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陌生人

娘娘不想活 +A -A

  元歌直到半夜才睡过去,迷迷糊糊醒过来时,天色早已经大亮。她不过头部微微转动了一下,就有声音靠近轻道:“主子?可是醒了?”

  “嗯。”元歌被宫女月桃扶着坐起来,下一刻银杏就端着温热的白水走到床边,喂她喝了下去。等一杯水下肚润了喉咙,元歌开口道:“去,打发个人去父亲那一趟,说我有事想要见一见他。”

  “是,主子。”银杏领命而去。

  因此,当元歌用过早膳后,在采荷居的正厅里见到了每日,都会来请安的小周氏三人,还有她的父亲李青志。其实她是有些意外的,虽然这时早朝已经下了。但是平时李青志有着处理不完的公务,除了沐休时会在,平日几乎只在晚上才会回府。

  不过很快元歌又想起来了一件事。

  今天恐怕就算她不发话要见李青志,他也会来找她的。因为此时选秀已经筛过了一轮,而李青志这几天忙的就是将进了二选的秀女们仔细察了一察。

  李青志会在这个时候就来见她,一定带着那份名单,带着她见过的那份写着秀女身家性格的名单来。

  要说现在还没进宫的尴尬,就是如今他们这些家人见面,都要行礼。还好在她说过不用行大礼,才免了更多的尴尬。元歌扫了下几人的神色,然后就发现元凰的表情带着些不悦。

  见到这一幕,她眼中立刻有一些涩然。曾几时她最喜欢温柔和气的小周氏,最向往端庄从容的长姐,但是她最羡慕的却是这个有些任性随性的二姐。

  这个二姐有着她的骄傲,虽然她并不觉得当皇贵妃有什么好,但是对于要向自己的小妹妹行礼,心中恐怕是非常的不快和不满的。

  只是这一切都不是她们能够决定的。

  此时李青志脸上的表情非常的恰当,带着一些欣慰又有一些恭敬,然后开口道:“贵人近来可好,只是公务有些繁忙,所以不能常来请安。”

  “父亲为皇上尽忠为大武尽忠,女儿心中是极为荣幸的。”元歌听到自已这样说道。

  李青志听了似乎极为感动,眼中闪着水光道:“贵......贵人能够这样想,老、老臣此生也是无憾了。”

  这些话都让坐着的元凰心中极为别扭,她低着头不停的绞着袖子,气咻咻的没有一个好脸色。元凤担心的扫了她一眼,一惯从容大气的眉间此时也带着轻愁。

  元歌自然是知道她在愁什么,于是启唇朝身侧的人扫了一眼,淡声道:“你们出去守着,我与家人有些话想要说。”

  这次会见,门口处内外各站着俩名宫女,另四名宫女和四名嬷嬷都站在元歌的身侧。听到这句话,四名嬷嬷中一个姓齐的愣了一下,刚想开口说这不合礼数,就被身侧人一扯,顿时没了声音。

  柳嬷嬷白嬷嬷二人对视一眼,立刻福身道:“是,老奴们这就出去。”

  屋子里伺候的人顿时走了个一干二净,李青志也稍稍有点愣神。他是真没有想到,这才几天的时间,他的这个小女儿,就将这些人都给收服了。

  这样一来,他对于小女儿进宫的事更加有信心了。

  外人一走光,憋了半天的元凰顿时憋不住了,抬起头有些愤愤的扫了几人一眼,然后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

  李青志皱眉:“凰儿?”

  元凰立刻又憋了回去。

  元歌见了心里一暖,她的这个二姐姐啊,从来都是这样乖觉。说她任性骄蛮吧,可她做什么事从来都有底线,而这个底线从来不会触动到有权利能够惩罚她的人。

  这样的一个知道怎么对自己好的人,会莫名奇妙的就染了病,还是一个月人就没了的急病?鬼才信!

  收敛好心思,元歌看向李青志,直接开口道:“父亲,最近是不是正在为长姐和二姐姐看人家。”

  元凤闻言立刻看向坐在上首的小妹妹,不过几天而已,这个妹妹好像就已经变了很多。抬眼看去元凤只觉得好像看到了另一个人坐在那里,可分明那身形与音容都是熟悉的。

  李青志听了则看向了小周氏,这事他当然是知道的,还是他把这事交给了小周氏。只是现在他却有些奇怪,奇怪为什么元歌会问起这事。

  他颔首道:“没错,虽说你和情形和旁人不一样,但是哪有妹妹已经出阁,姐姐还留在家里的。所以正在为你俩个姐姐看人家,大概在你进宫前就能定下来。”

  “等你进宫后,再送你俩个姐姐出阁。”

  元歌手指一动,立刻皱眉道:“不妥。”

  “嗯?怎么不妥?”这下李青志是真惊讶了。

  元歌按下心中的怒气,才慢慢的开口道:“父亲,平常人家就是再疼女儿的,也在十五六便都定了婚事。如今姐姐们已经十七,还没有定人家。”

  “知道的说您疼儿女,不知道就得说您对俩个姐姐是不是有什么打算?尤其在现在定了我进宫后,又仓促了为俩个姐姐瞧看青年才俊。”

  “这样一来,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就更是有话头来说了。若是传出什么谣言来,对要进宫的我来说还好,可俩个姐姐恐怕就要被人诟病了。”

  见到李青志几人的脸色都变了,元歌才又缓缓的道:“所以,女儿觉得,此时还是不要仓促的为俩个姐姐定下婚事的好。”

  李青志皱眉沉思,元凤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什么,元凰则一脸古怪的抬着看着刚刚说着话的人。那表情就好像上面坐着一个,她从来不曾见过的人。

  唯有小周氏关心的事情不同,她有些焦急的道:“其实谣言什么的还好,时间久了大家都会忘记的。我只是担心这一时间找的人家,内里会有什么不好却一时打听不到。”

  “要是有什么不妥,你俩个姐姐的一生可就毁了。”小周氏说着就红了眼:“只是这事却又不能不办,你父亲说的话没有错,哪有妹妹都已经出阁了,姐姐们却还没有找婆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