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地位

娘娘不想活 +A -A

  整个后宫里的人都知道,安阳宫皇太妃身边的第一人是缠枝姑姑。陪着皇太妃已经有几十年的时光,据说是一进宫就被分到了皇太妃身边来伺候。

  缠枝一身青色的宫装,站在皇太妃的身边,道:“主子,这事您只求不功不过就行,不然不管您怎么做,那些整日里闲着无事的人也会碎嘴的。”本来身为除了皇上外,宫中身份最高的主子,来做这件事是最为合适不过。但是偏因为几年前封太后的那件事一闹,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暗地里等着看笑话呢!这事不能做差了毁了主子的声誉,更不能做的太出彩让人觉得是要和快要进宫的皇贵妃打擂台!

  皇太妃闻言挑眉一笑,这闲着无事的人,说的可不就是那些打先帝去了后已经都加了个‘太’字的妃嫔们?她是好命的在最后关头,得先帝信任养过一段时间先后的儿子,不然现在她恐怕也是闲着无事人当中的一个了吧。

  想到这里又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不管曾经她们斗的有多厉害,如经也都全成了未亡人,是着不得亮色的寡妇!

  “去吧,人选就是这几个,明天好好的送到李相府上去!告诉她们,不该说的话一个字也不准多说!做好她们该做的事,要是敢指手划脚,打着我的名头说事,就算是到了未来皇贵妃的身边,本宫也能生撕了她们!”刚刚脸上还有些郁色的皇太妃,此时一脸的严厉。

  “是,主子。”缠枝恭声应道。

  于是就在圣旨的第二天,四名嬷嬷八名宫娥,就带着众多皇太妃赐下来的众多物品,踏进了李相府的大门。不同此时正在宫里面临选秀的秀女,她们要面对的这位主子,可不能称呼不入流的小主这样的称呼。

  但是皇贵妃的册封仪式没办,皇贵妃的笺表和鸾印没领,这皇贵妃的称呼就还不能正式叫起来。若说出宫时,还有对一个十五岁少女轻视,此时几人相视了一眼都生出了忌惮之心。

  在宫中待久了,就是再没脑子的人都会长出一双看人的眼,而此时端坐在上位的人,就流露出宫里常年居于尊位的主子才有的那种味道。

  比如从前的贵妃如今的皇太妃。

  虽然还没有正式册封,但是自接了圣旨起,元歌就已经是李相府中地位最高的人了。从前居在同辈的姐姐后面,在弟弟的面前也是要后退的,如今却端坐于上首的左边。连身为长辈的李青志和小周氏,此刻都得坐在下方。

  柳翠容进宫二十几年,从一个豆蔻少女熬到现在,小宫娥和小太监们,都得称她一声柳嬷嬷。此行四个嬷嬷当中,属她资历最高,隐隐是一行人中的领头。

  此时她不过抬头看了一眼端坐在上面的纤纤少女,很快就把头垂了下去,再不敢直直的盯着去看。因为这位相府的三小姐的姿态气势,与她见过的皇太妃也不差多少了。

  后者是在宫里熬了多少年,才有现在的心胸与手段,而眼前的这名少女呢?这一付作派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天生就该是走进宫这一条路的。

  元歌微微翘着尾指,端着茶盏没什么滋味的抿了一口,然后就没有一丝声音的放在了手边的案桌上。静肃的厅堂里,她不开口说话,再没有人敢张嘴。

  对于站在厅堂当中的人,元歌可是一点也不陌生,因为一个月后她就要带着这些人,走进那被厚重的墙壁一层一层包围起来的皇宫。

  前几世她都奋力挣扎着,所以知道柳嬷嬷一行都是皇太妃安排的,就在进宫后找借口把这些人都打发了,重新挑选了伺候的人选。

  不过事实证明,她只是在做无用功而已。只要她还身在那个皇宫里,不管再怎么挑人,最后一但有什么事情,那些人也不会站在她这一边的。

  就算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被特意安插过来的耳目又如何?连吃的米喝的水都是皇宫里的,她想反了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除非她是天女转世有神力相助,不然就是再重生个百次千次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越永泽那个人,不是靠着她知道的一些事情就能扳倒的,这一世唯一能期待的就是他被她气的早死!

  想到这里元歌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笑模样,然后朝下方道:“嬷嬷不必拘束,我知道你们能被挑到我这里来,那就一定都是非常能干的。”

  这些话其实只是表面上的意思而已,但是只要是宫里出来的人,尤其是像柳嬷嬷这样积年待在宫里的人,他们都有一个同样的习惯。

  那就是都喜欢把别人说的话多想一层,想着想着就把一句话本来的意思给歪曲了。一起同来的另三个嬷嬷,都额头冒汗的去看柳嬷嬷。

  这位相府三小姐是什么意思?是暗指她们不要对她指手画脚?还是觉得她们是皇太妃安插过来的耳目?

  天地良心啊!皇太妃还真没有这个意思,而她们几个也是杀过重重险阻才得了这份差事,提前来到这一位的面前。要知道在皇后进宫前,以后这一位可就是后宫女人的天了。

  是连皇太妃都得退一射之地的存在!

  这就是皇太妃没被尊为太后吃的亏了,不然只要是皇上的女人,上到皇后下到妃嫔,都可以正大光明的管教。

  柳嬷嬷用力咽了咽口水,扬起笑脸道:“小姐言重了,老奴们只是专心当差,心心念念的都是想着主子们。”自从被人唤一声嬷嬷,她有多久没有自称为奴了?但是如果想要靠上贴上这位皇贵妃,那她就得低着头爬过去!

  “那就劳动嬷嬷们了,我这里也是记着你们的。”元歌只一眼就知道,这几人把她话里的意思给弄拧了,不过却也没有再多说,省的又给误会到别的地去了。

  左右这一世她再没有精力去做些什么,这些人她是打算就放在身边好了。在越永泽没有翻脸前,她还想好好的过一段日子,把所有的一切都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