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处境

娘娘不想活 +A -A

  元歌成了李相府最尊贵的人,但是也成了最忙碌的人,她整日里都得和柳嬷嬷学宫里的规矩。虽然她并不需要学,因为这些礼仪宫规,几乎已经刻到了她的骨子里。

  不过到底还是要走一走过场的。

  柳嬷嬷几人对于这些东西贵人看一遍就会,除了第一次抬眼去打量了下神情,然后再元歌那平静的眼神下收回视线,就再也没有多想什么了。

  就好像本来就该如此的感觉。

  几天下来他们一行人给对这位未来的皇贵妃,有了一个新的称呼。虽然还不能称皇贵妃,但是如今再叫三小姐也是不太合适的称呼。

  她们几个到是想直接叫主子,只是这主子也不是能乱叫的,还得看别人愿不愿意收下她们这些奴才。因此当前有一个适合的叫法,那就是口称贵人。

  当然这声贵人指的不是宫中,那不过从五品的贵人位份,而是说的是贵重之人。

  柳嬷嬷等人想扒住这位未来的皇贵妃,光教些宫中的规矩礼仪有什么用?而是得说些对这位有用的东西来。此时柳嬷嬷就和一位被称白嬷嬷的,陪坐在元歌所住这间采荷居的花厅里闲聊。

  “贵人,当今圣上自五年前登基后,就一直全心投在政务上。到如今宫中也没有一个像样的伺候人,还好等贵人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了。”柳嬷嬷这是想告知眼前人,宫中此时并没有什么提的上台面的人,也暗指当今并不重女色。

  这可是实话中的实话,圣上在三年前按制有了司寝和司帐俩位教人事的宫女。本来这样的身份,哪得只得一丝半分的宠,也会给个名份。或是官女子如娘子之流,或是常在答应。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俩个宫女一直都没有个名份,一到现在都只是司寝司帐的宫女。

  白嬷嬷也跟着道:“贵人,这些话老奴们可不敢说一点假话,绝对都是真真的......”说到这里白嬷嬷有些神秘的低声道:“皇太妃以为圣上不喜司寝司帐那俩位宫女,就挑了俩个身家清白家里出过官,才刚刚进宫容貌却不俗的宫女送了过去。”

  “只是直到如今,那俩位也没有被召侍寝。还是圣上看在皇太妃的面子上,给那俩人了一个体面,一个封为充衣一个封为更衣,都是最末等的位份。”

  看着这俩个都急急想表明心迹,元歌只是无动无衷的听着,脸上的神情也淡淡的。对于这些事情她当然知道,她还知道被封为充衣的叫赵如梦,被封为更衣的那个叫李盼秋。

  这俩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这俩人借着此此后宫大选,位份被提到了官女子和如娘子,然后在新进宫的秀女里扒上了一条腿,日子比起从前来说可就好多了。

  旁人都觉得她一个皇贵妃,虽说会以娶后礼迎进宫,但到底并不是真的皇后,圣上容她一个月后再进宫是对她的看重,但是实际上呢?

  但凡选秀被选中的秀女,那封的位份越高,在家中所停留的时间就越长。而那位份低的,基本就是连出宫的资格都没有,直接就被塞到某个小院落里住着了。

  这样看起来她一个月后再进宫,是因为她身份贵重,但是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有参加选秀,怎么能和那些秀女的情况相比?

  呵,等她这个皇贵妃进宫,宫中的那些莺莺燕燕早都已经站稳脚跟,坐在那里等她这个皇贵妃来了。

  柳嬷嬷和白嬷嬷俩人对视一眼,就知道眼前的这位根本没有在听她们说的话,心思早就飘到别的地方去了。难道是担心进宫后的情况?

  到底还是个还没及笄的小姑娘,俩人眼神又碰了一下就各自扭开了脸。

  自四名嬷嬷八名宫娥到了李府,元歌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的那位父亲。因为以她此时的身份来说,就算是亲生的父亲也是要避嫌的。

  只每天小周氏带着元凤元凰俩人,一早一晚的来请安,与之一同而来的,还有弟弟李元壁托着送过来的那一整套趣味盎然泥偶。

  元歌不是没察觉到小周氏等人那有些担心,又有些复杂的眼神,只是她却也没办法再去安抚些什么了。因为自那天起,她就连睡觉都会有人守着。

  绿央和翠浓二人,更是被拉去教宫里的规矩,她已经有几天没有看见她们俩人了。若记得没有错,大概还要再过三天,她才能见到她们俩。

  此时她还有些犹豫着,到底该怎么处理绿央翠浓,还有那个仿佛把背叛刻到了骨子里的南妈妈。犹记那一世,她在进宫前将绿央翠浓二人嫁了出去,但是后来被人踩在脚下的时候这俩人却都被找了回来。

  理由是这种跟着一起长大的婢女,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为什么不带进宫里呢?难道怕是有什么丑事,被婢女们说漏嘴,干脆就直接远嫁了出去?

  那次她被踩的借口,就是被诬陷在闺阁中时,就有了心上人还与之私相授受私定终身。这个口子就是从南妈妈那里撕开的,由乳娘这种身份的人说出来的话,再是荒唐无稽可笑,却也有人觉得有几分可信。

  绿央翠浓二人且不说,这一次她要彻底把南妈妈这个祸根给处理了!不是没想过直接把人直接处理了,或丢在宫外,但是没有用。

  一点用都没有,只要有人想针对她,南妈妈就一定会被翻出来。有一世她是直接用意外让南妈妈身故,但是再怎么意外也有迹象可寻,就成了她为了掩盖自己的秘密,处心积虑的害死了奶大自己的乳娘。

  如果这一世她还想着能熬死启元帝,那她至少得把这几个危机给掐了。别不等启元帝想对李家和她动手,就被后宫那些以为她独得圣宠的妃嫔们给推到泥沼里去!

  她没有人可以信任,没有人可以商谈,更没有人为她出谋划策。事实也证明她父亲那边也不可信,因为有一世她就是把南妈妈交给他处理,但是最后她再一次见到南妈妈,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她指证不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