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凤阳宫

娘娘不想活 +A -A

  李青志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坐在上方的人,突然就记不清记忆里那个安静病弱的小女儿,是一个什么样的性子了。不管发生什么事,在短时间里一个人变化就算再大,也不可能立刻有了玲珑的心思。

  除非从前她就是这样一个人。

  想到到这里李青志心里不禁微叹,到底是他太疏忽了,这样的一个女儿若是从小就好好培养,如今该是多么的了不得。之前他还有些担心小女儿的性子,在那深宫里根本坐不稳皇贵妃的位子,现在才明白自己多虑了。

  何止能坐稳皇贵妃的的位置呢?便是那皇后的宝座恐怕也是能震的住的,李青志眯着眼睛想道。

  元歌朝小周氏露出一个浅笑,安抚的说道:“母亲不用担心,女儿这里有一个俩全的办法。”

  回过神的李青志道:“说来听听。”

  “长姐和二姐姐可是双胎,天生便是与旁人不同的。这特殊的人,想必有一些事情也是与一般人不同的。”元歌看着俩个姐姐极像的脸孔,轻轻的道:“比如最好能晚一点出嫁。”

  这句话让本来还抿着唇的元凤,眼睛一子下就亮了起来!这绝对是个好办法,这样一来不仅圆了她和妹妹为何这个年岁还没有定下人家,还让她和妹妹不用仓促的嫁出去!

  这个办法并不是多么精妙,不过是个巧字而已,他们不是想不到这个法子,只是一时被局限住了而已。

  李青志摸着短须点头:“这个办法好。”一边说就一边回想,自家与哪个寺庙的关系好,可以让他们那里放出话来,就说李相的双胎女儿十八岁以后出嫁,对自身对夫家都好。

  小周氏也已经露出了灿烂而又放心的笑容来,只要时间上能宽裕一些,李相的女儿还会愁嫁?

  元凰低着头翻了个白眼,悄悄的撇了嘴小声道:“以前看起来没这么聪明啊。”心里面则认定了这个变化,是因为从宫里来的那些嬷嬷宫女,一时间立刻发觉那皇宫不是好去处。

  连下人都如此精明,那里面的主人呢?

  此时皇宫的主人,启元帝正在看话本子。没错,就是那些风花雪月才子佳人,黏黏糊糊情情爱爱的话本子。这些话本子都是在几天前,让身边的人特意去找来的。

  启元帝看着书上那些甜腻又肉麻的对话,忍不住抖了斗身上身上的鸡皮疙瘩。不过这些话本子听说都很受欢迎的,那么这些东西其实很管用?

  “去,给朕拿个手镜来。”

  从前太子身边的大太监,如今的御前大总管刘义虽然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使了个小太监找了柄手镜,亲手递到了启元帝的手上。

  接着他就看见启元帝,拿着手镜缓缓的露出一个如同春风拂面的笑来。刘大总管立刻抬手揉了下眼睛,他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不然就是还没有睡醒。

  皇上怎么可能会这样笑,还是对着镜子笑?

  因为皇上年幼登基,生怕旁人小看他这个幼帝,在人前都是绷着脸从来不笑。这久而久之竟然都成了习惯,那笑容竟是难得一见了。

  启元帝长的星目长眉鼻挺唇朱,五官看着常见,长在一起却是非常的惹眼。虽不能说是长的大武第一美男子,却也少有人能比的上他的容貌。

  此时一笑,有如春花缓缓绽放。看着眼前看了好多年的脸,刘义觉得自己有些移不开眼。

  夭寿啊,回过神的刘义忍住了捂眼的冲动。话说他已经预见到,等选秀后一众妃嫔进宫,争风吃醋的事情恐怕是每天都少不了的事情了。

  不过刘义还是搞不清皇上这是要做什么,先前搜罗那些话本子来看,就够让他惊讶的了,结果现在还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启元帝可不知道站在身侧人心里的疑惑,盯着镜中自己的容颜,满意的点了点头。用这张脸迷住老狐狸家的小崽子,应该不是问题。

  不过这还不够。

  皱眉想了下启元帝拿起笔,在机灵的小太监已经铺好的纸上,挥墨写几下了几个大字。

  “刘义。”

  刘义立刻恭身道:“奴才在。”

  “送去丹阳宫,让修缮的人将匾额给换了。”

  “奴才领命。”刘义接过那张纸,抬眼扫了过去,然后就发现纸上写了三个大字。这三个字一印入眼帘,刘义的瞳孔顿时一阵收缩。

  凤阳宫。

  便是历代皇后住的宫殿也没有带一个凤字,匾额上不过写了坤仪宫三字。此时却将丹阳宫改名为凤阳宫,还亲自提笔题字,这可真是叫他有些意外。

  难道皇上真的很看重那个还没进宫的皇贵妃?因为正在修缮的丹阳宫,正是为这一位而准备的。

  刘义正准备亲自跑一趟,就听见皇上的声音。

  “站住,你手上的那张让其他人去送,你亲自把这张送到安阳宫去。”原来在刘义发证的这一会儿时间,启元帝已经又写了一张出来。

  这一次上面同样写着三个字:慈安宫。

  宫里有一个慈宁宫,虽然没有住过几个人,但是却是为历代皇太后准备的宫殿。

  刘义很清楚皇太妃在皇上眼中的份量,所以他忍不住的想,为安阳宫改名,到底是因为想彰显对皇太妃的看重。还是因为安阳宫的阳字,和之前的丹阳宫以后的凤阳宫撞了呢?

  看来这位皇贵妃一进宫,绝对就是后宫的第一人。不仅是位份上的第一人,而且还是皇上眼中的第一人。

  看着刘义领命而去,启元帝心中松了一口气。反正也是要做姿态的,那还不如做个彻底。想到这里又接着去看堆在书案上的话本子,看到文中的场景不由思量着可行性。

  如今是五月,天气已经逐渐热了起来,想必夜晚的时候流萤也会出现了。看来要提前做好准备,择一处风景幽美之地,再放出捕捉来的流萤,想必小狐狸一定如文中的佳人一般,感动的不能自己

  看着那一段字,启元帝觉得耳朵有些烧了起来。

  ......芳如脸颊通红双眼迷醉,扑到张少迟的怀中,低声细语的说道:“迟郎,如如心悦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