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心思

娘娘不想活 +A -A

  启元帝:等下一定要让刘义将他不爱吃的东西都列出来,交给凤阳宫的小膳房,以后再不准出现这样的菜!

  元歌:真可惜,这个手段大概不能再用了。

  殿中静悄悄的,连伺候的人也只剩下门口处的俩个守门宫女,其他们都已经退了出去。茶的热气萦绕在俩人之间,抬眼去看对方却都有些看不清眉眼。

  元歌看着启元帝那沉默的样子,并不打算开口搭话,悠悠的喝着茶,好像这桌边只坐了她一人似的。

  对此,启元帝很有种难以下手的感觉。说好的妃嫔们对上她都对笑面相迎,说好的笑魇如花温柔小意呢?他见过妃嫔们在面对他父皇时,是怎么样的作态。可真是他第一次如何与自己的妃嫔相处,而且还是一个并不普通的妃嫔。

  他要沉住气。

  元歌在启元帝快要开口时,突然笑盈盈的开口说道:“皇上,今夜月色不错,不如陪臣妾去月下漫步?”

  启元帝微愣后,很快道:“既元哥儿有此雅兴,那朕当然愿意陪你。”说着就要张口叫人。

  “皇上,这月下漫步,人多了有什么意思呢?”元歌似乎很是害羞的低着头道:“臣、臣妾想与皇上......”

  这未完的话让人忍不住遐想,启元帝绷着脸耳根却有些发热,清了清嗓子他缓缓站起身道:“既如此,那便不带人,只让他们远远的跟着。”

  “是。”元歌便也带着笑站起身。

  俩人相携踏出门,后面伺候的人便一古脑儿的跟了过来,启元帝停住脚挥了挥手。太监们见了便低头站住了,待人走的远了,才远远的缀在后面。

  虽是如此,刘义却看了俩人要去的方向,让人提前过去清道,别遇着人扫了皇上的兴致。

  在凤阳宫的小花园里走着,晚风将启元帝有些发懵的脑子给吹的清醒过来。

  从前他刚登基那会儿,多少人欺他面嫩,当着面就敢驳回他的意思。就是那些表面上恭恭敬敬的,语言间也不动声色的压制着他。

  那时的感觉,和现在颇有相似。

  想到这里启元帝侧面看向跟在身后侧的人,见到那副从容不迫的态度,心里不禁有些发紧。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竟然隐隐的将他拿捏住了,一举一动似乎都在牵引着他。

  启元帝背着的手不由紧紧的捏成了拳头。

  难道是进宫前,李青志那只老狐狸教的么,想让她的女儿拿捏住他,然后再一步一步的蚕食他吗?

  元歌平静的走在花园的小道上,忽然就发觉身前人身上的气势有些变化,抬眼去看便见启元帝朝她露出了一个有些阴沉的笑容来。

  呵,怕是想到为了应付她,他堂堂皇帝却只能凡事迁就于她,而心生怒气吧。

  只是这才哪到哪呢?这就沉不住气了?

  前几世她重生以后,再次面对启元帝总是沉不住气,不是带着绝望就是隐隐的疯狂着。如今整个人都沉静下来,面对着如今这个还未加冠的启元帝,有种他也不过如此的感觉。

  但是就算这样,她也还是不能大意轻狂,因为她见过太多积年的老臣最后都败了下去。

  满门抄斩全族流放的罪官也不是没有,这样起来,她李家竟然还算好的,只斩了她父亲一人。不,不对,还有她那个没来的及成亲生子的幼弟!

  夫死子亡,连出嫁的亲手养大的长女次女也双双没了,那个善待于她的小周氏最后晚景凄凉,没多久就病死于已经不是没了爵位的周府。

  虽然只斩了她父亲一个,但最后同样还是家破人亡这样一个下场!

  察觉到自己的情绪不稳定,元歌狠狠的掐住了手心,奋力的在脸上扬起淡淡的笑来。若是她又没有办法控制住对启元帝的恨,在他的面前露出了痕迹,只怕这一世又是和从前一样了。

  熬,她一定要熬住,熬了几年败坏启元帝的身体,等他死了李家才会有一丝生机!

  虽然这个办法很可笑,但是元歌如今却只能这样了,因为她真的不想殚精竭虑弄的自己时常呕血,最后还是不能扭转李家的下场。

  那只会让她一次比一次更绝望。

  至于怎么熬坏启元帝的身体,元歌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对男人来说,一滴精十滴血,只要让启元帝迷上女色,怕是用不了几年就能完成目的!

  只是现启元帝不仅不重****,而且在最初的几年里,为了彰显他对她的宠爱,几乎是完全独宠她一个人的。

  难道要靠她一个人来?元歌不禁有些纠结了起来。这么几世下来,她与启元帝的鱼水之欢,已经和喝水吃饭一样的普通平常了。

  虽说不愿,却也并不觉得排斥。可她真心觉得,靠她一个人来败坏启元帝的身体有些不可能。

  就元歌纠结着自己该怎么引的启元帝迷上女色的时候,启元帝憋着气也一声不吭的在前面走着。

  明明是她邀请了出来赏月,却一字不言一语不发,这让启元帝更肯定刚刚在心里的猜测了。若是他忍不住先开了口,长此以往下去,恐怕就真的要被拿捏住了!

  其实启元帝想太多了,元歌真的只是提不起劲来和他搭话,也不愿意朝他献媚。最多只在启元帝看过来的时候,抬脸露出一个害羞带怯的笑来。

  这样一来,启元帝便是佯装不悦也不行了。

  这一僵持,俩人便足足走了有俩刻钟,直走的刚刚用完晚膳的启元帝觉得又有些饿了。

  “回吧,夜深了。”启元帝脸上的微笑已经有些快要端不住了。

  元歌还是一�娇娇少女的模样,轻轻的应了一声:“是,臣妾听皇上的。”

  等回去后,元歌又得开始沐浴更衣,好在并不用像下午那么麻烦了。就在元歌洗浴的进候,启元帝匆匆洗过便进了内寝,在挥退一等人后,朝桌子上摆了点心伸出了手。

  柳嬷嬷泡了茶端进来时,不由看了眼桌子上的果盘和点心盘。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不同,但是点心怎么好像少了很多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