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门客

娘娘不想活 +A -A

  柳嬷嬷回过神后,不由轻喊了一声,抬脚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到底该怎么让娘娘对皇上多上点心。她在宫中待的久了,什么事没有见过呢?

  从前先皇那会儿,有个新进宫的小妃嫔,口口声声的想着要嫁于平民妻,然后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是最后呢?小妃嫔无声声息的死了。

  当然不是先皇所为,而是几个妃嫔联手做下的,只因那个小妃嫔的话触怒了她们。那些话听着就仿佛嫁于平民为妻,是多么高尚的一件事。而甘于为妃嫔的其他人,挣扎争风仿佛是她们自找苦吃一般。

  宫中无缘无故死了一个宫女太监,都还要查一查问一问。可这个有着正经位份的小妃嫔死了,后宫所有掌权的妃嫔们都仿佛不知道,没有人多问一句话。

  仿佛就像宫中不是少了一个人,只是少了一根绣线似的无所谓。

  进宫了就该有进宫了的活法,柳嬷嬷现在只担心如今她侍奉的这一位,也喜欢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那套。

  元歌回到内室刚坐下,就见到了含着笑小心翼翼站在她面前的齐嬷嬷。她略一想就明白了,是为了什么齐嬷嬷才会在这里等着她。

  也清楚齐嬷嬷带的那个木匣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不过和小周氏交给她的一样,都是合欢图罢了。

  可她几世里不管情愿不情愿,都已经和启元帝有多众多的鱼水之欢,这事哪里还用教?有一世里她为了生一个皇子,研究了不少花样缠着启元帝,如今这事怕是比眼前人要精通的多。

  “行,你说吧,本宫听着。”元歌打了个哈欠,不是很在意的说道。

  齐嬷嬷哪敢计较对方那睡眼朦胧的样子,清了清嗓子,干巴巴的开始叙述:“这天地阴阳是为正理,男为阳女为阴,男**阳相调才是伦理纲常。”

  一边说一边从盒子里拿出来一卷图,走上前俩步捧到元歌的面前,指着图上的俩个地方才又接着道:“此处为阳,此处为阴,若想阴阳交汇便要阳入阴,阴纳阳......”

  说到这里齐嬷嬷抬眼去看元歌的表情,却见她一脸的平静,仿佛还觉得有些无聊!

  齐嬷嬷的话就哽住了,这位主子的反应就没一个对的,正常姑娘家听到说这个,早该脸红耳赤将头埋着死死的,这一位却好像在听故事似的。

  还是那种她不爱听的故事。

  “怎么不说了?”元歌无聊的又打了一个哈欠,懒懒的道:“是说完了吗?那本宫便安寝了”

  齐嬷嬷张了张嘴,压下心中的不满,状似无奈的道:“老奴说完了,主子可以安寝了。”说完就在心中暗忖,既然不愿意听,那她也就不必说了。

  早晚为了留住皇上,也会来主动学的。

  在绿央翠浓服侍下已经躺着了的元歌,看了一眼正缓缓退出去的齐嬷嬷,目光沉沉让人看不出来在想些什么。

  这一世她可没有心情调理心腹,左右用的顺手就留着,管她是哪一个安插过来的耳目。若是不顺心,便哪里来的回哪里去,自会有好用的送上门来。

  皇贵妃娘娘她又睡了。

  离开内室的齐嬷嬷,抬脚走到了偏殿里,柳嬷嬷和白嬷嬷正坐在一起说着什么。见她进来柳嬷嬷问道:“这么快?主子真的听懂了吗?”

  齐嬷嬷扯了下唇,道:“主子聪慧过人,就是这种事也是一点便懂了。”

  闻言柳嬷嬷定定的看了她一眼,最后也只是淡淡的道:“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

  白嬷嬷有些奇怪,却并没有多说一个字,有些事情大家心里清楚就好。

  三个人沉默着坐着,然后没过一会儿,偏殿门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几人迟疑的对视了一眼,都在心里嘀咕着,这又是有什么事了?她们四个这里已经坐了仨,该不会剩下的那个也过来了吧!

  果然是剩下的那个也来了。

  齐嬷嬷见到进来人那板正的脸,无语的捂住了眼睛。

  心急火撩冲进来的朱嬷嬷,一见几人的表情也忍不住问道:“你们看见我怎么这个表情?”好像她犯了什么错似的。

  柳嬷嬷心累的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一声都不想吭,反正有什么事不问她自己也会说的。白嬷嬷和齐嬷嬷一起咧了下嘴,没有说一个字,朱嬷嬷见了也不再�嗦,因为她想起让自己急急跑来找这几人的原因。

  “别都垮着脸了赶紧精神精神,就在刚刚宫里来了几位客人,又不能把人赶出去,现在都在厅里坐着喝茶呢。”朱嬷嬷板正的脸再配上那狠狠拧在一起眉头,让人直觉她说的就不是什么好事。

  只是听了这话的三人,却有些茫然的看着。来客人?这个时候来的什么客人?

  朱嬷嬷又跟着道:“前阵子被封了位份的来了好几位呢,口口声声说是想来拜见娘娘,看那阵势见不到人不是肯走的。”

  柳嬷嬷呼的一下站起来,直盯着问道:“你说谁?你是说来了几个低位份来凤阳宫拜见娘娘?”

  “是,就是她们。”朱嬷嬷点头。

  这几人虽然离开宫里已经有一阵子了,但是宫里的事情该知道的却也都知道了。那时一进宫,她们就把新进的妃嫔们打听了一番。虽然时间上来不及,还不知道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物,但是一共有哪些人却是清清楚楚的。

  一句话概括之,那就是没有一个简单的,不然怎么这个时候巴巴的跑来见人?

  朱嬷嬷垮着脸道:“这可怎么办,娘娘还睡着呢,那样的身体再和这些人周旋一圈下来耗费了心神,晚上的周公礼可怎么办?”

  今天可真够不顺的。

  柳嬷嬷磨了磨牙,眼中冒起凶光道:“走,我们先去主子那边,然后一起去会会那起子人。”

  “我倒要看看,这一次进来的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都还没沾上龙气呢!就敢来这边扎人眼了?”

  “对,我们这就去。”白嬷嬷兴奋的直眨眼,手不自觉得动了动。心里就盼望着真有那不长眼的敢对主子无礼,这样她才好站出来做一些她擅长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