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用膳

娘娘不想活 +A -A

  启元帝活了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感觉这样的饥饿,在踏进凤阳宫的那一刻,脚步竟然显的有些迫不及待。以至于在宫门口,没有看见该来迎接的人也一时没有想到。

  启元帝是真饿,本来中午在宴上多喝了酒便没有吃什么,下午也因败坏了胃口,没有吃一块点心。更何况他现在,正是吃的多饿的快的年岁,此时他只想赶快坐下,填饱空空的肚子。

  元歌在启元帝踏进来前,便已经半福身行礼立在殿当中,柳嬷嬷等人则是无声的跪下了。

  “拜见皇上,皇上万安。”

  启元帝端起温和的笑,伸手将元歌扶起,朗声道:“元哥儿不必多礼,是朕不好竟这时才来。”

  元歌一对上启元帝那青涩的脸,还有那故作的态度和声音,便一点也笑不出来。最后只得一个劲儿的回想着,今天中午启元帝摔下贵妃塌的狼狈样,脸上才露出了笑容。

  “皇上也是为国为民,才会如此操劳。”元歌垂眼含笑道。

  启元帝能凭稚龄走到如今,没有被一些争权的臣子们架空,就是因为登基后他学的头一件事,便是如何揣摩人的心思。现如今在他眼里再是心思深沉的人,一言一行都会露出一丝端倪。

  而现在,他怎么看怎么者觉得元歌脸上的笑有点不对劲,倒像是在忍笑?

  想着想着,启元帝脸上的笑就有些发僵。他还没有忘记自己为什么拖到现在,才动身到了凤阳宫。他更没有忘记,今天中午发生的那一幕时,眼前的人其实是醒着的。

  “呵呵,爱妃久等了,还是先用膳吧。”启元帝说着就扭脸朝一边道:“摆膳吧。”眼下还是饱腹比较重要,其他的来日方长。

  在场这么多人,只有元歌和刘义二人,发觉了启元帝说这话所带的那股隐隐的急切。

  后者在启元帝还小时,就一直是贴身伺候的,前者几世加起相处的时光也有十多年。俩人见启元帝这个样子,心里都有了一个猜测。

  这是饿的很了。

  元歌:呵呵,饿死活该。

  刘义:今天下午呈给皇上的点心,一口都没有沾,还以为是不饿......

  上菜的宫女太监如鱼龙贯入,殿中事先已经支好的大圆桌上,很快便摆满了,足足有六十四道菜。

  启元帝本还想要多说俩句话,可一坐下来执起筷子,那手就收不住了。得亏了多年的教养,才没有做出狼吞虎咽的举动来,只是那速度还是让人侧目。

  先前元歌便已经吃的半饱,此时略吃了点东西,就把视线投线了专心用膳的启元帝身上。

  刚吃下侍膳太监夹好放到面前的鲜笋,启元帝就觉得背上一凉,然后一抬起头就对上了元歌温婉又和善的笑脸。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心一提,全身都不由自主的戒备了起来。

  元歌一见启元帝那神色,便知道他有了戒心,只是再戒备也没有用。她又不是想一刀捅死启元帝,只是用些他不能忍受,不能拒绝,且还不能翻脸的零星小手段折腾他!

  她虽不得父亲看重,继母小周氏却把该教的都教给了她。小周氏告诉她,这女子嫁人头一件事便是要门当户对,再来就是做好一个妻子的本份,将那些情情爱爱的一点也不要放在心上。

  虽然等她进宫成了皇贵妃后,头一条的门当户对便错了,但是她却将小周氏教她的后一件事完完全全的记在了心里。

  第一世启元帝对她那样好,初始只觉得忐忑不安,之后接受了启元帝对她的好,便也加倍的对他好。

  在皇后进宫前,她努力的打理后宫诸事,绝不让妃嫔肆意行事。她虽然宠冠后宫,却从不做一件会让启元帝为难的事。她事事关心启元帝,清清楚楚的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衣纹,明明白白的知道他爱吃的和不爱吃的。

  那时元歌虽然没有皇后的名头,却是将自己当作他的妻子的,然后作为一个妻子的本份,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如今想来,元歌真是打心底里感谢小周氏。若不是她的教导,在启元帝那样的对待下,她就是再如何冷心冷情,也要为之所动爱上启元帝了。

  幸好没有,不然最后得知启元帝那样的心思,还间接害的自己家破人亡,那该是何等的撕心裂肺之痛?

  为免眼中的冷意被看见,元歌眨了眨眼笑的更加和婉,抬手夹了菜送到启元帝面前的碗蝶里。

  “皇上,这道菜据说是从江南传过来的,酸甜可口很是开胃,皇上您快尝尝。”这道菜叫酸香肉丝,是用瘦肉丝、胡萝卜、黑木耳再加几味辅料做成的。

  元歌殷切的看着启元帝,等着他吃下那道她夹的‘心意’。

  当着众多人的面,启元帝虽然是真心不喜欢这菜,却也不能拒绝。不然在旁人看来,他不是不喜欢菜而是对皇贵妃有所不满。他做了那么多,才让众人都觉得他对皇贵妃有情意,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拆自己的台?

  “好,既然元哥儿这样说,那朕便尝一尝。”启元帝说完便将菜送入口中,然后就被口中那股酸和甜冲在一起的古怪味道,弄的一张脸都有些扭曲了。

  更别说其中,还有他打小就厌恶的胡萝卜!

  启元帝几乎是用吞的,将那口菜给硬吞了下去。

  元歌见了笑眯了眼,眨着眼一脸期盼的问道:“如何?皇上可喜欢这道菜?”

  “这菜自然是好的。”在刘义那不忍直视的目光下,启元帝几乎是磨着牙回答的。

  “既喜欢,那皇上便再多吃些。”元歌又殷勤的夹了酸香肉丝放进启元帝面前的碟子里。

  只吃的半饱的启元帝,在元歌的劝菜下,最后只得放下筷子,带着笑容开口道:“朕饱了。”气饱的,李家的小狐狸崽子!

  “臣妾也尽够了。”元歌也立刻放下了筷子,这晚膳可真是吃的她身心都满足了起来。

  漱完口净过手,俩人相对而坐,品着面前的茶。虽然笑语嫣然,却各自在心里想着自己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