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有福气

娘娘不想活 +A -A

  南妈妈已经很多年没有吃过这样的苦了,她伺候的相府三小姐,是个打小就安静又乖巧的孩子,少有任性和调皮的时候。转眼这么多年过去,小小孩童长成了大姑娘,身为乳娘的她也该是享福的时候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明明能跟着进宫了,头一遭没有享到福,反而倒先遭了罪。一路从相府走进宫,她险些没有瘫倒在路上。可要去的地方不比相府,也不能指使个小丫鬟来扶自己,只能咬着牙硬撑着走到底。

  所以一到了凤阳宫,南妈妈是既没有心情去看这金碧辉煌的宫殿,也没有精神头去讨好她奶大的姑娘,而是软着腿被人塞到了一间小屋子里。

  来看她的宫女听说她是新进宫皇贵妃的娘娘,对她倒也热情奉承。只是陪着她说话的小宫女,没一会却有人来叫她,等她回来以后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连她叫倒茶都没听见!

  南妈妈不悦的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道:“想什么呢!叫你都没有听见?有你这样当差的?”

  小宫女是真小才堪堪十三岁,伺候主子的事也轮不到她,没办法只好来捧这个老婆子。只是这一会儿早就不耐烦了,她的差事可不是来伺候这个老粗妇!

  再想到刚刚被叫出去,被吩咐的那件事,顿时脸上就把心气带了出来。虽然这个老婆子是娘娘的乳娘,但是听那话头似乎并不得重用呢。

  那她得罪了她也没关系的吧?

  小宫女脸上的神情变化,让南妈妈气的皱起了眉,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小心我禀了娘娘,让她把你赶出凤阳宫去!”

  呸!还赶她走?自己能立住脚就不错了。小宫女年岁还小,那修养还不到家,立刻就冷笑一声道:“我能有什么好态度!如今皇上要来娘娘这,姐姐们都要去那边伺候着。”

  说着白了南妈妈一眼,道:“而我却要在这里陪着你,简直气死人了。”

  皇上过来了?南妈妈闻言嘴唇动了动,然后缓缓挤出来了一个笑容,哄小宫女道:“皇上已经过来啦?”她想起刚刚小宫女被叫出去的事。

  小宫女不耐的哼了一声,才道:“还没呢,不过已经着人过来知会了一声。”

  忍着气的南妈妈声音更温和了,试探着的说道:“这样啊,那你就去吧,不用陪着我了。”

  “你是娘娘的乳娘,姐姐们让我来陪着你,我要是不听话自己走了,非得被打死!”小宫女怒气哼哼的嘀咕着道:“......偏我就这么倒霉!”

  南妈妈被那一句‘你是娘娘的乳娘’,给说的心里火热起来。虽然这个小宫女不懂事,知道了皇上要来她不能去态度马上就变了,但是也算情有可原。

  皇上啊,那可是天下之主!

  一想到这,先前还觉得身上疲累不堪的南妈妈,立刻眼睛就亮了起来。满脸笑容的看了一眼小宫女,然后才道:“行了,别摆着个脸了。”

  说完捏了一把小宫的脸,笑呵呵的道:“皇上来了,我可得去娘娘面前伺候着,你要不要一起来?”

  听到这话的小宫女,立刻变了脸,比先前更加殷勤的扶着南妈妈的胳膊,小心翼翼的道:“好嬷嬷,刚刚是奴婢不懂事,你大气原谅了奴婢真是一个好人。”

  “奴婢陪着您一起过去吧。”

  真到了这时候,走到门口的南妈妈反而犹豫了起来,扫了一眼小宫女,问道:“我、我这样去行吗?”

  哪知一问小宫女脸就垮了,恹恹的道:“嬷嬷您还是别去了吧,姐姐让我招呼好您,说您累的不轻呢。要是让姐姐知道我没照顾好您,非得撕了我的皮不可!”

  听小宫女这样说,南妈妈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她当然要去,多少人没有见过皇上呢?而她今天不仅进了宫,还有福气见到天子!

  “走!”

  扶着南妈妈的小宫女,垂下头咧嘴笑了。这事情办好了,姐姐一定会奖赏于她的。

  启元帝到了凤阳宫的时候,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皇上怕是喝了不少,那脸上都有了醉意。而实际上启元帝确实有些喝的多了,在酒宴上时,他为了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故意多喝了几杯。

  那些臣子见他有兴致,个个都来敬酒,结果一来二去就真的喝多了。从龙辇上下来的时候,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上那么一跤。

  好在被刘义给扶住了。

  启元帝心里也有些恼了,本来他是打算俩人相处的时候,给坐在凤阳宫里的小狐狸一个好印象。结果估算出错,竟然要这样一副微醉的姿容过去。

  那、那些话本子上都说了,这些姑娘家的就没有哪一个会对醉醺醺的男人好感的。现在他要不要先回自己的寝宫,等酒醒了再来?启元帝有些纠结的想道。

  不过转念一想,他现在这状态反而会比较好行事。比如掀起龙凤喜帕后,就用醉意朦胧的眼怔怔的看着她,然后再酒后吐真言‘你好美’。

  接着再沉沉一笑,绝对能搞定小狐狸,将她给迷的头晕目炫不能自己!

  刘义惊悚的看着手中扶中的皇上,突然露出来一个傻气满满的笑来,偏偏笑的人还觉得自己玉树临风。

  真是、真是没眼看了都!

  好在这时凤阳宫门口的人,全都因为行礼矮了一截,这一幕只有他一个人看见。

  凤阳宫里到处都挂着红绸,满满的都是喜气,只是来迎接的嬷嬷宫女们看起来有些怪怪的。启元帝淡淡的扫了一眼,却也没有多想,只是在踏进内寝后,疑惑而又茫然的看着安然睡在塌上的女人。

  这个就是李相的那老狐狸的小女儿吧,只是如果真的是的话,为什么还没有穿着婚服头盖喜帕,坐在床上等着他来?不仅把一身衣装全换了,现在他来了还在塌上睡的那么香?

  柳嬷嬷见启元帝沉着脸站在那里,立刻跪下道:“禀皇上,今天天气炎热,娘娘有些暑气。为着娘娘着想,老奴便自作主张,给娘娘换了一身轻省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