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出头

娘娘不想活 +A -A

  看着这几人,元歌想起了同样是此次进宫的另外几人。

  曾经跟着皇后在她落势后,没事就要踩她一脚的万昭仪,如今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芳华。还有与启元帝表妹狼狈为奸的容妃,如今也不过是个承徽。

  周围静悄悄的,张容华忍不住去看坐在上方的人,结果却刚好对上了视线。那淡漠的眼神顿时让她心中一凛,感觉自己的想法被看穿了似的。

  元歌想起她在第五世被彻底搅入争斗中时,才拉拢过别的妃嫔作为帮手,看到张容华的态度倒也猜到了一些她的来意,只是她再不需要帮手了。

  “你们有心了。”她淡淡的道:“不必拘束,都坐着吧。”

  几人对望了一眼,才有些惴惴的坐下了。不是她们胆小,而是她们发现这位皇贵妃娘娘,实在是有些过于冷淡了。

  便是她们这些人低位份家世也不够出彩,在皇贵妃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至少表面上还是要透露出亲近的吧,可那双眼里透露着一点不想与她们亲近一丝半点的意思。

  元歌确实没有和这些人拉近关系的想法,她的对手从来就是启元帝一人。上一世她一着不慎,便被彻底拖入争斗的漩涡当中,就是因为想拉拢几个能够让启元帝信任的妃嫔当帮手。

  想到这里她淡声问道:“不知这茶可还入的了口?”

  “娘娘这里的茶自然是好茶。”开口说话的是李小媛,这次她好不容易比别人先见到皇贵妃,自是不肯让张容华一人出头,于是便趁机抢了话头。

  感觉到张容华横扫过来的眼神,李小媛一点也不怕,本来位份也没有高出她多少,凭什么想事事出头?以后的事可说不定,也许很快她就能升到容华以上的位份了。

  略得意的一笑,李小媛讨好的道:“娘娘这里的茶清冽回甘,婢妾喜欢的很,不知下次还能否前来讨一杯茶喝。”

  元歌瞥了眼抖机灵的李小媛,缓缓道:“是吗?既然如此喜欢这茶,那就带一些回去吧。”

  “涂柳。”

  “奴婢在。”

  “将这茶拿一份包好,待会儿让李小媛带回去。”

  “是,娘娘。”

  李小媛听到这几句话,嘴边的笑就僵住了,本想套关系找机会再来凤阳宫,哪知道却被这么干干脆脆的给拒绝了。

  “谢娘娘赏赐。”李小媛心中忐忑,也只得站起来福身行礼。有了这一出,接下来李小媛便安份多了。

  扫了一眼脸色有些灰败的李小媛,再看到张容华嘴角的那抹讥讽,元歌心里便觉得一阵烦躁,脸上的神情不由的更加冷淡了。这些后宫的女人,只要走到了一块,就没有一刻安宁的时候。

  眼下她只想尽快把人给打发了。

  “本宫初见几位妹妹,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便给妹妹们一人准备了一些首饰当做见面礼。”

  元歌刚说完话,绘槿几个宫女便将早就准备好的了东西,拿木盘盛着捧到了几人的面前。

  张容华几人位份都太低,还没有资格带宫女进来,此时便只能自己上前接过东西。

  “谢娘娘赏赐。”

  看着这几个接了赏赐,就接着坐回位子,一副不坐到天黑不打算走人的样子,元歌不由轻轻的挑了挑眉。

  胡宝林有些小心翼翼的道:“这茶可是难得的上等贡品香雾茶,恐怕整个后宫里,除了皇上那也只有娘娘这里有了。婢妾眼馋的紧,也想厚颜讨娘娘的茶回去呢。”

  能厚着脸皮也算是一种本事,站在俩侧的四位嬷嬷都拿眼白扫了这几个没眼色的一眼。今天是娘娘的好日子,这个时候本该为晚上做准备了,结果却要应付这几个看不懂人脸色的。

  柳嬷嬷恭恭敬敬的唤道:“娘娘,这时辰不早了,您该准备起来了。”这后宫的女人不管位份有多高,哪怕是皇后,在侍寝前也要沐浴泡汤好好的准备一番。

  元歌很清楚接下来的流程,虽然她不愿意为启元帝细心准备,可她也不想坐在这里,听眼前这几个女人话里带酸的奉承。

  打量着她听不出来吗?

  这香雾茶虽是好茶,却也并不是多难得,只是以她们的位份分不到罢了。

  元歌站起来朝柳嬷嬷道:“劳嬷嬷帮本宫送客,这香雾茶也多包上几份,也让几位妹妹带回去多尝一尝。”

  “是,老奴知道了。”

  吩咐完的元歌再没有朝下看一眼,抬脚就往后面走,一直安安静静的高答应突然泣声喊道:“娘娘,娘娘,婢妾高氏,求您帮帮婢妾吧!”

  听到这哭喊声,元歌停住了脚步,回身看向哭的梨花带雨的高答应。

  张容华被这一出惊呆,回过神连忙呵斥道:“高答应,你胡说什么,在娘娘面前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高答应并不理,嘤嘤的哭着道:“娘娘,求您帮帮婢妾吧,再这样下去,婢妾就活不下去了.......”

  元歌一脸漠然的问道:“怎么就活不下去了?”

  见得到回应,高答应的眼立刻亮了起来,上前走了俩步想走到跟前去哭诉。只是却被早有准备的白嬷嬷,擒住了臂膀再不能靠近一步。

  高答应痛的脸一白却也不敢挣扎,只就地一跪,张口道:“婢妾家父为一介县令,此次有幸留在宫中伺候皇上本是天大的福分。只是住在离留秀宫不远沁香馆的余长使,却欺婢妾位卑家世不显,再这样下去婢妾、婢妾......”

  哭的直倒气的高答应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在磕着头道:“求娘娘为婢妾作主。”

  元歌先是面无表情的听着,此时缓缓的走回来,看着跪在脚边的高答应,凉凉的问道:“余长使如何你了?打你了?”

  “没......没有,但是余长使她句句侮辱婢妾,那些话简直不堪入耳,不敢说于娘娘污了娘娘的耳。”

  看着这哭的悲切的高答应,元歌真是不明白这一位是太傻,还是太过于精明。她这是想找个人帮她出头,然后就找到了她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