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坦诚相见

娘娘不想活 +A -A

  在启元帝吩咐人上夜宵的时候,元歌正在听齐嬷嬷的碎碎念念。先前元歌的态度虽然让齐嬷嬷不满,但到了此时齐嬷嬷反而比正主还要紧张。

  要是娘娘受不住疼,把皇上给推开了,虽说会觉得娘娘不懂事,可也会觉得是她没有办好差事!

  “娘娘,凡事您顺着皇上来,便是有些不舒坦也该忍着,这头一遭总是会有些难挨的。”齐嬷嬷语气担心的说道。

  元歌此时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都能清楚的看见内里的小衣亵裤了,闻言看了一眼齐嬷嬷,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挥退其他人,朝齐嬷嬷问道:“嬷嬷,我听闻这头一遭确实是难受的,要是我一时受不住,嚷疼还将皇上给推开了如何是好?”

  齐嬷嬷听了汗都冒了出来,这些个千金小姐,平日里就是手上多了条红痕都要红了眼睛,这破瓜之痛要是真没忍住把皇上给掀了下去,那等着她的就是板子了!

  抹了把头上的汗,齐嬷嬷左想右想拿出来了一只小木盒,抖着手低声道:“娘娘,这个叫软玉膏,抹在私(处有消肿止疼之效,另、另外也有几分润滑助兴的功用。”

  说完话齐嬷嬷立刻低下了头,然后她就发现手上一轻,盒子已经被接过去了。

  元歌当然知道宫里有不少这样的东西,只是一般不会在头一回就用上,因为妃嫔们都羞涩的连提也不想提这事。不过她可羞涩不起来,这东西她正好需要。

  她朝齐嬷嬷挑眉一笑,道:“嬷嬷就放心吧,有了这个,本宫一定能把皇上给伺候爽利了。”

  齐嬷嬷:“......”听了这话她连头也不敢抬,只觉得这位娘娘真是怪异极了。

  本来元歌换上了侍寝的薄衣,殿里的人就都该退下去了,但是柳嬷嬷却来说,内寝那边皇上正在用夜宵。

  “嬷嬷就去说一声,就说本宫已经朝那边去了。”元歌听了立刻开口吩咐道,因为她可不想让启元帝吃的饱了,有力气来折腾她。

  柳嬷嬷很是有些为难,按理该是娘娘这边等皇上用完再动身过去的,这让人过去说一声有什么用,难道皇上还会马上就把夜宵给撤了?

  元歌见柳嬷嬷犹豫,又道:“嬷嬷尽管去说就是。”

  柳嬷嬷只好领命而去,等她忐忑不安的去说了后,竟然发现皇上脸色虽然一沉,但是接着却命人将桌子上的东西给给撤了。这一反应,将柳嬷嬷弄的一头雾水,但心里对娘娘更加信服了。

  她没想到娘娘对皇上这样了解,更没有想到皇上对娘娘如此宽和。

  等东西被撤下后,各处的烛火都被灭的只剩一支后,元歌一人款款走进了内寝。这时所有人都已经退了出去,只余启元帝一人坐在床沿手执一册书。

  “皇上。”元歌矮身行礼,在昏暗的烛光下,她娇媚的朝启元帝眨眼一笑。

  启元帝的视线从书上移开,转头就看见身着薄纱,连碧色小衣上的绣样都能清清楚楚看见的元歌。他无意识的吞咽了一下,然后起身手在元歌的肩膀上,温声扶起后道:“免礼,无人的时候,元哥儿就不用和朕多礼了。”

  元歌从善如流,应道:“是,臣妾知道了。”前几世这话启元帝都没有少说,但是她从来恪礼守制从不曾逾越。这一世她也不想再多弯腰行礼了,左右她再行千千万万次礼,他也不会对李家手软。

  不过眼下有一件事,她真不能再忍了。

  元哥儿这个乳名,是小周氏对她的善意,她不想从启元帝嘴里听到他这样喊她。

  “皇上,臣妾小字福乐。”元歌顺着启元帝的力道坐在床边后,缓缓的道:“叫臣妾福乐嘛。”

  反差太大,启元帝只觉得喉咙里痒的厉害,清了清嗓子道:“福乐,有福有乐是个好名字,那朕便唤你福乐了。”

  “嗯。”元歌接着又道:“皇上您可有字。”

  当然是有的。

  启元帝不自在的转了转脖子,本想糊弄过去,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毕竟这样一来,也能拉近一些关系,虽然他的字有些让人发笑。

  “朕字有美。”说完启元帝便有些尴尬的去看元歌的神色。

  而元歌虽然早就知道,但是心里还是笑的快要断气,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道:“这字竟也贴切的很,皇上可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说完便伸手去摸启元帝的脸。

  启元帝不防会得到这个回答,一愣神就被摸了个正着,然后脸就控制不住泛起一丝热意。他神情古怪的看了眼元歌,抓住脸上的手轻轻的揉着,反击道:“福乐,你这举动倒让朕感觉被轻薄了。”

  “这可不行,朕得讨回来。”说完启元帝便抬手扯散元歌腰间的系带,再将纱衣轻轻一撩,元歌的上半身便只着小衣暴露在空气之中。

  “呀,皇上~”元歌早有准备,发出甜腻的身音,扭身背对着启元帝露出光果的玉背。待察觉到启元帝要解小衣的绳带,又立刻转过身,按住了启元帝的手。

  “皇、皇上莫急,待臣妾为皇上宽衣。”她羞涩的看了一眼启元帝道。

  启元帝只觉得全身的血都沸腾了起来,再是机警聪慧又如何,到底还是一个不过还未及笄的少女,遇到这种事便是他处于上风了。

  他闻言朝元歌挑逗的一笑,施施然的站起身张开手,带着意味笑道:“那朕便等着福乐来服侍了。”

  元歌仿佛害羞的抬不起头,只低着头解开了启元帝的腰间玉带,然后开始一件一件将启元帝脱的只剩亵裤。

  “不是要为朕宽衣么。”启元帝看着元歌的头顶,含笑提醒着说道。

  垂着头的元歌没忍住翻了个白头,但是还是状似颤抖的道:“请皇上坐下,臣妾为皇上脱靴。”

  启元帝只觉得今天心里憋的气,一瞬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待连亵裤也被脱去后,看着眼前头低的仿佛要断的人,一把抄起放在了床上。

  “现在该朕来为福乐宽衣了。”

  元歌听到这句话后,马上就感觉胸前一凉,小衣已经被拿开上身彻底光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