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中门开

娘娘不想活 +A -A

  略减了一些的皇后仪仗,再加上三百九十九抬的嫁妆,将通往皇宫的那条宫道给完全占据了。几年后皇上大婚,京城人想起的却是皇贵妃进宫那天的盛况。

  四名嬷嬷八名宫女,都身着宫装徐步走在金凤辇车俩边。绿央翠浓还有南妈妈,则没见这样的场面,因此有些缩手缩脚的跟在辇车的后边。

  元歌掀起龙凤喜帕,透过辇车微微晃动的纱帘朝外面看去,只见路道俩旁都是黑压压的人头,在辇车经过的时候,都齐齐的跪在了地上。

  车外鼓乐之声一直没有停,但是元歌却觉得那些欢腾的声音,离自己很远很远朦胧的像是耳朵被堵塞住了。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却很清楚的听到了车旁路边,跪在那里的几人在低声细语的说着话。

  很奇怪,这几句声音小的可以的话语,却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看,这个就是要进宫的皇贵妃娘娘,听说和皇后差不多呢?”

  “皇贵妃娘娘长的一定很美吧,你看连这车上挂着着纱帘都这样美!”

  “你懂什么,皇上挑老婆那讲究的是庄重贤淑,美不美什么的都不重要。”

  “你才不懂呢,这皇贵妃娘娘也是妾,就好比一般人家里的贵妾。根本不是老婆,皇后才是大的......”

  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听不见,元歌淡漠的收回视线,放下了掀龙凤喜帕的手。

  这条路真长啊......

  就在这微微晃动的车里,元歌将自己的几生的记忆都回想了一遍。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是一种怎样的境地。

  不仅要在触及启元帝的底线上,让他的日子过的不安生,还要抵挡住那些想要把她推向泥沼妃嫔们的嫉妒。这种情形好像很难,却又并不那么难。

  总比前几世她一直都在苦思,整天想的就是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李家不会落到那个境地的日子里。那时候,她深刻的知道了什么叫做绝望,什么叫做无能为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车轮压过石板发出轻脆的声音,将陷入自己思绪的元歌唤醒,接着便感觉到辇车稳稳的停了下来。然后就听到车外整齐一划的声音,众口同呼:“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是了,如前几世一样,启元帝如他自己说的那样,是以娶后礼来迎她入宫的。因此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皇宫的第一道大门外。

  要进入如城池一样的皇宫,要经过三道门。而东华门的中门,只有皇帝皇后出行的时候,才会打开。

  而她大概会是史上第一个,也有可能是唯一一个,不是皇后却从东华门的中门进了这皇宫的皇贵妃吧。

  想必这也是那个成为启元帝皇后的那个女子,最恨她的原因了吧。毕竟她一个皇贵妃,却将这本来只属于皇后的荣耀,给生生占去了。她身为皇后,却不是启元帝第一个从中门迎进来的女人。

  难怪会那样的恨她。

  元歌稳稳的端坐在车里,柳嬷嬷和白嬷嬷连忙上前掀开车帘,朝里伸出手臂,恭敬的道:“娘娘,皇上正在前面等着您呢,老奴扶着您。”

  “嗯。”元歌习惯的伸出手搭在柳嬷嬷的胳膊上,站起身借力从辇车里出来了,而车旁边早就已经架好了垫脚的矮凳。

  当脚踩在地上的时候,元歌将一直合着的眼睁开了,从下方可以看见脚下铺着的红毯,一直绵延好几丈的长度。抬眼看向前,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前面有个人影站在路中间。

  启元帝,越永泽。

  元歌顿时百般滋味上心头,不过也只微怔了一瞬间,就由左右扶着一步一步的走向前方的那个人。然后在离还有五步的距离时,屈膝行万福礼。

  下一刻手就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握在了手心里,元歌抿了抿唇,忍住了把手抽回来的冲动。

  启元帝一贯严肃的脸,此时带着一丝浅笑,让人觉得他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是非常满意的。

  “朕今日心中甚喜,元哥儿你呢?”元歌听到面前的这个男人,带着笑意在她耳边这样说道。

  到底是有一些不一样了,从前几世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小时的乳名。只在知道她的小字后,用那低沉的声音,轻轻的唤她未央。

  隔着龙凤喜帕,元歌用听起来非常羞涩的声音,缓缓的道:“我......臣妾心中喜极。”

  “呵呵呵,如此甚好。”

  听着启元帝那故作低沉的笑声,元歌也笑的弯起了唇角。这人是前不久才换好嗓子,那声音里还带着一点沙哑,压着声音说话才让人听不出来。

  只是她却听出来了。

  以前她羞怯、恍惚、愤恨或疯狂,所以没有发现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如今站在这里,她却立刻发现了这声音里的违和。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只不过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毛头小子!

  呵。

  元歌状似羞涩的低垂下了头,遮盖在龙凤喜帕下的一直尽量闭着的眼,却缓缓的睁开了。光线透过喜帕印在眼底,就好像是染上了一抹血色。

  启元帝压着声音道:“元哥儿,跟着朕走。”

  元歌听了顺从的向前走了俩步,启元帝又是一笑,携着她的手抬脚往前方大开的东华门的中门走去。待通过这道门后,俩人一起乘坐上了龙辇,巨大的华盖就在他们的头顶上方,投下一片阴影。

  第二道门的中门和第三道门的中门,同样都是敞开着的。如先前一样缓步通过了中门,才再次乘上龙辇,朝远处重重的宫殿而去。

  因为不是皇后,所以也没有祭祖告知天地的必要。元歌在奉先殿里,接过了代表着皇贵妃身份地位象征着的玉签表,还有鸾印。

  于是,这一世她又成了皇贵妃。

  此时已经是午时,启元帝还要出席宴请众臣的酒席,出了奉先殿就往前殿去了。而元歌则乘坐着事先备好的皇贵妃的明黄色八人轿,被一众宫人拥簇着往后宫妃嫔的地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