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御花园

娘娘不想活 +A -A

  六月是个好时节,春花未谢夏花已开,这时还没有到夏天最热的时候,虽不比秋风凉爽却也微风习习。现在太阳已经偏西,整个御花园带着一些热意,却很快就被风吹散了。

  步辇还没有到御花园,路上就遇见了几波往那边去的小妃嫔们。意外见到凤阳宫的皇贵妃娘娘,让一众从都又惊又喜,只是还没摸清楚脾性,一个个都只敢退到一边默默行礼。

  而步辇也从没有停下过,直直的往御花园而去。

  退到一边的小妃嫔们,互相看了几眼,就有人提议时辰还早,不如再去御花园里转一转。

  “走,我们也去。”刘芳华理了理衣襟露出一抹笑来,刚刚步辇停都没停都过去了,她并没有看到坐在上面的人是一副什么模样。

  不过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随行的小莺捏紧了手,垂眸颤声道:“小主,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皇贵妃娘娘出身相府,如今又身居仅次皇后的高位,若是得罪了她可如何是好!”

  也就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不然刘芳华简直想一耳光,狠狠地扇在眼前的这个贱婢的脸上!

  出身相府又如何,不过投胎投的巧罢了,那姿容又怎么与她相比?而这个贱婢话里之间,都在暗指她不如凤阳宫的出身好,比不上凤阳宫的位份高!

  刘芳华凉凉一笑,勾着红唇道:“这进宫才多久啊,看小莺你,竟然就变的能言善道尖牙利嘴了呢!”低头看着涂着丹蔻的指甲,她漫不经心的道:“等会回去,你和小雀说,今天你来守夜吧。”见小莺的脸色瞬间惨白,她不禁开心的笑了起来。

  能够入选进宫,刘芳华的面容确实难得,在进宫的一众人当中也属上乘,此时展颜一笑宛如春花绽放灿烂无比。

  小莺低垂着头掐着手心,止住压抑不住因恐惧而颤抖的身体。这张脸确实艳若桃李夺人心魄,只可惜那美丽的容颜下,却是一副比蛇蝎还要恶毒的心肠。

  想到这里她一颗本来还摇摆不定的心,也慢慢了沉定了下来,总之再差也不会比现在这日子更差了。

  刘芳华还一无所知的往前走着,嘴里压着声音道:“凤阳宫的那位,如今只不过是占了出身的便宜,才会得此高位。等以后我承了宠,便是皇贵妃见到我也要退避三分。”

  似是想到了什么绝妙的场景,刘芳华脸上的笑意更盛,轻轻的道:“到时候我也是本宫了,至与你和小雀,你们永远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小莺沉默的跟着,一双眼睛再无一丝波动,心里则暗想所以她绝对不能,也不会让这人有承宠的那么一天。身处地狱,心如地狱,想要爬出这片地狱,那么她就得亲手撕了拦路的鬼!

  在进了御花园的中心时,元歌搭着柳嬷嬷的手,款款从步辇上走了下来。站定后就发现不远处就是一丛竺葵,此花颜色种类繁多,又因形状的原因又被叫做绣球花。

  表面上元歌是在赏花,但是实际上她又走了神,脑中正在想这些花,花期都如此短且只能开一季,那还有什么可盼的?

  当主子的一言不发,一起跟来的人也都只能静静的站着,直元歌被身后的喧哗声,给惊的回过神来。

  “去看看怎么回事?”元歌看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皱眉着说道。

  一同来了的白嬷嬷应声而去,不一会儿回来恭声禀道:“主子,那边有几个小主想过来给您请安。守在那边的小太监拦着不让过来,这才闹了起来。”

  闻言元歌捻了下眉心,只觉得这种事真是让人烦心而又疲惫,于是语带不耐的道:“去,告诉她们,就说本宫只想静静的赏花看景,等以后再召她们见礼。”

  “是,老奴这就去。”

  只是白嬷嬷去了后,那边吵杂的声音却更大了,元歌隐约听见了几句。

  “我等偶遇娘娘心中欢喜,亲自前去拜见才是正理。”

  “还请嬷嬷去和娘娘说一说,婢妾等人不会打扰娘良赏花看景的兴致,只见过礼就会自行离去。”

  “正是如此,娘娘何必如此冷漠,便是婢妾等位低人卑,也不该如此轻视啊!”

  与此同时也响起白嬷嬷的的声音。

  “小主们说的这叫做什么话,娘娘此时不见小主们,小主们便该知道尊卑离去才是。”

  一道女音缓缓的道:“嬷嬷这话可不对,正是知道尊卑,得知娘娘在此,我等才要上前请安行礼,而不是就这样转身离开,不然就显得我等不敬重娘娘了。”

  呵,这样伶牙俐齿的人她怎么没有印象?

  元歌冷笑一声,淡声问道:“那些都是谁?”

  静站在一边的柳嬷嬷抬眼扫了俩眼,靠上前低声说道:“老奴也不曾见过那几位小主,不过约摸着是此次得封位份最高中九人中的几位。”不然也没有底气敢说这样的话。

  就是太蠢了些,一些还不曾侍过寝的小妃嫔,竟然敢到这里来叫嚣。这是进宫没带脑子吧,也不知家中里怎么教的。要是全都是这样没脑子的货色,凤阳宫便更稳一些了。

  答完话柳嬷嬷耷拉着眼退开了。

  元歌扫了眼周边的姹紫嫣红,突然缓缓笑了起来,朝绿央道:“去吧,和白嬷嬷说一声,领着那些想给本宫见礼的人过来吧。”这些花美则美矣,可终究都是一些死物,哪及的上那些活生生的娇花来的有意思呢?

  绿央先前听到声音,就对那些人不满的很,此时也只能领命应道:“是,奴婢这就去。”

  应对着一群人的白嬷嬷心里边直冒火,觉得这些妖妖娆娆的小妖精们,连给皇贵妃娘娘娘提鞋的资格都没有,竟还敢在这里说这样的话。

  要真是心里边有尊卑,怎么还堵在这里吵闹!她正窝火着就见绿央也往这边来了。

  “嬷嬷,主子说了,小主们想见请安便领着人过去吧。”绿央暗暗瞥了站在那里的几人,声音平平的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