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以后

娘娘不想活 +A -A

  庞太监在得了准信后,才安心回了凤阳宫。

  另一边,在翠浓回来后,青羽便咬了下唇默默的退了下去。比起她们这些后来的,主子当然是更喜欢用旧人。她到底是半路来的,比不得别人打小和主子结下的情谊。虽然很想紧贴着主子,可却着实担心碍了那俩人的眼,若是被使了绊子摔下去再也爬不起来,可就不太好了。

  不过来日方长,主子不可能一直只用身边的人,早晚有一天她也能站在主子身侧,当一个名正言顺的大宫女!

  闲的又练了一摞纸的字的元歌,终于彻底的放下笔,从书案前站了起来。抬脚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她淡淡的问道:“翠浓,你想过以后吗?”

  以后?翠浓的神情有些怔愣,以后不就是留在宫中,一直陪在主子身边吗?她轻摇头道:“翠浓进宫后就没想过了,但是不外乎就是一直跟在主子身边,陪伴在主子左右。”

  “那进宫前呢。”元歌侧过脸道:“进宫前你想过自己以后,会过什么样的日子么?”

  这个当然是想过的。

  在三月的时候翠浓和绿央二人,见离她们姑娘离及笄只有几个月,俩人就坐在一块商量过。商量着等姑娘及笄出嫁后,她们是要做姑娘的管事娘子的。

  只是谁都没有等到这一天,因为她们的姑娘进了宫,成了伺候皇上的娘娘,也从她们的姑娘成了这凤阳宫的主子。

  翠浓知晓主子是不愿意进宫的,怕自己说了什么更刺激到她,便用平淡的口稳道:“进宫前也没怎么想过,左右奴婢和绿央二人,一辈子都是要跟着主子您的。”

  一辈子么?

  元歌心中酸痛,可是明明都已经跟了她几生几世了啊!她眼中立刻漾起了水光,于是连忙扭头朝外边看去,眨去泪意才又道:“翠浓你没说实话,当真没有想过以后的日子吗?”

  不可能没有想过的,前几世她就问过这个问题。每一次俩人都说想当她的管事娘子,嫁给一个不丑也不会太穷的人当妻子,然后再生俩个孩子,最后可以给小主子当奶娘。

  只是她没有什么以后,而且因为她的关系,她们二人也没有以后......

  翠浓虽然看不见元歌的表情,但是她却能感觉到站在窗边,因裹着华服而显的更加娇小的身躯上,所透露出来的悲伤。

  顿了顿,翠浓声音坚定的道:“翠浓说的便是实话,奴婢只想陪在主子身边,想必绿央也是同样的想法。”

  “从到姑娘身边的那一天起,奴婢和绿央二人,便先是姑娘的丫鬟,然后才是翠浓和绿央。奴婢的心很小,只认定了这一点便再也装不下别的。”

  翠浓一时没留神,叫了进宫前的称呼,但是这个时候谁也不会在乎这个。

  眼见窗前的人双肩直颤,翠浓瞠大了眼,低声惊呼:“姑娘,你怎么了?”

  怎么了?

  没人看见元歌面朝窗外的脸上,早已经泪雨磅礴衣襟前都被打湿了一小片。愧疚如同刀子一样的,在她的心头来回的划拉,让她痛的有种窒息般的错觉。

  若是翠浓二人知道,几世里她们都因她而惨死,是不是还会这样对她说呢?自己陷入这梦魇也就算了,难道真的要一直拖累着她们俩人跟着她一起受苦吗?

  现在就连面对启元帝,她都能平静以对,唯有在看到翠浓绿央俩人时,愧疚自责便如同一只***将她完全吞噬掉。

  缓缓拭去脸上的湿意,元歌慢慢的转过身,对着一脸诧异的翠浓道:“不要紧,会有机会的,至少在我完全倒下前,是不会有人去找你们的。”

  “在被我连累前,你们可以嫁一个真心相待的普通男人,生下几个白白胖胖的孩子。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你们可以过着幸福平静而又安稳的日子。”

  元歌自顾自的说着,本来有绿央和翠浓二人陪在身边,她才觉得一切还可以忍受。但只要一想到让她们陪着她在宫中,最后也不得善终,便不能再若无其事的站在这里。

  因此,她还不如早早把她们嫁出去,然后在被她被相府连累之前,她们可以只为自己好好的活着。而她反正也没有什么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切重来,那还不如活的随心任性一些。

  左右......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翠浓先是被元歌发红的眼给震惊了,现在又被这一番话给彻底骇住了。什么叫倒下?什么叫有人找她们,什么是那一天!为什么会突然起意,要将她和绿央二人嫁出去!

  她心中有无数的疑问,却一个都问不出来,也不敢问!

  “主子,奴婢可不想嫁。”翠浓深吸一口气,挪步靠近后小心翼翼的扶着元歌往书案后的椅子上坐去,一边道:“可是奴婢和绿央哪里没有做好,让主子嫌弃了?”

  “还请主子点拨一句,奴婢一定改!”

  “主子还是别吓唬奴婢了,也就是奴婢胆大心粗,若是绿央那个丫头听到了,必定是以为您不想要奴婢等人,即刻就要像小娃娃似的哭闹起来。”翠浓强笑着说道,手却忍不住的颤抖着,主子此时的形容,倒像是被梦魇住了。

  可是青天白日的,又没有入睡怎么会被梦魇住呢?翠浓心里怕的不行,主子此时这模样,就好像传言中那中了邪的人!

  元歌心里心盘算着,如何将翠浓绿央俩人,送到安全隐蔽的地方去,没有主意到翠浓的脸色。此时听到最后一句话,不由嘴角微微一翘。

  她也想起来前俩次,她立意要将翠浓绿央二人嫁出去时,绿央那哭的涕泪齐流的模样。

  元歌轻轻的叹了一声,明明如今人还在身边,可只要一想她很快就要将她们送出宫,心里便生出了不舍与淡淡的悔意。

  抬了抬手,她侧头道:“去把绿央那丫头叫出来吧,这宫中的摆设也不必急于一时,慢慢来就是了。”

  “趁着现在,你们多陪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