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别扭

娘娘不想活 +A -A

  一众宫人拜见过新主子后,都各自去忙各自的活计去了。虽然凤阳宫为了迎皇贵妃,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但是先前娘娘去奉先殿接玉签表和鸾印时,那足有三百九十九抬的嫁妆已经先一步抬进了凤阳宫。

  此时还是临时放在凤阳宫,空置的几个偏殿楼阁里,现在正要一一对嫁妆单,再记入宫册锁进库房里。

  总之那是忙的停不下来。

  凤阳宫的膳房,此时也正忙的热火朝天。若说中午皇上要去宴席,晚上却是肯定要与皇贵妃娘娘一起用晚膳的。做了十几年厨子的胖太监决定一定要拿出全身的本事,整治出一桌丰盛的菜肴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也越来越暗了,此时凤阳宫上下要做的就是等待着启元帝的到来。只是等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来凤阳宫的这条路上依然没有一个人影。

  “娘娘,皇上此时该是被政务绊住了。要知道为了今天,可是缀朝了一日,所以现在才会忙的不可开交。”柳嬷嬷窥着元歌的脸色,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

  忙政务?

  元歌在心里嗤笑了一声,此时她心里清楚启元帝为什么迟迟不来。不过是因着今天在凤阳宫里出的丑,想着时间拖的越长别人就会遗忘了。

  这样一来,他来了才不会觉得不自在。

  只是可惜啊,不说那几个,就光是她自己,今天中午的那一幕怕是有生之年都不会忘记的。

  其实要不是柳嬷嬷等人,元歌会选择自己先用膳,但是想也和知道一定会被阻止便也就算了。只是就算这样,她也不打算饿着肚子等启元帝,要知道等他来了,她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胃口了。

  元歌低声对翠浓说了一句话,就转身去了内室,不一会儿翠浓就悄悄的带进来了几碟菜和一碗肉糜羹。

  就在元歌欢快的填饱肚子时,启元帝还一脸深沉的坐在勤政殿里,面前堆着几本其实不重要的奏折。

  好像有点饿。

  启元帝忍住了摸向肚子的手,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样做了,刘义一定会劝他放下奏折用膳。要是平时他也就顺势而为了,但是今天不行,因为要用膳他得去凤阳宫那边。

  目前为止,他还不想那么快的踏进凤阳宫里。一想起凤阳宫里发生的那一幕,就觉得眼前发黑。

  他生来身份高贵,是继后所出的嫡子,元后并无所出他便是唯一的正统。再成为太子直到如今为帝,失了手掉了东西都从来没有哪一次是自己弯腰捡起来的。结果今天,却在凤阳宫了摔了个跟斗,就在众目睽睽之下!

  想到这里,启元帝忍不住瞪了一眼众目其中的‘一目’。

  刘义被瞪的满头雾水,但是还是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脸,左右被皇上瞪一眼也不会少一块肉。

  启元帝虽然见过很多谄媚的脸,这个一直伺候着他的脸也见习惯了,此时却被谄媚过头的脸给恶心到了。只得收回视线,低头看手上的请安折子。

  ......臣恭请圣上万安,近来天气炎热,不知圣上可苦夏。臣这里有一味偏方,以青瓜伴以蒜醋开胃爽口......

  看到这里,启元帝狠狠的皱起眉,拍的一声将奏折给合上了。

  ......好像更饿了。

  “这个宋良,简直不知所谓......”启元帝只觉得一身的怒火,却偏偏没有地方发泄,甚至连个由头都没有。

  站在不远的刘义听见这恼火的语气,很是有些好奇那请安折子上面都说了什么,于是便悄悄探头看了一眼。扫了几眼虽没有看到太多内容,可光看到的那几句,都是普通的拉近君臣关系的话语啊。

  瞄了眼启元帝的脸色,刘义觉得皇上这是在别的地方有气,这才埋怨上了这位宋大人。

  这位大人受是了牵累啊。

  眼见着外面的天色,从微暗到开始几乎全黑,刘义也发觉有些不对劲了。皇上这脸色,倒像是在和谁较劲啊。

  “皇上,您该用膳了。”刘义硬着头发上前劝道,此时他也反应过来皇上,是为了中午在凤阳宫那事在别扭。可是这再别扭,这事都已经生了还能怎么样,他也只能若无其事的不能提一丝一点。

  “不急。”启元帝深沉的看了一眼天色,开口道:“待朕处理完这些奏折也不迟,皇贵妃必定能理解朕。”

  不急?皇上您那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直等到天色完全黑透了,启元帝才在刘义的第三次来劝的时候,慢腾腾的站了起来。

  “摆架凤阳宫。”

  外边的龙辇仪仗早侯着了,这边一发话,就有小太监着小跑着过去通知了。等启元帝出来时,打头提着灯笼的太监和龙辇仪仗,整齐一划的跪在地上等着。

  待启元帝坐好,刘义站在龙辇车旁,用太监特有的嗓音扬声喊道:“启驾凤阳宫!”夜色中,声音传的很远很远,多少人站在宫门口,看着那长长的火龙朝着凤阳宫而去。

  飘香苑正处于朝南的位置,孟承徽站在门口的地方,看着远处那灯火通明的人影,正往着南边去。

  南边,皇贵妃的凤阳宫就在那。

  明明她们这些人早早的就进了宫,却没有一个人拔得头筹,成为第一个侍寝的人。她多么希望今天,皇上对皇贵妃的态度也是一样的。

  但是她失望了,虽然有些晚,可皇上的龙辇已经朝着南边的凤阳宫去了。

  “小主,入夜了,外边蚊虫都开始出没了,不如进去休息休息吧。”宫女长青大着胆子劝道。

  打中午起,小主就一直派人盯着凤阳宫那边,在得知皇上匆匆来匆匆去后就露出了一抹微笑。然后又在天色刚刚发暗时,就站在这里眺望着南边的方向。

  从开始越等脸上的笑越好看,接着在那一串灯火往凤阳宫而去,就彻底沉了下来。

  何苦呢?这是早晚的事啊。

  长青是孟承徽带进宫的丫鬟,这时也就只有她敢出声相劝,因为此时孟承徽的脸色实在阴沉的吓人。一双眼暗沉沉的盯着前方,让人心里直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