓看向了一侧,笑吟吟的道:“这白玉兰香气袭人,到也有几分看头。”

  接触到眼神的绿央,茫然的往白玉兰上看了一眼,不懂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花来。

  相府妻妾简单,向来少有打压争斗之事,绿央自然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遇到这样的情况才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柳嬷嬷自然不会如此,立刻接过话茬道:“这些花儿能得主子青眼,便是它们的造化了。”

  元歌点点头笑而不语,看完白玉兰,就挪动步子看向旁边开的正盛的萱草。

  行礼的几人哪能不知道这付做态的意图,一个个心里暗骂,面上却不动如常。只是时间久了,一个个就有些支撑不住,她们在家中哪一个不是万宠千娇的。便是学规矩时,也没有受过这样的罪。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几人就都满脸汗渍,其中付琼章和向选侍大约是家世普通没有银钱打点,用的便是宫中所送的劣质粉脂,此时被汗打湿妆容已经毁了一些。

  眼见几人的气焰都下去了,元歌才收起了赏花的兴致,口吻平淡的道:“一时赏花入了神,竟忘了你等,快起来吧。”

  谁都知道这是假话,却没有一人敢反驳,心中气的不行,口中还得谢恩道好。

  “婢妾谢娘娘恩典。”

  终于能站直了身体,可谁也不敢大刺刺的就去打量面前的人,只是也有那觉得自己不同平常的人。

  “这御花园美不胜收,娘娘一时看入了迷也是有的。”宁承则开口柔柔的说道。

  元歌听见这声音,便知道这说话的人,就是刚刚坚持来请安,否则便是不敬重她的那一位。

  “宁承则倒是有一把好嗓子。”元歌就事论事。

  像是不防会被夸,宁承则竟然红了脸,有些羞涩的道:“婢妾不敢当,哪及的上娘娘的天籁妙音。”

  这样的奉承的话,元歌都已经听腻了,只面色淡淡的道:“本宫声音如何还待说,但是本宫却知道,那声音便是再好听,也有听烦听腻了的时候。”

  “所以宁承则以后还是少开口的好,免的说多了话,那好嗓子便如鸟雀一般聒噪了。”

  “这样就太可惜了些。”

  前后几句话的态度大为不同,饶是宁承则是个沉的住气的,此时也忍不住变了脸色。暗暗狠掐了自己一把,她才忍住了自己欲瞪人的冲动。

  “婢妾......婢妾领训。”宁承则垂下眼眸,楚楚可怜的说道。

  领训?元歌冷笑,她可没有训她。

  “本宫何曾训斥于你?不过是一二建议罢了,若是宁承则心中不忿,便当这话本宫没有说过吧。”

  真是难缠!宁承则暗暗发怒,却只能摆出慌张的表情,急急的道:“婢妾不是这个意思,婢妾......是婢妾说错了话,还请娘娘见谅。”

  元歌叹了声道:“本宫见宁承则也是个伶俐的人,怎么也有说错话的时候呢?这见谅的话也不必说了,左右本宫只当是浪费了一番口舌。”

  真是怎么说都有错!

  宁承则没想到不过是一句话,便被抓住了话柄紧紧不放,一时间倒叫她无计可施。眼见众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只能狠了狠心,毫不留情的再次暗掐了自己一把。

  “婢妾......婢妾......”说着声音已经哽咽了起来,眼眶也已经红了,只是不等泪珠滑落,就被听到的几句话给惊的自行把眼泪收住了。

  元歌眉头轻蹙,语气不耐的道:“本宫知道你等进宫之前,都是家中娇养的小姐,只是进宫是为了伺候好皇上,怎能还像从前一般行事?”

  “宁承则,本宫不曾打骂于你,何故做出这般的姿态来?你这样本宫怎么放心你伺候皇上?”

  “若是不改了这模样,怕是不好让你去伺候皇上了,不然皇上日夜为国事操劳,身边伺候的人却还不懂事的随意哭闹,那可如何是好。”

  宁承则惊的瞠大了眼睛,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而她不过是说了一句奉承的话而已!

  简直欺人太盛!

  见宁承则抖着唇说不出一句话来,元歌这才凉凉的道:“仅此一次,若是本宫再次再听闻宁承则如此作态,那本宫可就要撤了你的百花签了。”她自然是有这个权利的。

  百花签,侍寝的妃嫔们人人都有那么一枚。花名自然是由众人自己来定夺,不过也有被皇上赐下花名的例子,这种的自然是天大的荣耀。

  妃嫔们都想着有一天,能够让皇上开口为她们赐下喻意美好的花名来。

  此时宁承则再也不敢抖机灵,深深的蹲福道:“婢妾谢娘娘指点,婢妾一定好好改过。”说这话的同时,暗地里她恨的手心都快掐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