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鸟鸣

娘娘不想活 +A -A

  捧着比来时更多的东西往回走,小雀心里面怕的直发抖,同行的小莺也是脸色泛青,只要一想到回去后,要面临的状况便觉得头皮发麻。

  她们小主从来就不是好性子的人,等知道凤阳宫的皇贵妃娘娘,并不想见她时也不知道会怎么发怒。因着怕旁的宫女传出不好的名声来,便只能朝从刘家跟进皇宫的她们俩来泄气。

  旁人当她俩是贴身伺候的宫女,不知道有多羡慕眼红,可内里的苦只有她们俩自己知道。

  被分住到妙音轩的刘芳华,是刘家一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娇娇嫡女,那脾气真是被纵的不容他人说一个不字。此番会进宫选秀,也是刘家拗不过,才会送了她进宫。

  刘芳华,名幸好。

  虽有个好名字,可脾气真是让俩个一直贴身伺候的丫鬟,心里边都直发怵。

  “小莺,这可怎么办啊,要是让姑娘知道咱们连皇贵妃娘娘的面都没见到,就这样被打发回来了,我们俩那可就惨了。”小雀哭丧着脸道。

  小莺瞪了一眼,嘘声道:“快把从前的称呼给改了,得按宫里的规矩叫小主。不然不等小主发作咱们,我俩就得吃板子受教训了。”

  想起进宫前,宫里派到她们在京城落脚亲戚家的那个姑姑,俩人齐齐的打了个哆嗦。

  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小莺像在在劝慰小雀,又像是在安慰自己似的说道:“别怕,其他的小主们也是一样的,回去后只要照说,小主大概就不会很生气了。”

  小莺是真的有些恨,为什么这样一个不修品行的姑娘,竟然会被封为从五品的芳华。要是在七品以下,那就没有资格带丫鬟进宫了。

  再不济六品也行啊,这样一来便只能带一个丫鬟进宫。而小主向来更喜欢温顺的小雀,说不定她就不用进宫了呢?

  想到这里小莺隐隐的看了一眼小雀,虽然她也担心小雀,但是跟了一个这样的主子,她也管不了别人,凡事只能先想着自己才有活路可走。

  小雀虽然不相信,却也只能点头。

  等俩人回到妙音轩,把事情说了之后,果然刘芳华那张如桃花一样明媚的脸,立刻就变的黑沉沉的。

  “没用的东西,竟然连面儿都没见到,就这样灰溜溜的回来了。早知道你俩这样不中用,当初在来京城的路上,就该提脚把你俩给卖出去!”

  俩人不敢争辩,只能惨白着脸一声不吭的站着。

  小莺则在心里想,与其跟着这样的主子,还不如被发卖出去,换一个好性子的主子呢!从前她和小雀在刘家时,虽然面上从来好好的,可是在衣服遮盖住的身体上,每天都会带着或轻或重的青肿於痕。

  掐拧踢打,有时狠极了就会拔下头上的簪子,毫不留情的往她们的身上戳。就这样还不准她们用药,就怕别人闻到了药味会问起。

  从前的小燕,就是一身的伤在大夏天里边化了脓,一个晚上高烧不退,第二天人就没了。因为牵扯到了人命,刘家这才关心起来,将人狠狠一顿训斥,后来她和小雀的日子才好过了一些。

  也只是一些。

  刘芳华见这俩人如木头一样的戳在面前,眼中的怒气越发的旺盛,便伸着有着尖利长指甲的手,在离的稍近一些的小雀的胳膊上狠狠一掐!

  小雀疼的一声呜咽,忙抬手将嘴捂住了,要是发出了声音只会被打的更厉害。

  站在旁边的小莺忍不住浑身发抖,因为她知道马上就要轮到她了。她抖着腿把眼睛闭上,恐惧的等着很快就要加诸于自己身上的毒手。

  “把嘴都给我闭好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们俩心里都该有个数。”过了一会儿后,刘芳华收回手舒畅的吐出一口气,坐到椅子上凉凉的看着眼前脸色苍白大汗淋漓的俩人。

  “从前你们就是我脚边乞食儿的猫狗,如今更是我脚下的烂泥。如果你们敢有异心,我便叫你俩连死都无法轻易的死去。”

  此时的刘芳华,脸色就好像抹了上等胭脂一样的红润有光泽。要知道她们这些位份不高的人,进宫时能带的东西都是有数的,而进宫后穿戴也只是按位份分派过来的东西。

  这样好的脸色,不是因为胭脂,而是因为她打心底里冒出来的愉悦感,才会有这样的好气色。

  就好像吸食了人精血骨肉后的精怪,小莺咬唇忍着疼,心里突然就冒出来了这个想法。

  这时刘芳华带着笑意朝俩人道:“给我都把死人脸收起来,别让人看出来端倪,你俩回房里呆着去,暂时用不着你们伺候,去把方姑姑给我叫来。”

  “是。”

  俩人如从前一样,将对方的衣物整理好,再一起垂眉低眼的慢慢退了出去。

  一出来小雀见四周没有人,立刻就小声呜咽了起来:“呜,小莺,我们这样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从前我想着只要等姑娘嫁了人,我们要么被放出去,要么被嫁出去当管事娘子。”

  “不管哪一种,都是一条出路。”

  “可现在......可现在进了宫,说不定等我们老死在这个宫里,姑娘她都不会放我们出去了......”

  “会好的。”小莺捏紧了拳头,看着远处的亭台楼阁眼神有些空洞的说道:“以后肯定慢慢会好起来的。”

  真的会好吗?小雀摇了摇头,知道这只是哄人的话。

  夜里小莺一身汗的被梦惊醒,就发觉床边竟然放着一只油灯,而且还坐着一个人。

  “阿朱?你怎么在这?”阿朱是进宫后,被分到妙音轩俩个宫女中的一个,而另一个叫阿紫。

  阿朱听到声音转过头道:“你醒啦,之前我过来看你,发现你脸色不对,一摸额头就发现你竟然有些烧了起来。”

  阿朱也不管小莺是什么反应,接连道:“像我们这些小宫女,是没有资格看病的。便是去太医院找药童些药,都要挨白眼瞧脸色。”

  “要是我们跟着一位高位份,或者得宠的主子就好了,至少生了病还能请医女来瞧呢!”

  小莺摸着已经温度正常的额头,喃喃的道:“是啊,要是能换个主子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