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用人

娘娘不想活 +A -A

  只能这样想了,不然还能怎么样呢?俩人沉默的坐了好一会儿,然后听见门外一个急匆匆的脚步正在靠近,于是一起抬头去看,就见齐嬷嬷一脸不安的走了进来。

  “怎么了,脸色怎么这样难看?”白嬷嬷开口问道。

  快步走进来的齐嬷嬷喘了一口气,白了俩人一眼才道:“你俩还有心情坐这呢,也不看看如今这都什么时候了!”

  “说事!”柳嬷嬷烦躁的抚了下额头。

  被呛的齐嬷嬷也不在意,立刻快速的说道:“虽然现在离晚上还早,且不说等下皇上过来没能给娘娘揭喜帕子是个什么情形,就说娘娘现在这样我要怎么去和她说房事的事!”

  白嬷嬷:“......”惨了,等娘休息好了,时间会不会不够解说这事的?

  柳嬷嬷:“......”总觉得今天这一出,能闹的她少活好几年。

  见这俩人都怔住了,齐嬷嬷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快说说这事该怎么办啊?要不我现在就去和娘娘说?”

  “那你就去!”柳嬷嬷耷拉着眼道。

  齐嬷嬷:“......”她也就是说说而已,现在那位主子正在休息,要是她敢过去打扰还不知道是个下场。这一位看着不声不响不怒不威的,但是她可不想去试主子的脾气。

  越是这样的人,发起怒来才叫可怕,她奋力扒到这边来可不是为了挨板子的。

  一时间想不到办法,齐嬷嬷啧了一声,也无奈的坐了下去。于是这间偏室里又多了一个人,三人默默坐了一会儿后,各自看了一眼,然后齐齐在心里无声的叹气。

  这叫什么事啊!

  刚刚坐了没一会儿,就有个小太监快速的几步跨进来,弯着虾米一样的腰满脸喜色的朝几人道:“嬷嬷们,快准备起来吧,河清台那边皇上已经从宴上动身,乘着龙辇就要往咱们这边来了!”

  “当真!”白嬷嬷一下子站了起来。

  小太监喜笑颜开的道:“自是是真的,小的哪敢在嬷嬷面前打马虎眼。”他不好往主子跟前凑,但是可以做的别的啊,比如探听皇上什么时候过来。

  虽然说这事严格说起来是窥伺帝踪,但是以后这事恐怕少不了了。那些个妃嫔们,绝对是整天眼睛都盯着皇上的,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娘娘。

  元歌这一觉睡的那叫香甜,就在快要醒过来时,房间里突然匆匆走进来了几人。念头在心中一过,她最终决定晚一点再‘醒’来。

  虽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想来也没有多久,至少还没有睡到启元帝来。不过算算这时间也差不多,想必启元帝已经往这边来了。

  现在她不醒,就是想再试探下柳嬷嬷这几个人可不可用。她想知道面对启元帝的到来,对于她这个还身体不适还在休息的人,是打算硬喊起来还是让她休息。

  前者能用却不能重用,因为对于启元帝有着绝对畏惧的话,对她来说可是不利。不过若是后者,那倒是可以试着一信,只是还得看看她们面对启元帝是个什么说词。

  若是以为启元帝看重她,才没有叫醒她,觉得她躺着也没什么的话,这种人她可更不敢用!

  元歌觉得第一世的自己虽然不够聪慧,被启元帝哄的团团转,但是她并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宠爱。她看不透启元帝,但是他事事顺从她,对旁人都是难得一笑,对她却是总是温声笑语。

  皇上待您是不同的......

  皇上对您是有心的......

  那时她身边伺候的人,包括绿央翠浓都是这样觉得的。一句句一声声,每天都听着身边人这样说,久而久之她也不再怀疑,而是真的相信起启元帝了。

  然后相信了的她,在李家倒台了之后,最后的下场就是被圈禁在冰冷的丹阳宫里。

  元歌静静的躺着,就好像还在熟睡着,然后就听见柳嬷嬷低声和绿央翠浓俩人说着话。

  “娘娘一直都睡的这样沉么?”

  翠浓答道:“娘娘连口绿豆汤都没喝,就睡了过去,然后一直睡到现在,连翻身都没有。”

  “是啊。”绿央道:“娘娘一早就起来,又穿着那厚重的婚服折腾的那么久,怕是还要再睡一会儿才醒的来。”

  柳嬷嬷无力的轻叹了一声,走到塌前扫了下那张比一般人要苍白一些的脸色,张了张嘴到底没能发出声音。她沉默的站了会儿,朝绿央翠浓俩人淡淡的道:“好好守着娘娘,要是醒了便让小宫女来知会我一声。”

  “知道了。”

  绿央翠浓俩人看着柳嬷嬷就这样走了,结果一回头就看见塌上人的眼睛是睁着的。只刚刚露出一张笑脸,还没来的急张口说一个字,就见塌上的人朝她们轻轻的摇了摇头。

  已经走出去几步的柳嬷嬷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朝里看了看,只见并没有什么异常,才再一次缓缓的走了。

  “姑......娘娘,你这是?”确认柳嬷嬷已经走远了,绿央忍不住朝躺着的人问道,脸上满是好奇。

  元歌招了招手,待绿央走到近前了才轻声道:“我醒了的事不要告诉别人,等会你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要是皇上来了你就找个理由在外面多待一会儿。”

  “然后把发生的事和看到的,回来一个字也不漏的告诉给我,知道了吗?”

  绿央愣愣的点了头,还是想问为什么。不过在看到面前人那一双墨色的眼,咽了咽口水的同时,把疑问也给咽到了肚子里去。左右眼前的人是她的姑娘,她让自己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是。”

  翠浓没管这一幕,而是在俩人说话的时候,将先前被冷落而现在已经凉透的绿豆汤端了过来。

  元歌这一次很平静的接过碗,然后张嘴仰脖子,小小玉碗里的绿豆汤就尽数进了肚子里。做完这豪气的动作,她不管惊讶的瞠大了眼的翠浓,把碗递回去然后秀气的用袖角擦了微湿的嘴唇。

  吃点东西,她接下来才有力气和启元帝过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