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摔懵逼了

娘娘不想活 +A -A

  说完话的柳嬷嬷见启元帝面无表情的站着,深深的把头垂下,才又接着道:“娘娘有些暑气,已经请过太医了,太医说娘娘需要休息。”

  说着说着柳嬷嬷自己都觉得这理由很扯,但是还是硬着头皮道:“送走太医后,娘娘未置一词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后得知皇上将驾临,老奴本想唤醒娘娘,哪知娘娘实在是累极了。”

  跪着的柳嬷嬷,看到自己面前的地上有几滴水珠落下,那是从额头上滑落下来的汗珠。而这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她更是感觉后背的衣衫竟都湿透了。

  真是帝威日益深重啊,看着启元帝由一个孩童长到如今,柳嬷嬷在心里如是想道。

  室里静悄悄的,绿央翠浓俩人在启元帝进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心惊胆颤的跪下了。虽然皇上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往她们这边扫,但是俩个还是怕的手一个劲的抖。

  别人不知道,她们俩人却是很清楚,睡在塌上的主子现在其实根本就是清醒的。以前她们怎么就没有发现,她们的姑娘是这样一个胆子大的人呢?

  竟然连皇上都敢糊弄都敢怠慢!

  启元帝听了柳嬷嬷的话,先朝塌上躺着的人看了一眼,然后就发现躺着的人脸色确实有些苍白。见此他脸上的神情缓和了,张口道:“嬷嬷起来吧,你做的很好。”说着一笑,又道:“凡事当以她的身体为重。”

  “谢皇上恩典。”

  柳嬷嬷依言站了起来,然后悄悄的抹了把额头的汗,才敢把头抬了起来。接着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启元帝的脸色,见其面上并没有怒色,这下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虽然已经有其他的准备,但是不管什么准备,如果皇上对此事心生不满,那一切都白搭。

  启元帝此时已经缓步走到了塌前,垂眸看着静静安睡在塌上的人。不过十五岁的少女,离什么美貌如花沉鱼落雁这样的形容词离的还远。不过五官长的却不错,想必假以时日,一定会长成弱柳扶风的女子。

  弱柳扶风。

  想到这个词,启元帝勾起唇轻轻的笑了。若真是体弱,那也省了他很多的事了。回头挥了挥手,他压低声音道:“都出去,备好膳食,再停一刻钟进来服侍你们主子。”

  柳嬷嬷立刻应下,绿央翠浓俩人却犹豫了起来。要是她们出去了,留主子一个人在这可怎么好?如果皇上发现主子是装睡,雷霆一怒要对主子动手又如何是好?

  刘义就看着那俩个跟着皇贵妃进宫的丫鬟,不情不愿的踏着小碎步慢吞吞的往门口挪。对皇上的话竟然还有犹豫,看来需要好好敲打一翻啊,他眯着眼想道。

  他这样想着,跟在后面凉凉的看着,果然这俩个脚步就快了很多。只是才走到门,身后就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

  �、�、咚。

  齐齐回身的四个人,就看到了一幕他们余生都难以忘掉的画面。刚刚还站在塌边的皇上,此时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在地上衮了俩衮,然后头�的一声撞到了被移到一边的屏风座脚上。

  摔懵逼了的启元帝脸上是空白的,见证了这一幕的四个人也是一脸的空白。不止表情空白,连大脑也是空白的。

  就在他们转身的那几秒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御前大总管的名头不是白叫的,虽然眼前的这一幕太过震撼,却还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刘义慢了好几拍跪扑过去,扶着启元,连声道:“皇上可还好,要不要叫御医来!”

  “......无事。”启元帝顿了一下,借着刘义的力道,稳稳当当的站了起来。松开刘义后他脸上的表情忍不住青了一下,然后就把视线投向了旁边的那张黑檀木打造的贵妃塌。

  或者说看向躺在塌上面的人。

  脸色有些白身形有些纤瘦,五官清丽的少女依然睡的很香甜,对刚刚发生的事似乎一无所知。连呼吸也是又平又缓,正符合一个熟睡之人的样子。

  但是在这一刻,启元帝就是觉得塌上的人其实是醒着的!刚刚那番动静可不小,再熟睡也不可能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她醒了,但是还是闭着眼正在沉睡的模样。启元帝却觉得,这躺着的人眉眼嘴角,都染上了笑意!

  一想到自己刚刚的那番狼狈,都被这只小狐狸给看去了,启元帝的脸色顿时青的就有些发黑了。

  刚刚他有些醉意,就想着在塌沿上坐着缓一缓,哪知道下一刻却被突然翻身的人给挤的掉下去。毫无准备且因醉意而浑身有些无力的他,就这样被撞的在地上衮了俩圈。

  启元帝倒没有觉得这李元歌是故意的,只是恰好他坐过去,又恰好她翻了身,最终才会导致的这个结果。从来没有过这种体的他,当时脑中顿时就是一片空白,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是坐在地上的那种狼狈姿态了!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越想越是生气,启元帝呼吸急促险些没能压抑中怒气,狠狠的喘了俩次才把怒火给压了下去。正恼的想抬脚走人,还是想起子自己心中的计划,强迫着自己露出一个笑脸。

  绿央翠浓看到这个笑,就是一个哆嗦。

  对于刚刚的事她们不清楚,但是应该、可能、大概和她们的主子没有关系的吧?毕竟就算主子装睡,也不会胆子大到敢对皇上做什么啊。

  意外,绝对的意外!

  柳嬷嬷的一张脸,已经僵硬的像是被刷了一层浆糊,她吞了吞口水声音有些发颤的道:“老、老奴曾学过一个解酒的方子,味道微酸回甘。若是皇上不嫌弃还请稍待,老奴很快就能把解酒汤给送过来。”

  虽然她也没弄清楚原因,但是必须是因为皇上醉酒了才摔的,因为醉酒摔跤这很正常!

  启元帝为自己想的也是这个理由,听到这个嬷嬷也是同样的说词,面上也终于好看了一些。

  “嗯,是个忠心的,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