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南妈妈

娘娘不想活 +A -A

  真是晚上不能说鬼,白天不能念人。元歌只在心里想了想,这南妈妈立刻就端着木盘,上面放着俩碟香甜的点心,满脸堆笑的挤了进来。

  对,是挤了进来。

  一同来到李相府的八名宫娥,都有着文韵雅致的名字。这几天里都是俩个一组的陪在元歌身边,而此时就有俩个守在门口的地方,不让人随意进来。

  只是南妈妈仗着自己特殊的身份,又怕自家马上就要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小姐和她疏远,这几天里真是找着机会就往这里跑,甚至还想守夜。

  守在门口八名宫娥中叫绘椿和染槿的,在看到南妈妈出现的时候,就忍不住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虽然这几天里,她们已经看出来贵人与这位南妈妈并不亲近,但是到底是不一样的关系。

  因为这样,于是她们二人就不敢死拦,结果就被南妈妈凑了个空子,从俩人中间的缝隙中挤了进去。

  南妈妈扭头轻蔑的扫了一眼,扭着壮实的身子就往里走,走到厅堂当中,满脸讨好的笑着道:“小姐,妈妈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桂子糕和莲蓉糕,快吃吃看。”

  元歌扫了一眼殷勤的南妈妈没接话,只往她身后看去,因为跟在她身后的绘椿和染槿已经一同进来了。二人一脸的沮丧,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侧坐在小圆凳上的俩位嬷嬷。

  “奴婢绘椿。”

  “奴婢染槿。”

  “办事不利,请贵人责罚。”二人一同说完这些,就齐齐抖着肩膀伏了下去。

  扫了一眼已经沉下脸的柳嬷嬷白嬷嬷,元歌心里突然一动。目前她没有很好的办法来处理南妈妈,那不如问一问这俩个积年的宫中嬷嬷?

  说不定会得到不错的想法。

  元歌抬眼朝她们问道:“俩位嬷嬷,你们就说一说,像这样的按宫规该怎么惩罚呢?

  柳嬷嬷眉眼一动,心里几乎有些惊喜起来,这位贵人是想用她们啊!不管怎么样,只要肯用她们就好,不然等进宫被打发了,她们这些人还能有什么好去处?

  “按宫规......”柳嬷嬷冷眼扫了下站在当中已经笑僵了的南妈妈,然后才道:“按宫规,绘椿染槿俩人当掌嘴二十,跪上一个时辰,另一天不得食一米,只能喝一碗清水。”

  “倒也公道。”元歌淡笑着点头,要知道在宫里这惩罚可要重的多,这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像这种主子在说话,却让人闯进来的情况,只要一发生守门的奴才是永不再用的。

  说完她话锋一转,冷眼看着已经有些缩手缩脚的站在那里的南妈妈,一脸平静的问道:“那像这种不听离子吩咐擅闯硬闯的,按宫规应当如何呢?”

  南妈妈并不是个胆子大的人,此时听到这句话,立刻一脸惊惶的喊道:“姑娘......”

  站在一边的白嬷嬷此时一脸和蔼的道:“南妈妈,你是贵人身边积年的老人了,又是奶大贵人的乳娘,按道理是比我们这些人要重多了。”

  “可是这份体面你怎么不好好接着?如今贵人是什么身份?你竟然敢在贵人面前大呼小叫,先前还敢不经传召,就闯到这里来?

  白嬷嬷已经从圆凳上站了起来,朝上首福身行礼道:“贵人,按宫规犯了这样错的奴才,被视为不分尊卑眼中没有主子,便是直接杖毙也是有的。”

  南妈妈已经被吓的站不住,腿软的坐到地上去了,手中的木盘也打翻在地,碟子里洁白精致的点心摔的不成形,却没有沾染上一点尘埃。

  “姑娘姑娘,妈妈看着你从小长到如今的大姑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姑娘,你就看在这份上,饶了妈妈吧......”

  柳嬷嬷冷笑一声道:“老姐姐,你这是想狭恩压主?”

  求饶的南妈妈厌恶又憎恨的看了一眼柳嬷嬷,就是这些人的出现,才会使的姑娘和她越发的疏远了!她收回视线,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着,其实心里并不是很怕。

  她奶大的姑娘,怎么会因为这样的一点事,就会开口要了她的一条命?

  元歌的眼神变的更冷,因为她明白南妈妈心里的真实想法。恐怕在她的心里,她一直都是那个半夜哭闹,依赖她相信她的小小女童!

  她会以为自己一直都在她的掌控之中,没有真的把她放在眼里,所以每一次都会选择背叛她!

  静了静心,元歌扬起一抹浅笑,和缓的道:“虽说以后都是要按着宫规来了,可是眼下我到底还没有进宫,凡事到也不必那么严厉。”

  “绘椿,染槿。”

  被点到名的俩人,心中忐忑的抬眼头,小心的应道:“奴婢在。”

  元歌含笑看着她们二人道:“虽然你们没有拦住人,却是因为因着我的缘故,而对南妈妈有几分客气。因此我也就不怪你们,掌嘴就不必了,就跪上一个时辰就行了。”

  “也不必禁食,省的饿的手软手软,更没办法拦住人了。”

  宫中的宫娥太监们,哪一个没有被罚过跪,哪一个没有挨过饿?对于她们来说都是小事一桩,更重要的是脸面,若是今天真的掌嘴二十,以后她们也不必再见人了。

  “奴婢谢过贵人。”绘椿、染槿俩人含泪磕了下去。

  柳嬷嬷此时脸色已经不再难看,而是带着欣慰道:“主子心善宽和,真是我等的福气。”

  这叫喊上主子了?元歌觉得有些好笑。

  白嬷嬷也跟着道:“主子如此体贴,老奴心中感激。”说着竟然有些哽咽,眼中也泛起了泪花。

  这其中虽然有作戏的成份,却也算是有几分心绪外露。打从她们和人争破头,顺利的来到这李相府一刻起,她们这些人就再也没有后路。

  若是这位贵人对她们心有隔阂,不肯用她们,那真是以后再也没有路能走了。

  南妈妈有些傻眼的跪坐在地上,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出声道:“姑娘......姑娘,那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