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启元帝

娘娘不想活 +A -A

  元歌还记得第二世时,自己是如何的费尽心意,想让父亲知道启元帝对李家的不怀好意,但是最后都成了无用功。因为李青志虽然掌控着大权舍不得放手,却也从来没有造反的想法。

  李青志是一个传统的读书人,或许看重名利迷恋权势,却不会做出危害国家危害君主的事来。

  眼下元歌已经并不在奢望,自己能够改变曾经发生过和未来注定要发生的事。只是当前的一些事,她却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再为了顾全什么而步步维艰。

  比如那个有些怪的莫安莫管家。

  “父亲,女儿从前就知道父亲很信重莫管家。先前圣旨还未到时,父亲到是满面笑容,但是莫管家却一派平静的样子。”

  “当时女儿就有些看不懂,不知这圣旨来是好事还是坏事,如今就更有些不明白了。”

  元歌眨了下眼,尽量以附合自己此时身份的语气,缓缓的道:“女儿自知能被钦点为皇贵妃是极大的荣幸,但此时又听到父亲说到后位的事,真是有些不知这是幸事还是不幸了。”

  “当然是幸事了。”李青志扬起嘴角道:“你只要知道皇上选了你,是对于你的看重对于李家的看重就行了,其他的并不用在意。”

  “是,女儿知道了。”元歌应道。

  “去吧。”

  元歌倾身行礼,乖巧的道:“那女儿告退。”最后扫了一眼李青志的神色,这一次她没有犹豫的踏出了书房。像这种为官几十载的人只要引了个点,他自然会想很多,甚至会做的更多。

  书房里只剩下李青志一人,坐在书案前若有所思的皱着眉,半晌后嗤笑出声,摇摇头道:“真是阴沟里翻了船,刚刚竟然被个小丫头给牵着鼻子走。”

  “不过......”李青志敲了下桌面,扬声喊外面的小厮:“双禄,进来。”

  “老爷,您有什么吩咐。”

  “去,把莫管家叫过来。”

  就在元歌点出莫安时,宫里面也有人正好说起她来。还有俩年才行加冠礼的启元帝,一身黑红的龙袍的坐在勤政殿里,正在问宣旨回来的刘侍郎。

  他听到刘侍郎说李青志听到圣旨后,是满面笑容就轻轻的嗤了一声,果然是个老狐狸这样竟然都不能让他动容。不过老狐狸的崽子可就不一样了,何况还是个不被重视的崽子。

  “那李三小姐是个什么反应?”启元帝有些好奇的问道。

  刘侍郎抬眼窥了眼年轻帝王的神色,斟酌了下措词才道:“那位李三小姐一派从容,举止大气不凡,丝毫没有这个年纪的浮躁和稚嫩。”

  听到这些形容启元帝顿时黑了脸,完了,就算是个不被重视的,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小狐狸崽子。亏他还想着这个幼女在李府的地位,应当没有被尽心培养的长女那么难缠。

  现在启元帝才知道自己想差了,老狐狸的女儿哪有简单的!听说那唯一的儿子不过才十二岁,就为人行事就已经颇为有模有样了。

  亲手找了个难缠的进宫,成为自己的枕边人,启元帝别提有多心塞了。不过还好,还好他顶住了没有顺着李青志那个老狐狸,没有真的把他家的长女娶到宫里成为皇后。

  这样家族全力培养的嫡长女,肯定比他现在选的这个更加难缠。俩害相权取其轻,总算他没有把后位给丢了,也没有把更难缠的给弄进宫来。

  小狐狸又如何?还嫩着呢!

  启元帝垂眸回想从前见过先皇哄妃嫔的手段,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个只小狐狸掌控在手心里!

  站在下方的刘侍郎心中微微一叹,想到底还是太过年轻,这手段让人一眼就看穿了。看着此时皇上的神情,他最后还是决定把想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要是让皇上知道,李家的那个长女在听到圣旨后,根本沉不住气,脸上的表情将心思透了个清楚,那不是该后悔死了?他亲手选的人,左右也不能再反悔,这话他也就不必再说了。

  启元帝为先皇继后所出,只是从前的圣德皇后如今的圣德圣母太后,在启元帝十岁时就已经去世。启元帝是由从前的先皇贵妃如今的皇贵太妃养大的。

  当初启元帝尊旨登基,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尊贵妃为太后。但是事实上他们想多了,贵妃只成了一个皇贵太妃,宫中人都称之为皇太妃。

  当时事情发生后,朝中很是争论了一番:到底是生恩大,还是养恩大。

  不过有眼色的都没有插手这事,毕竟圣德皇后去逝的时候,启元帝已经有整十岁了。之后不过在贵妃那里待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被封为太子移居东照宫。

  虽然待的时间短,名面上的母子名份却已经定了下来。启元帝移居东照宫后,贵太妃依然以母妃的身份,事事关心样样操心。启元帝虽然不会因为这些就忘了生母,但是长时间下来也有了俩分感情。

  只是这俩分感情不过维持了不到三年,就被先皇突然驾崩,启元帝号奉旨登基的这件事给打破了。本来不管是尊其为太后,还是不尊为太后,都在俩可之间。

  左右都是看皇帝的心思。

  对于没有被尊为皇太后的这件事,外人都为如今的皇太妃抱屈。不过本人除了失望加心酸外,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因为皇太妃早就已经知道,如今的启元帝是一个怎样的人了。

  此时皇太妃正坐在自己的安阳宫里,挑选人手去李相府里,向那位即将进宫为皇贵妃的李三小姐,说一些宫里的规矩。

  这人选好挑也不好挑,挑的和自己关系密切的,大概就要被人说是想在那位皇贵妃身边安插人手了。要是挑的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却又要被人说是不喜皇贵妃的到来,怕其来抢管理后宫的权柄了。

  是的,虽然没有被尊为皇太后,但是如今管理后宫的凤印和中宫签表却是在她这里的。除了那位置,如今她和太后也没有什么俩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