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避子

娘娘不想活 +A -A

  曾经对人生有多么绝望,有多么憎恨这座皇宫,元歌就有多么的想生下一个孩子。不仅是为了加重筹码,更是因为透入骨子里的空虚和无望,当时她迫切的想要改变一些什么。

  只是几世里,她从来不曾有一个孩子,哪怕只是怀上也都没有。第一世的她还以为是自身的原因,直到李家出了事,她才把原因想到了启元帝的头上。

  后来她小心翼翼的避开启元帝赏下的东西,小心着一切食用的东西,但是却依然不能有孕。就在她几乎都要放弃的时候,却察觉到启元帝身上的香有问题。

  经过查证和试探,她终于确定了不能有孕的原因,就是因为启元帝身上的香。原来他随身带的那个香囊,对男子无害女子闻了却能够避孕。

  只是知道了却也没有用,因为她的手没有办法伸到启元帝的身边,只能每一次闻着那淡香,然后清楚的知道自己不会有一个孩子。

  如此长久下去,想要一个孩子的心愿便也就淡了。后来更是意会到,自己的那个处境便是有了孩子,启元帝恐怕也不会让孩子好好长大。

  亲手害自己的孩子这样的事,启元帝虽然不会做,却一定会故意养废了他。待明白了之后,她便觉得没有孩子是一件好事,不然那孩子的一生,就注定了只是一场悲剧。

  今生元歌和启元帝是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能生下一个她的孩子。只是虽然有了启元帝的防范,她也不会把事情都交给对方,若是万一有以变故,启元帝打算让她生下一个孩来辖制她可就麻烦了。

  于是,现在她正想着怎么给自己避子,得不伤身还不会和启元帝的香有冲突,且更加不能露出痕迹,让旁的人知晓了。不然就又是一项把柄,该说她竟不愿意生下皇嗣,其中会不会是有什么原由了。

  “翠浓你来,帮着想想午膳的菜色。”元歌朝翠浓轻道。

  翠浓正在清点着众多的赏赐,闻言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颊竟然微微一红,才福身应:“是。”

  元歌希望几世里,都惨死在她面前的绿央翠浓有个好的归处。见翠浓这个表情,一时也不到会是什么原因,只打算着等下问个清楚。只要不是对启元帝生了心思,旁的她一定要达成绿央翠浓的心愿。

  进了内殿后,元歌还没有开口说话,翠浓就微红着一张脸,张口说道:“主子,进宫前奴婢已经和茶姑学了不秒滋补的膳食,其中几样正合主子当前的状况,补血养气再好不过。”

  “......”听到翠浓的话,元歌不由默然,原来会脸红是想到这方面了么。会想着为她补血养气,只是因为昨日她承了鱼水之欢。

  不同她早已沧桑的内心,翠浓还只是一个未嫁的姑娘,对于这方面自然是羞涩于口的。元歌了然的笑了笑,然后面色如常的丢下一句让人闻之色变的话。

  “翠浓,给我准备能够避子的膳食。”

  翠浓听了吓的脸都白了,虽然知道主子对皇上无意无心,但是此时才清楚的明白自家主子对于皇上,是有多么的抵触,竟然连为之生子都不愿。

  “姑娘......”翠浓吓的一时叫了旧的称呼。

  “别怕。”元歌安抚的一笑,出声说道:“便是这事被人发现了,我也有让人无话可说的说辞。”

  翠浓看到那轻描淡写的神情,心中便是一酸。到底是有多不愿意进宫,她家的姑娘才会这样大的变化。

  “主子放心,您如今身子骨还太单薄,本身就不会很快有孕。待翠**通了药膳一道,定会让主子无忧此事。”翠浓沉声说道。

  元歌微笑点头,她会找翠浓本来就是想着万无一失,眼下就是她不做什么,启元帝也会好好防范的。只是翠浓才接触这一道不久,所会的东西都还很浅薄,看来眼下她想给启元帝‘补一补’的想法,暂且还不能成行了。

  正待劝翠浓不要太心急的时候,柳嬷嬷站在门外扬声请安:“主子吉祥,老奴有事要回禀。”

  略想了一下,元歌便大概知道是什么事了,也并没有急着应声,而是转头朝翠浓道:“柳嬷嬷懂的东西多,无事的时候你和她多聊聊,大概能学到不少的东西。”

  “去请柳嬷嬷进来。”

  “是,主子。”翠浓应道。

  柳嬷嬷站在门口静声等着,脸上没有一丝不耐。她和白嬷嬷俩人与另外俩个不同,她俩是一到相府就铁了心的要在皇贵妃身边站住。

  而那俩个竟然隐隐还有些在观望的意思,这并不算错,可她们一生也就这样了。主子以后身边的能人多了去,她就看那俩个以后还没有立足之地。

  一看到翠浓从里边出来,柳嬷嬷便堆起温和的笑道:“翠浓啊,主子可是有什么想吃的,若是为难便说来听听,说不定会有什么法子给主子弄来。”

  翠浓抿唇笑:“嬷嬷有心了,主子想吃的都是易得的。嬷嬷请进来吧,主子让奴婢来请您呢!”

  “哎呦,哪敢呀。”翠浓客气,柳嬷嬷便更客气:“我哪当得起翠浓姑娘的一个请字,主子真是抬举老奴了。”说着话一边也抬脚往里走去。

  元歌见到了柳嬷嬷,便直接问道:“这是有什么事呢?竟让嬷嬷亲自来回禀。”

  “回主子。”柳嬷嬷眼睛一眯,张口道:“刚刚咱们宫门外来了几波太监宫女,都是其他小主身边的得用人,被派来朝娘娘呈礼。那话里的意思是想问问,若是主子下午得空,小主们是都想过来拜见主子。”

  元歌早就知道有这事,听了脸色不变的道:“去告诉那些人,就说本宫新进宫,宫内的事宜还没有调理好,待以后再请她们主子来做客。”

  “照着送来的礼,都再重上俩成回过去。”

  柳嬷嬷闻言便道:“知晓了,老奴这便去将礼单拟出来,再拿来让主子过眼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