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秀女名单

娘娘不想活 +A -A

  终于将元凤元凤二人的婚事给拦了下来,元歌心里真是松了好大的一口气。前几世她总是想着只要努力不让李家倒台,俩个姐姐应该是能过的不错。

  但是如今想来,从前的她也是被遮住了眼睛。李家怎么可能不倒呢?从李青志成了宰相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李家的败落不可挽回。

  区别只是下场好与坏而已。

  坐在窗前,元歌淡淡的看着桌上放着的那张写着秀女身家性可算的名单,情绪也禁不住起了波澜。

  张如宛:刑部侍中张柄之女,嫡出,年方十六......

  孟知秋:江怀知府孟功之女,庶出,年方十七......

  齐韵之:宁州巡抚齐永之女,庶出,年方十四......

  刘幸好:宁远守备刘伟之女,嫡出,年方十六......

  高琪儿:化阳县令高同平之女,庶出,年方十五......

  这上面的名字都如此的熟悉,有的不过进宫没多久就没了,有的则凭着自身的聪慧站稳了脚跟。还有的,则站到了她的对立面,在她落魄时不遗余力的踩她!

  这份名单上不仅写了秀女父兄的官职,和母族的出身,还大致写了秀女的性格。不过元歌却不相信,本来闺中女儿的事情就难打听,透露出来的东西也不一定是真的。

  而且,就算是真的又如何?等进了皇宫那个大染缸里,再是独善其身,也免不了沾染上一二颜色。

  元歌将秀女名单捻起,下面还有一张轻薄的纸,上面写的是则是李家在宫中安插的人手名单。这些人本来是为元凤准备的,但是现在全都交给她来用了。

  小小的一张纸,上面没写几个名字。

  想在宫中安插耳目哪是容易的?先帝虽然并没有什么过人的功绩,评价只能说是平庸,但是却把前朝后宫把持的水泼不进。也就是几年前新帝上位,能力手段都还有限,一些有心人才能趁着幼帝没反应过来时,才能往宫里安插了些人。

  就算这样这几年下来安插进去了人,如今也就只剩下这几个了,而且还具都在不重要的地方当差。看着这几个除了探听点消息,一点也用不上的人手,元歌轻轻了叹了叹。

  李家的底蕴终究还是太浅了,要是......要是能和镇国公府搭上线就好了。虽然镇国公府的爵位只能再传一代,但是从开国屹立到现在,说是世家也不为过。

  只是她这个便宜外孙女,镇国公府大概是没有放在眼里的。她也曾跟着小周氏去过几次镇国公府,但是那边对她肯定是不会有太深的感情,至少不会因此就将他们的人脉交给她来用。

  如果是元凤真的成了皇后,恐怕镇国公府二话不说,就会把名单亲自送上去。她也不是没有试过,但是镇国公府那边从来都没有接过她的话茬。

  第二世的时候元歌就曾经想过,如果进宫的人是元凤,以她的聪慧说不定李家的下场会好上一些。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进宫的是她,几世来都是她。

  元歌沉默着坐着,总觉得自己其实已经是个老苍的老人了,不然怎么总是陷入回忆里呢?

  伫立在一旁的绘椿染槿二人对视了一眼,都在想该给主子想个什么消遣呢?正打算开口,守门之一的涂柳走进来福礼后道:“主子,院子里有个叫瓶瓶的小丫鬟,说是有事想要见一见您,您可有空见她?”

  瓶瓶?元歌听了这个名字,一时间有些茫然。这个丫鬟大概是她院子里的小丫鬟,但是这个名字她却不太记得了。

  “让她进来吧。”

  “是。”

  不过一会儿,涂柳就领进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鬟,梳着双丫髻。小脸红扑扑的,看起来似乎很紧张。元歌仔细的打量了下,才对这个小丫鬟有了一点印象。

  似乎是个府中采买来的小丫鬟其中之一,那时见小丫鬟太小当不了差,就分给南妈妈当跑腿的使。这个时候瓶瓶来见她,能有什么事?

  应该是南妈妈让她来的吧。

  瓶瓶站好后头都不敢抬,立刻一个蹲福礼,口中喊道:“奴婢瓶瓶,拜见主子。”

  看着倒也有模有样的,这样的小丫鬟又不是她身边的绿央翠浓,怎么会有人专门去教她规矩。大概是南妈妈和那位朱嬷嬷,常在一起‘聊聊’的时候,带着她一起学的。

  元歌忍笑道:“起吧,你特意来见我,到底是有什么事?”

  瓶瓶咽了咽口水,这才站起来道:“南妈妈让奴婢来的,说是虽然禁了足,可心里却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主子。”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元歌的脸色,才又继续干巴巴的道:“南妈妈说她知道错了,现在天天都想着该怎么和姑娘赔罪。”

  说完从袖子里掏出来一方帕子,道:“这是南妈妈这俩天熬夜绣的,想我带来给主子瞧,看合不合心意。”

  绘椿上前接过帕子,抖开来看了看,才回身递到了元歌的手里。

  元歌瞥了眼那帕子就随手放到了桌子上,开口道:“你回去告诉南妈妈,就说她的心我是知道的。让她先好好待着,等过几天就让她来我这。”

  “我也是为了她好,再过不久我就要进宫去了,要是南妈妈还是那副作态,我怎么带她进宫去呢?”

  瓶瓶一脸喜气的道:“知道了,奴婢这就回去告诉南妈妈主子的意思。”

  “去吧。”

  看着瓶瓶离开的背影,元歌突然冷冷的笑了一声。既然她那么想进宫,那就顺了她的想法,只希望她不要后悔才好。

  元歌收了笑后,缓缓的抬起自己一双纤细白嫩的手,透着门前照进来的光,有种别样的美感。

  辗转几世,她的手也早已经沾染了血色,只是凡事她还有一些底线。只是如今这一世却是不好说呢,旁人也就罢了,南妈妈这个人她定是要她生不如死的。

  “染槿,你去我长姐那里一趟,就说我见她身边那个叫茶姑的丫鬟能干,想借过来用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