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意定

娘娘不想活 +A -A

  主子并不是说说,而是真的是这样打算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翠浓,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一时间急的心乱如麻,却又不知道哪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最后只能心怀忐忑的笑道:“既然主子想让奴婢和绿央多多陪着您,那就不要心急的将奴婢二人嫁出去吧。至少等几年再说,主子如今才进宫,奴婢和绿央哪能放下心丢下您一个人在宫里边呢?”

  “再说了,先前您吩咐了事,奴婢还没能为主子准备好呢?这样的大事怎么交给别人,旁的人哪里会如奴婢和绿央这样对您忠心。”

  翠浓不停的说道:“而且,这才将将进宫没多久,您就起意要将奴婢和绿央俩人嫁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其中有什么内情呢!”

  “主子,您留下我和绿央吧!”

  元歌摇头,虽然感念于翠浓二人对她的情谊,而她也确实希望俩人能够多陪在她身边一段时间。但是如果真的再等几年,到时候可就什么也来不急,真的只能陪着她一起等死了。

  至于翠浓所说的事,她当然也知道不能交给别的人。但是就算启元帝他没有做防范,她自己也有别的法子来避免自己怀上身孕。

  只是可惜了,翠浓所学的调理人身体的本事,启元帝怕是没有‘福气’能够受用到了。

  她静静的道:“去吧,把绿央那丫头叫来,没有她在耳边叽叽喳喳个不停,我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听到元歌这样的语气,翠浓便知道这是已经打定了注意,再没有她能够置喙的余地。明白了这点她眼中顿时闪起了泪花,有些哽咽的应道:“是,奴婢这就是让绿央过来。”

  翠浓离开后,元歌不由轻叹了一声。比起生离更让人肠断心碎的,便是死别了。除了第一世翠浓绿央一直陪她到最后,而后几世都走在了她的前面,而且一次比一次凄惨。

  揉了揉有些发沉的头,元歌发觉自己的情况其实有些不对劲。因为除了在面对启元帝时有着浑身戒备的劲头,而其他的时间自己身上却少了正常人的活力,死气沉沉的如同白发老妪。

  而且不仅如此,她发现自己的记忆似乎也开始有些混乱,常常把几世的记忆弄混。更加糟糕的是,她隐隐觉得自己的身体,比前几世都要差了一些。

  虽然昨日进了凤阳宫身体不适的那一幕,确实是她假装出来的,但是其中却也是有几分真的头重脚轻,只觉得脚下的地面都在晃动似的。

  想到这里元歌心中不由一跳,因为她发现,她大概可能是熬不过启元帝了。按理说这样她该是着急担心才是,可是她心里却冒出来一个念头。

  那就是,熬不过就熬不过吧,左右不过再重新来一次。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主子,您在想什么呢?”绿央的声音突然响起,她欢快的道:“奴婢都进来好一会儿了,您都没有发现。”

  回过神的元歌对上绿央眨巴着的眼睛,不由缓缓露出了一抹笑来。这正是这个年纪的姑娘,才会有的一双眼睛,而她不过是披着少女壳子的一抹幽魂孤鬼。

  “外边的日头已经偏西,瞧着已经不那么热了,你陪着我去御花园里转一转吧。”元歌想了想后开口道。

  绿央听了眼睛一亮,嘻嘻应道:“是,奴婢领主子命!”御花园啊,她可从来没有见过,想必一定是花团锦簇百花争艳吧。

  另外就是,刚刚翠浓来找她时,一脸的忧心忡忡。问她怎么了却又只是摇头,最后才叮嘱她一定要多哄着主子开心,不要说让人烦心的事儿。

  主子的脸色确实不太好,去御花园里走走,一定会变的心情好起来的。

  仅在皇后之下的皇贵妃想要出行,那可就不是只带俩个宫女就能解决的事了。虽没有帝后一样能够在要去的地方清道的资格,但是守着一个方不是旁人去的权利还是有的。

  周良辰在元歌乘上步辇,一行随侍的宫女太监都往御花园而去后,暗暗叫来了俩个小太监,叮嘱道:“腿脚麻利点儿,一定要在主子到之前赶到,然后寻个无人又景儿好的凉亭,把东西布置好。”

  “这样等娘娘赏园子赏累了,便可以直接过去休歇了。”

  小太监一脸激动,应道:“知道了周哥哥,小的一定给娘娘寻个最好最精致的亭子!”

  另一个小太监也磨拳擦掌,心想着一定要把这差事办好了,说不得娘娘心情好了,能垂问上那么一俩句,指不定他就能出头了!

  周良辰见俩这样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还是多说了一句:‘好好办差,别仗着娘娘的名头嚣张行事。若是那好地方被小主们占了,也不必声张略等等也是无妨的。”宫中的小主们整日无事可做,这个时间一般也都会去御花园里走一走。

  虽然皇上还在勤政殿里忙着,但是说不定也会出来走走呢?指不定就能有那个运道碰上面呢?若是得了青眼,那可不就否极泰来了!

  这些小主的心里,都是同样的想法。

  周良辰阴沉的说道:“左右娘娘才将将过去,没那么快就要歇息。娘娘这才进宫,你俩切记小心行事,别坏了娘娘的名声。”

  “听到没?若是坏了事,老子就亲手折了你们俩的狗腿,然后随便找个枯井一丢就完事儿了!”

  俩个小太监脸一白,急急的道:“周哥哥明察啊,小的们不敢这样的,定会安安份分的好好办差,不会让人拿着咱们娘娘说事的。”

  将俩个小太监一顿好吓唬,周良辰左右看看没有人,才拔脚快步去追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步辇。

  元歌坐在步辇上,眼神从俩边的宫墙上扫过,最后落在了跟在步辇旁的绿央身上。心里面有些头痛该怎么和她说,才能让她不哭的那么厉害。

  要是哭的太厉害,搞不好她真的会心软起来。只是她绝对不能心软,不然这一世的俩人会连一天好日子都过不上,就要再一次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