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失策

娘娘不想活 +A -A

  临近午膳的时候,凤阳宫迎来了一名御前伺候的小太监,他是来传达启元帝的口谕。

  “奴才执书参见皇贵妃娘娘,娘娘如意吉详。”

  元歌知道他是启元帝身边得用的小太监,抬手挥了挥让他起来,懒懒的问道:“皇上可是有什么吩咐?”

  执书眉眼间透着股机灵劲,带着笑容开口道:“回娘娘的话,皇上因有政务要处理,便在勤政殿那边用了午膳。皇上说了,等晚膳再来陪娘娘一起用膳。”

  元歌一点也不稀罕启元帝来陪她用膳,不过面上还做出期盼的神色,一脸喜色的道:“本宫知晓了,还请转禀皇上,要注意休息,别累坏了身子。”真的累死他才好呢,腹诽了一句后便朝一边的绿央使了个眼色。

  绿央立刻扬起笑脸,走到执书跟前道:“劳哥哥走这一趟了,不知哥哥喜欢什么,娘娘见你辛苦定是会赏你的。”这是从柳嬷嬷那里听来的,说是太监们虽然极看重银钱,但是光用银钱来打发他们又会觉得不高兴。

  因此,在用银子拉关系前,还得先让对方觉得受到看重。

  执书被绿央的一声哥哥,给喊的脸都红了,略局促的抬眼看向元歌。见她饶有兴致的看着这边,顿了顿后就恢复了常态。

  “不敢说辛苦,小的也只是听命办差,何况多少人想来凤阳宫拜见娘娘都得不着机会呢?”

  “这次正好点了我来办这趟差,是小的走了好运道。”

  元歌微微的笑着,执书一如印象里那样机灵,连奉承人的话,都说的自然而真诚,好像能见上她一面就是天大的福份似的。

  “你既这样说,那本宫怎好让你空着手回去。”她转头去看柳嬷嬷,含笑道:“嬷嬷,你就去把那件东西拿来给执书,想必能得他的眼。”

  哪件东西?柳嬷嬷听到这话就怔了,不过却依然应声道:“是,老奴这就去,还请执书小哥等一等。”

  执书笑着作揖行礼,道:“那奴才可就在这里等着娘娘的赏赐了。”

  元歌颔首:“绿央,你就在这里招待执书,若是招待的不好,可就要罚你了。”

  绿央连道:“主子放心,奴婢一定好茶好点的候着执书哥哥,务必要让他知道这是得了主子您的眼缘,才有这样的好待遇呢!”

  见绿央不复昨天进宫后的局促,慢慢恢复了灵动,元歌欣慰的笑了笑。不过便是看重御前的太监,让绿央来招呼他也就够了,她自然是不必坐在这里看着。

  此时元歌正在想柳嬷嬷的事,刚刚她说的那件莫须有的东西,柳嬷嬷虽然也是一头雾水,却依然一口应了下来。从这里便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有手段有能力的人。

  前几世没能将之留在身边,真是她的失策。

  元歌回到偏阁坐下,柳嬷嬷就拿着木盘过来了,木盘里面则放着几件精致的玉摆件。

  “主子,这是从几位小主送来的礼品当中挑出来的东西,您瞧着拿一件赏给执书可好?”嬷嬷恭敬的说道。

  果然是个能干的。

  元歌满意的笑了,她就知道柳嬷嬷是个有眼色的,不过给个太监赏一样东西而已,本来就并不用找多么珍贵稀奇的东西,就算这个太监是御前的也一样。

  不然重赏之下,执书恐怕还以为她要吩咐他做什么事情呢!

  “这只玉蟾就很好。”元歌抬手指着一只拳头大小,通体青碧口中含珠的玉蟾摆件说道。

  柳嬷嬷便道:“主子好眼力,这只玉蟾摆件也是其中比较难得的好东西了,主子拿来赏赐给执书,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元歌看着柳嬷嬷那谦卑的脸,想了下后道:“从一月前嬷嬷来到相府上起,嬷嬷就一直帮我良多,本宫心里感激不是单单一个谢字能表达的。”

  听到这话柳嬷嬷有些激动,不过到底为人老成,定了定便更加沉稳的道:“主子言重了,老奴能留在主子身边,为您分忧解难,便是莫大的荣幸了。”

  元歌含笑点头:“有嬷嬷在身边,本宫确实觉得心安多了。此后也不必自称老奴,在本宫的心里你与旁人自是不同的。”

  这是娘娘给她的体面!柳嬷嬷高兴的喉咙里像是塞什么东西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宫里边主子们争的是荣宠,而他们这些伺候的人,求的不过是一个体面。

  “老、老身叩谢主子恩典。”柳嬷嬷缓过来后立刻跪了下去,将手中的木盘搁置到一边,便郑重的伏在地上,磕了一个脆响的头。

  “起吧,今天就由着嬷嬷了,此后便不必再行这样的大礼了。”元歌指指地上的木盘,道:“这件事便交由嬷嬷去办,也不知绿央那丫头可有好好招待执书。”

  柳嬷嬷重新将木盘拿在手里,从地上站起来后,呵呵笑道:“主子不必担心,绿央姑娘是个灵慧的。”只有主子这样一派从容气度的人,才能调教出如绿央那样机灵,如翠浓那般谨慎的丫鬟。

  待执书走了后,凤阳宫里便传了膳。皇贵妃的份例是二十四道热菜,十二道汤点冷盘。好在除了几个大菜,别的都是小盘小碟的,不然就得和启元帝来时一样,将大圆桌给支起来了。

  食不言,寝不语。

  安静的用完一顿午膳,元歌放下筷箸,立刻便有人端上漱口茶,还有净手的香汤。

  宫里边的规矩是主子用过了膳,宫女太监们才能去填肚子。知道这一点的元歌,指着桌子上大多没有动过的菜,朝柳嬷嬷等人道:“你们也辛苦了,这些拿下去一起分了吧。”

  能吃主子吃剩下的,也是一种福气。

  “谢谢主子赏。”殿中的人都喜气洋洋的跪谢。

  柳嬷嬷也是满脸的道:“这些菜绿央姑娘给大家分了吧,老身先在这里伺候主子,还请绿央姑娘给老身留一些好的。”

  绿央笑笑没吭声,抬眼去看元歌的神色,见没有反对的意思对收回视线打趣道:“嬷嬷既然陪在主子这,那这些好菜便都便宜了我们吧。”

  “哪里俩边好都想沾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