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善意

娘娘不想活 +A -A

  “皇母妃贵安,是臣妾不好,竟这个时辰才来请安,还望皇母妃不要怪罪。”元歌俩手交叠在腰间,深福下身子带着恭敬徐徐说道。

  皇太妃摆摆手,温和的笑道:“快起来,这个时辰来的正好,你要是再来早一些,我怕是还没有起呢!”她除了占着长辈的名份,如今哪里及的上皇贵妃的名头呢?也就不必自称本宫,让人心里笑话了。

  “是皇母妃慈和。”元歌闻言闻直起身,脸上同样带着淡淡的笑容。

  “快坐下吧,不用多礼了。”皇太妃叶氏看起来一副很喜欢她的模样,然后吩咐着道:“缠枝,去把我新得的那石兰茶取出来,泡上一杯让皇贵妃尝尝。”

  等缠枝含笑领命而去,又道:“那石兰茶是出自一个专门养植此茶的庄子,因着庄名叫石兰庄,这茶也就成了石兰茶。石兰茶没有一般茶的涩味,我到是喜欢的很,不知你可喝的惯。”

  这茶元歌是知道的,是叶家一个庄子养出来的,非常的难得。一年也不过那些点量,这整个大武也就只有叶家,还有启元帝和皇太妃这里有。

  “臣妾这是沾了皇母妃的光,才有机会尝得这样的好茶。只是不敢说喜欢,就怕皇母妃心里发愁,担心臣妾是来抢您的茶来了。”

  这话把皇太妃叶氏给逗乐了,笑容比刚刚要真切的多,她抬手指了指道:“没想到竟是个捉狭的性子,也不知和皇上处在一起的时候,是个什么娇俏的模样。”

  听到这打趣,元歌给面子的脸上一红,开口道:“皇上威严,哪及的上皇母妃慈和,臣妾也只敢在您面前放肆一二。”

  说话间缠枝亲手端了茶过来,皇太妃叶氏指着茶盏,笑着道:“尝尝吧,若是喜欢,少不得分给你一些,免的白担了慈和的名头,该说我连茶也舍不得给你了。”

  石兰茶自然是好东西,只是从前元歌没有心情去品而已,待茶入口便想起了第一次喝到时的滋味。不知该如何形容这茶的甘冽,她只点头道:“果然是好茶。”

  “皇母妃多给臣妾一些吧。”

  看出来元歌是真喜欢这茶,皇太妃叶氏摸着手腕上的玉镯,含笑点头:“给,当然给,这里还有旁的好东西给你呢!”

  “缠枝。”

  “奴婢在。”

  “去将东西拿过来。”

  “是。”

  元歌坐在皇太妃叶氏的对面,她知道等会儿拿出来的会是什么东西。其中有上等的烟笼青绸等布匹,还有种色精巧的摆件,更有俩套先皇赏赐给皇太妃的首饰。

  只是等缠枝将东西捧到她的面前,她才发现其中多了一支前几世不曾见过的由金刚石镶嵌的簪子。

  金刚石是舶来品,虽不太常见,却也并不是很难得,有些家底的人家都会为妻女弄上一些打首饰。她进宫前就有不少,不过后面全给了元凤和元凰二人。

  见元歌多看了几眼那金刚石的簪子,皇太妃叶氏含笑说道:“这东西看着和琉璃似的脆,其质地却是最坚硬不过。”说着轻轻的拍了拍胸口道:“这样坚硬的才是好东西。”

  “琉璃心怎及的上刚石意呢?”

  元歌默然,她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一翻话。这几句话听似平常,却暗点她保持本心,要外脆里坚意志坚定。

  这是皇太妃的善意。

  “谢过皇母妃。”元歌站起来深深的福了下去。

  皇太妃叶氏示意缠枝扶人,嘴里笑着道:“好孩子,你就是不谢,我也是要给你好东西的,留在我这白放着落灰。”她嘴边的笑意更深,却只字不提其中的含义,好像元歌谢的是这些东西似的。

  有些事说出来反倒不美,能不能意会到就要看她自己了,在这后宫谁又能帮的了谁呢?

  待元歌再次坐下,皇太妃叶氏就开口道:“因着皇上后宫没有主理之人,先前这后宫的事宜便都交在了我的手里。如今你来了,这些事就该由你来操心了。”

  “这下可好了,总算能轻闲些了。”

  不等皇太妃叶氏脸上的笑完全绽开,元歌就出声道:“皇上将此重任交予皇母妃,那是对皇母妃的信重,还请皇母妃疼一疼臣妾,再多劳累一段时日吧。”

  “臣妾刚进宫,连自己的寝宫都还认不得哪条路,让臣妾来管理后宫事宜,怕是要闹出不少笑话来。”元歌在皇太妃叶氏的打理下,没有一丝勉强而又认真的说道。

  闻言皇太妃叶氏不由看了眼缠枝,顿了会才试探的问道:“后宫由你来管善皇上也是放心了,你若是有哪里不会,不如再来问一问我便是。”

  此时缠枝已经捧着,代表掌管后宫的中宫签表和凤印站在一边候着了。

  元歌缓慢而坚定的摇着头道:“皇上不曾提起这事,想必是觉得这后宫事宜还是由皇母妃来管着比较好。臣妾还年轻不懂事,还要再和皇母妃多学学才对。”

  皇太妃叶氏虽愿意将宫权交出去,可内心哪里不会遗憾呢?见元歌这样的态度,也就顺势道:“既如此,那以后你有空就来我这边,多瞧一瞧也就会了。”

  元歌达到目的,心里松了一口气,立刻道:“只要皇母妃不嫌弃臣妾聒噪,那臣妾便时常前来叨扰皇母妃了。”

  一场见面,宾主皆欢。

  待缠枝送走了人回来,皇太妃叶氏族眉眼沉寂的问道:“缠枝,你说这位皇贵妃能走多远呢?”

  缠枝垂眸道:“奴婢瞧着皇贵妃娘娘身上的沉稳,倒有几分像主子,连性子仿佛也有些像。”

  “和我像么。”皇太妃叶氏想起自己进宫的那年,似乎也是这样的豆蔻年华。一得宠便被先皇的柔情给迷住了眼,好在她醒悟的早,所以直到今天先皇去了,现在的后宫里才会还有她的一席之地。

  “行了,就这样吧,这一位皇贵妃我有些看不透。就这样不远不近的处着吧,左右这后宫里我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了。”皇太妃突然有些颓然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