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嫁事

娘娘不想活 +A -A

  八名宫女中的另四个,分别叫月桃、云梨、银杏、霜桔,而今天守夜的就是云梨和霜桔俩个。云梨听着里面翻动的声音,等了一会儿才轻声唤道:“主子?”

  过了一息,才得到回应。

  “你睡吧。”

  “是。”云梨听了这才在外间的小榻上躺了下来。

  守夜的都是二人一组,一人守上半夜一人守下半夜。而守夜的人就睡在外间的小榻上,另一人则在旁边的耳房里睡,等当值时再换过来。

  已经躺下的云梨当然没有马上睡过去,而是睁着眼睛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要是有什么吩咐没有听到就是她的差事没有办好了。

  此时房间里的灯火并没有全吹灭,而是留着一支蜡烛,豆苗大的烛火是昏暗的房间里唯一的光线。也就是宫里才有这个规矩,就算是主子睡了,也要留上一支这样的蜡烛。

  起初云梨还担心这位主子不习惯,夜里会睡不着,哪知根本就是她想多了,这一位其实习惯的很。今夜这时还没有安眠,怕是心里边有事吧。

  云梨闭着眼睛,有些迷迷糊糊的想着。

  元歌确实是心里有事,今天见到南妈妈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让她心里舒畅了不少,但是这还不够。本还打算着能不能从那几位能干的嬷嬷那里,得到一些启发,最后还是决定自己来想。

  虽然这些人一心想着留在她身边,但是她却也不能全然相信。就算现在这些人是没有问题的,对她是忠心的,以后会怎么样就不一定了。

  思来想去,元歌最终还是决定将南妈妈一起带进宫去,然后在宫里面再想办法把她给处理了。左右进宫的初几年里,启元帝还需要和李青志虚与委蛇,整个后宫说是她一手遮天也不为过。

  不过前提是,她得像第一世那样,对启元帝和李青志之间的较量是一无所知的。不仅如此,还得装的比较偏向于启元帝,不然等着她的不是启元帝的猜忌,就是他没完没了的试探了。

  对于这一世进宫后,该怎么面对启元帝,元歌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眼下她有另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关于她俩个姐姐如今的婚事。

  李青志本来打算着让嫡长女为后,当然是没有为她婚事考虑,连次女也打算着在后位落在李家后再做打算。但是如今事情有了变化,长女次女的婚事当然也该打算起来了。

  离她进宫如今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嫁妆现办当然是来不急的,所以为元凤准备的那些就是她的了。不过那些东西是为皇后而准备的,如今东西换成她来用,很多规制都要改一改,这些事情都是由做为管家的莫安来办。

  虽然为元凤准备的那些好东西如今都归了她,但是亏谁也亏不了嫡长女,她以后的嫁妆只会更丰厚。

  这些都是小事,元歌如今要做的就是,一定要阻止李青志在她进宫前,就将元凤元凰俩人的婚事定下。至少,至少不能让元凤和元凰嫁到那俩家猪狗不如的人家去!

  那时候虽然李家倒了,可又不是谋反的罪,根本连累不到出嫁的女儿,那俩家却把元凤元凰二人给害了!

  前脚李家倒了,没过一个月元凰就“病死”,再不到一个月元凤就“自缢”!当元歌被不安好心的人告知于这个消息后,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

  且不说元凰自来就是身体最好的一个,还偷偷学了一套女子的防身术,就说元凤那个性子怎么可能会自缢!

  嫡长女,可不止是说说而已。一般有些讲究人家的嫡长,都是重中之重倾家族之力来培养,更别说李青志对元凤的期望,于心性眼界都是不缺的。

  元凤的性子,虽然不是坚韧无比,却也不会因着家族败落,就要去寻死!

  想到这里元歌闭了闭眼,想起李家倒台之后,那些人对自己的折辱。便是第一世的她都撑住了,元凤又怎么会自缢,还是在事情发生了快俩个月之后?

  这一世她虽然决定不去与启元帝抗衡,但是她愿意做一些事情,给李家准备一些退路。至少不要让出嫁女莫名而死,唯一的弟弟莫名摔马而死。

  也希望对她有恩情有善意的小周氏,能够安享晚年,至于她的父亲......

  李青志若是那么好劝的,那她也不至于走了五世,还没能解开李家的局。曾经有一次,她几乎崩溃的朝李青志怒喊,字字泣血的问他为什么不肯退一步。

  哪怕只是稍稍一步,皇权是那么好抗衡的吗?

  就算退了也一样败落,可至少不会让启元帝厌恶到了骨子里,让李家是那样一个下场。

  第一世她活了十二年,在第十年听到李青志被斩首后,在宫中又苟延残喘的活了俩年。直到某一次夜里睡过去,再睁眼就又回到了接至圣旨的那一天。

  第二世她活了五年......

  第三世她是活了三年自尽而亡......

  第四世是五年......

  第五世则彻底被拖进妃嫔间的争斗中,但是在启元帝的默认下,她被诬与人私通,一条白绫就了结了一世。

  仔细一想,竟然只有一无所知的第一世,过的还算不错?

  元歌这下是彻底睡不着了。

  而此时另一个院子的主人,元凤也睁着眼睛看着床顶,心里面乱极了。对于父亲为她谋取后位之事,她只是隐隐约约的些猜到,但因为不是有很大的感触,所以并没有很失望。

  失落当然有,但是仅此而已。

  只是如今最小的妹妹已经定了前程,而她与小妹妹相差不过俩岁,已经到了该出嫁的年纪。大武的女子,不像前朝一般十五及笄就嫁,但是最晚到了十七八也该嫁了。

  如今她已经十七,还并没有婚约。这俩天府中都在忙小妹妹的事,而母亲兼姨母已经整天叹着气,想着如今谁家还有适龄未婚的青年才俊。

  只是仓促之下,能找到什么好的呢?偏偏还不能再耽搁下去,因为同胞的妹妹和她也一样,今年都已经满十七了。她的婚事要是慢了,那妹妹得什么时候才能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