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掌厨

娘娘不想活 +A -A

  其实一看到那单子上的字,元歌就知道是启元帝亲笔所写的。想想也是,要是让他一个个的报菜名,让伺候的人记录,那场面定是惹人发笑的。

  最重要的是,这单子上的菜品,启元帝并不是都不喜。他虽然有许多食材是不吃的,可也没有这么多,略扫了俩眼她就觉得上面的菜名足有百多种了。

  还好只是百多种菜名,而不是百多种食材,不然她小膳房的掌厨太监,怕是急的要上吊。不过就算眼下,肯定也是急的在小膳房里到处窜了。

  凤阳宫的掌厨太监姓庞,体型又是壮壮胖胖的,便有个外号叫胖太监。几世里元歌换过很多伺候的人,但是她的掌厨太监却从来没有换过。

  第一世里,她被圈禁在丹阳宫,寸步不能踏出后。丹阳宫除了绿央翠浓,还有另俩个比较亲近的宫女陪在她的身边,其他的都是到处跳蹿使银子找门路,想尽办法想要从已经成了牢笼的丹阳宫里跳出去。

  但是就算小膳房已经被减缩到只有三个人,胖太监依然留了下来,而且做出来的膳食也不曾糊弄过。有时寒冬腊月的,隔一阵子还能为她端上一盘青翠欲滴的鲜蔬来。

  重生后元歌召见过他一次,近五十岁的人了,竟然还带着少年人的憨态。她浅浅一笑给了打赏,便让他下去了。这一世她还没有召见过他,想必此时还在担心着,她会不会把他掌厨的位置给换掉。

  想到这里元歌含笑搁下笔,朝陪在一边伺候笔墨的翠浓道:“翠浓,拿十两银子给掌厨的,就说让他安心照着菜单上做便是,我与皇上知道他的忠心。”

  翠浓也是看到那份菜名单的,闻言抿唇露出了个笑模样,福身道:“是,主子,奴婢这就去。”

  翠浓走后,青羽立刻就从门口走进来,站到了桌边有些小心翼翼的道:“主子,有事就吩咐奴婢吧。”

  “嗯,好。”见青羽紧张,元歌给了个笑脸。

  再起拿起笔,元歌沉吟着写下了四个字。

  作茧自缚。

  启元帝既然那么怕她弄清他的喜好,大费周章的亲自写了那许多菜名,那从今以后只要在凤阳宫,这些菜色他就连闻闻味道都得看她心情好不好。

  往短了说,至少在这三年里,启元帝就是装也得装着对她情深意切的模样来。这以后啊,他们俩人一起用膳的机会可多了去,也不仅仅是只晚膳。

  另一边翠浓带着银子,身后跟着俩个小宫女,一行人在众人的目光下到了凤阳宫的小膳房。只是让人意外的是,掌厨的庞太监竟然并不在这里。

  “庞掌厨呢?”翠浓看着副厨子问道。

  副厨满脸堆笑的道:“庞师傅刚刚在拿到那菜单后,就急的满屋子乱窜。然后苦着脸坐了一会儿,拿出他装着积蓄的灰钱袋子,把自己打理的清清爽爽,朝御善房去了。

  “翠浓姑娘,可是主子有什么想吃想喝的?只要吩咐一声,我老钱虽比不上庞师傅,却也有着自家的独门秘技。”

  翠浓皱着眉道:“他是一个人出去的?”

  副厨愣了下才道:“哪能啊,他带着小徒弟一起去了,说是取取经弄明白皇上的口味,他是怕伺候不好皇上,让皇上在凤阳宫吃的不舒心。”

  听了这话翠浓的脸色才好看了些,要知道昨天主子才定下规矩,言明只要出了凤阳宫的大门,便必须二人同行。如果今天就有人敢破了规矩,只怕得来个杀鸡敬猴了。

  “既然不在,那我便回主子那里复命去了。等下庞掌橱回了就转告他,让他记得来主子跟前回话。”

  “一定一定。”副厨巴结着道:“翠浓姑娘,你帮主子办差真是辛苦了,想不想吃点什么,小的都能做的出来。”

  翠浓还没见过人这样巴结她,有些不自在却也只能死撑着,僵着一张脸道:“给主子办差不敢言累,你记得将话转告于庞掌厨就是了。”

  “当然,必不敢忘记的,翠浓姑娘好走。”

  稍后元歌得知了情况,也没有多说什么,只笑了笑道:“这样的话,那等他回来了,你就直接将银给他吧,也不用特意带来见我了。”

  “是,主子。”

  入了夏的御膳房里,热的就和蒸笼似的,站在屋里的一个个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似的。如果一直待在里边习惯了到还好,可偏偏出了汗便要出来擦汗洗手过一遍,然后才能再进去。

  不这样的话那汗甩到菜里,若让主子们吃了不洁身体不适,那可真是要人头落地了。只是人都出来了又再进去,那感觉才叫生不如死。

  庞太监带着小徒弟,一路急走到了御膳房,额头上也是起了一层细密的薄汗。他掏出来一块灰扑扑的帕子往额头一抹,深吸了一口气,站在御膳房的门口,对正在择菜的一个小太监道:“小兄弟,进去给我说一声,就说老庞要找大帽哥。”

  小太监懒洋洋的哦了一声,但是坐在那里就是半天不见动。

  庞太监的小徒弟眉毛都立起来了,正想呵斥几句却被拦住了,庞太监拿出一块小碎银子丢给小太监,笑呵呵的道:“就劳小兄弟跑一趟。”

  接了银子的小太监,这一次极为爽快的应道:“好咧,这就去。”说完就站起来转身进了里边。

  不一会儿里面就走出来一个,被热的脸色通红满脸油光的太监,他一边急步走过来拉住庞太监往角落站,一边低声问道:“庞子,你来找我干什么?可是有事?那位新进的主子不好伺候?”

  “都不是。”庞太监摇头,道:“我只是心里没底,想让你帮我同刘哥通一声气,今天有件事实在让心里发虚。”

  “刘哥是皇上身边的,必定知道什么。大帽哥,你和他是同乡,肯定会说的。”

  大帽哥也没问是什么事,皱眉想了下道:“这事我也说不清楚,你先回去好好等着,到时候我领着你过去亲自见他,然后自己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