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差事

娘娘不想活 +A -A

  周时辰十三岁被卖进宫,如今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不同其他一同进来的小太监,他凭着自己的机灵拜了个老太监当师傅,又时常孝敬伺候便真的学不少东西。

  “我们太监不比那些宫女,便是没有好颜色不能邀宠,也不得主子重用,但也总有一天到了年岁就能出宫嫁人。”那时老太监嘴里已经没几颗牙,语音不清的和他说着该怎么当一个太监。

  当一个能出头的太监。

  他是赶上了好时候,正逢新帝长成后宫大选,只要不是那么倒霉的跟着一个没宠的小妃嫔,再小心行事他也有一天能够让人叫一声爷爷师傅。

  先前他还犹豫着这位相爷府出来的皇贵妃,是不是一个有运道的。但是左打听右打听,等发现丹阳宫成了凤阳宫,他就不再摇摆不定,花了所有的积蓄挤到了这座凤阳宫来。

  然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名字,从周时辰改成了周良辰。但是这还不够,他得让这位皇贵妃娘娘觉得他有用能干,进而倚重他!

  “你,叫什么名字。”

  听道这声问,他悄悄抬眼扫了一下,然后立刻就意识被问的人就是他自己!按压住心中的激动,他听见自己说话的声音。

  “娘娘贵安。”接着磕了一个响头才恭声道:“回禀娘娘,小的叫周良辰。”

  “周良辰。”元歌念了遍开口道:“是个好名字,本宫这里还缺个领事大太监,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呢?”

  周良辰狠狠掐了自己的腿一把,那火辣辣的痛觉告诉他这不是在做梦,当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谢娘娘恩典,奴才愿为娘娘效忠!”说完但磕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响头,听着那声音就让人觉着疼。

  元歌见了不由轻笑了一声,虽不知这个周良辰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瞧着倒像是个能干的。不然也不能这个年纪青青的模样,就能挤到她这边来。

  她这个皇贵妃虽然比不上皇后的名头大,但是眼下宫女太监们都是愿意来烧她这个热灶的。能挤到凤阳宫来当差,不说旁的至少是个有人脉的。

  不然光有银子,谁又肯买帐呢?

  “周良辰,这些太监都交给你了,他们出了问题,本宫便只来找你。”元歌笑笑的说着。

  “奴才领命!”周良辰劲头十足。

  元歌给凤阳宫所有伺候的人,都打赏了五两银票,这阔绰大方的举动让一些要求不高的人起了效忠的心。要知道在一些宫女太监的眼里,再位份高的主子若是对伺候人不好,那他们还图什么呢?

  见了人给了赏,接下来就要给他们分差事。元歌也没有多说,只头一点便是凤阳宫里的人,不管是谁要去做什么,只要踏出凤阳宫的大门,便必须得是俩人同行。

  若是敢一人行事,便打上三十板子送到掖庭司去,绝不会有例外绝不容一丝情。

  再有将衣物首饰器具茶点,交予绘椿等八名二等宫女分管,凤阳宫内每一处的清洁摆件则由三等宫女负责。至于院子花草看管出入等事宜,便是太监们的活计。

  其他便不用她来安排了,四名嬷嬷轮流带着一名大宫女,俩名二等宫女守夜。不当值的时候,白天就要在她面前伺候着。

  元歌指了指绿央翠浓,朝众人道:“从今个儿起,她们俩就是我的大宫女,另俩名空缺由描樱和霜桔顶上,改名碧影和青羽。”

  新出炉的碧影青羽满面笑容的上前磕头:“谢娘娘赐名。”

  这下大宫女的名额便齐了,元歌又道:“缺了的俩名二等宫女,便从三等的提俩个上来,名字就从描樱和霜桔罢了。”看到跪在后面的几名宫女一阵骚动,继续道:“只要你们用心当差,本宫便不会亏待你们。”

  “若是有那吃里爬外的,本宫也不管其中有什么缘由,一律就地杖毙。”说完便森冷的一笑。

  跪在地上的一众都相信这句话,虽然宫中有明文规定不得随意打杀宫人。但是命比草贱,只要一句目无尊卑眼中没有主子,杖毙几个奴才难道还会有人帮他们伸冤?

  这句话元歌说的半真半假,听的人却都放在了心里,明白这一位主子是眼里容不得沙的。

  元歌等安排完了一众伺候的人,才猛然想起一个人来,自进宫后就再也没有看到的人。

  “南嬷嬷呢?这进了宫,南妈妈也不必再喊,按着宫里的叫法是一位嬷嬷。

  柳嬷嬷眼角跳了跳,才道:“南嬷嬷年纪大了,一路走进宫来受了累,现在正在房里休息呢。”

  是实话。

  元歌轻轻笑了一声:“既然这样,短时间也不用她来跟前伺候,劳嬷嬷您照看着一些。”

  “是,娘娘,老奴知道了。”

  先前分管差事,其中最重要的一件还没有分派下去,那就是谁来保管库房的钥匙。从来这看管库房和掌管钥匙的人,都不会是同一人。

  元歌不想让有心人看出,她和南妈妈的不和,又不想让她整天戳在眼前,便打算把这保管库房钥匙的事情交给她。这事体面又得信任,真是再合适不过。

  左右库房上的锁也不止一把,交给南妈妈其中之一,就算有什么心思,却也根本做不了什么。另一把钥匙,她是打算让稳重的翠浓来管。

  因为库房太过于重要,元歌甚至打算再打上俩把锁备着,随时哪一天就换掉库房的锁。

  她会这样打算,则是因为有一世里,那个清雅娴德的皇后,让人想办法用蜡油倒了她库房锁孔里弄出来一把钥匙。然后就用那把钥匙打开了库房,在里面放上了一件金钱绣制的皇后吉服。

  接着便自己给自己下了毒。

  有了前因,有了后果,有了证据,她李元歌这个皇贵妃,便成了为了当上皇后不择手段,而毒杀皇后的罪人。

  那一世她见彻底没有了翻身的希望,在被废了皇贵妃的位份后,便在丹阳宫里割腕自尽。

  那是她身为皇贵妃的第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