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同床异梦

娘娘不想活 +A -A

  元歌站在原地看了会儿,抬脚就往外面走去。她没有把握在睡着的时候,会不会梦呓说了一些不该说的,所以她并不打算睡在这里。

  听到动静的启元帝装不下去了,坐起身喊道:“福乐,夜已经深了,为何还不就寝?”

  “臣妾睡姿不雅,同塌而眠怕扰了皇上的清静,所以想去后罩殿就寝。”元歌转过身缓缓的说道。

  能有多不雅呢?启元帝表示怀疑,像这种大家出身的千金,据说是在幼时就会纠正其睡姿。就好比宫中的公主,也是从小就会规范起来。

  “无妨,福乐与朕同寝便是,朕不在意。”

  元歌迟疑的站着没有动,因为前几世她重生后,那是满腔的怨气和愤恨,和启元帝同床几乎就没有真的睡着过。这一次她的心态变了很多,要是睡过去了还说了梦话,那可真是太糟心了。

  “若是臣妾惹的皇上无法宽眠,误了皇上的早朝那该如何是好,那臣妾可真要成了史书都要记载下来的罪人了。”

  启元帝打定了注意,这些理由都不是问题,他抬手招了招,坚定的道:“无妨,朕不会误了早朝。”

  元歌定定的看了一眼启元帝,半晌后扬起一抹温柔至极的笑来,‘感动’的开口道:“多谢谢皇上不嫌弃,那臣妾便领命了。”

  见到那抹笑,启元帝后背一寒,险些就要后悔,一句‘要不还是分开睡’差点脱口而出。不过最后还是端着同样温柔的笑,状似满意点头道:“不要多想,朕怎会嫌弃福乐?”

  元歌带着满脸的笑,缓步来到了大大的床上。

  这时床上的被褥都已经焕然一新,沾了红的元帕也被柳嬷嬷收走了,俩人同被而眠呼吸间都是彼此的味道。

  黑暗中元歌睁着眼睛,就着烛火看着帐顶上的云纹,良久后微微侧脸看向身边的人。启元帝虽然呼吸平稳,但是她却很清楚他并没有睡着。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着,新换的蜡烛都已经烧了一小半,元歌轻轻的闭上了眼,在黑暗中耐心的等待着。良久后,她听见蜡烛突然爆了一个火花,便缓缓的睁开了眼。

  这一次她能肯定,启元帝是真的睡着了。

  侧脸静静的看着那张纠缠了几世的脸,元歌的唇角慢慢的翘了起来,接着朝已经睡过去了的启元帝,伸出了自己一双纤细柔嫩的手。

  启元帝睡的很沉,但是睡着睡着,他发现自己好像被一团热呼呼的东西给压住了口鼻。迷糊间他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渐渐清醒,等反应过来身边睡的人是谁时,顿时被吓了一身冷汗!

  李元歌想要杀他!

  猛然睁开眼,启元帝伸手去推压在脸上的东西,却被温热柔软的手感弄的一怔。这是什么?李元歌难道不是想用枕被来捂死他么?

  待挣开脑后压着的一双手,他才反应这来事情好像不是刚才以为的那样。原来刚刚他会觉得呼吸困难,是因为脑袋被搂住,脸则压在了李元歌的怀里。

  “......”启无帝无语的瞪着睡的香甜的人,很想捏住她的鼻子,也让她尝尝被憋醒的滋味。

  不过原来所谓的‘睡姿不雅’,是指睡着了喜欢抱东西么。启元帝想起自己幼时也有这么个习惯,被活生生闷醒的郁气微微减轻了一些。

  哼,黄毛小丫头片子。

  启元帝未免再一次被抱住闷醒,微微往床里挪了挪,然后将被子往元歌的怀里塞了塞。怀里有东西了,总不会再来抱朕了吧。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再一次的被闷醒了。

  这一次不是被抱住,却是那云绢制成的中衣袖子,盖在了他的脸上,那一点点的宽度刚好掩住了他的口鼻!

  呵呵,怜香惜玉什么的都见鬼去,喜欢抱东西是吧,朕让你抱!

  一而再被弄醒的启元帝,暂是什么也想不到了,一心只不想让元歌睡好。他将人搂到怀里压在胸口,就像小时候抱着长枕一样的抱着。被这样抱着,就算一时不会醒过来,但之后绝对会全身酸痛!

  元歌只想说,这根本不算什么。她被启元帝抱着睡着的次数,可不是用一次俩次能够形容的。在启元帝的怀里安眠,她已经非常的习惯了。

  这时元歌也不担心自己会呓语,嘴角微微翘着,习惯的蹭了蹭香甜的睡了过去。反正只是启元帝过的不好,她就会觉得这日子幸福美满了起来。

  启元帝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后,无奈的睁开眼看了下怀里的人。她倒睡的香甜,可自己被闹醒俩次,弄的一点睡意都没有了,此时根本就睡不着!

  看着窗外的夜色,他觉得离自己上早朝的时辰已经不远了。

  果然,一个千古明君不是那么好当的,他还只是想要将手伸的太长的权臣给按下去,就遇到了这么大的考验。

  没了睡意的启元帝搂着怀里的人,乱七八糟的想着,终于在天色都发亮的时候,才合上眼睡了过去。只是他感觉才将将合上眼,就听见了平时叫起的声间。

  “皇上,已经卯时三刻了,您该起了。”

  “皇上,该上早朝了。”

  启元帝:“......嗯。”

  坐起来的启元帝,瞪着床上还睡着的人,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了将人叫起来的冲动。

  本来按宫规,是由侍寝的妃嫔来伺候因上朝而要早起的他。只是他想做出对相府所出皇贵妃宠爱的表相,就只能由着他睡,还要表示出很欣慰的模样。

  他朝柳嬷嬷道:“不必叫醒你们主子,让她睡足了再起,皇太妃那边晚一些也无妨。”

  “皇太妃是个和气的人。”

  柳嬷嬷瞥了眼帐幔后的人,低眉顺眼的道:“老奴遵命。”

  等启元帝走后,元歌掀开眼扫了一圈周围,才闭上眼沉沉的睡了过去。先前在启元帝的怀里,她怎么可能睡的安心,不过是浅眠而已。

  她又不用上早朝,也不必去太后或皇后那里请安,皇太妃那边只要上午去一次就行。

  正好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