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八月未央

娘娘不想活 +A -A

  书房里,李青志沉默着打量着站在书案前的幼女,头痛的想着该怎么样才能在其进宫前,多教点东西给她。不同细心教养出来的长女,幼女自小身体孱弱甚少出现在人前。为人处事不知要差了长女多少,甚至连样貌都要逊色一些。

  不过,这周身的气质倒也特别,而且看起来只是静没有怯。要知道他为官几十载,已经少有人经的住他的打量而不会心生怯意了。

  就这一点来看,倒是与凤儿有一比之处,或者说表现的要更好一些。长女在他的视线下,虽然尽力让自己显的从容,可是那紧绷的姿态却透露了一切。

  倒是眼前的幼女,那一派从容淡定不掺一点假。

  真是可惜了,若是能早点知道这个女儿有这样的心性,他应该好好的下力培养的。这样如今也不至于被那个毛头小子,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想到这里李青志轻叹了一声,扬起笑容,一脸慈爱的轻唤道:“元哥儿,转眼你也长这么大啦......”

  元歌站了半天不免有些走神,听到这遥远记忆的称呼,才回过神来。她抬眼看了一下,像是戴上了面具似的,冷漠的神情立刻染上了一抹羞涩。

  这正是这个年纪的她该有的反应,她抿了下唇道:“父亲,女儿已经长大了,怎么还叫小时候的乳名呢?”

  “好好好,是为父的不是,那就不这样叫了。”李青志似是欣慰的一笑,摸着下巴上的短须道:“我记得你是八月生人,如今才到五月,现在看来你的及笄礼是没办法在家里给你办了。”

  “皇上能钦点你进宫,可见是看重你的。为父也没有别的什么给你,不如提前给你取个小字吧。”

  此时未及笄的女儿家是都没有小字的,但是却会在及笄的那一天,由父母或亲近的长辈赐一小字,代表已经成年了。

  元歌无比清楚接下来自己会得到一个怎样的小字,不由微微抿着唇,眉也轻蹙了起来。果然下一秒就见李青志合掌一拍,满意的道:“七月流火,八月未央。”

  “元歌,不如你的小字就叫未央吧。”

  未央,不会停止没有尽头。

  想到其中的含义,元歌只觉得背上陡然一塞。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名字,所以她才无尽无止的陷进这个轮回里?长姐的小字是福慧,次姐的小字是福巧,为什么等到了她却叫了一个像是诅咒一样的小字!

  手指已经将掌心抠破,元歌的面上却露出一点娇俏的笑来,带着不依开口道:“父亲,长姐和次姐不光名字相像,小字也相近,光女儿叫了这个,说起来都不像是同一家的姐妹了。”

  李青志一愣,道:“这怎么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了?元歌不愿多想,却忍不住猜这句话是说长姐次姐是双胎和她不一样,还是说她这个继室嫡女和原配嫡女的姐姐们不一样?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如今的她都已经不在意了,眼下她只想把那个跟了她五世,如同像诅咒一样的小字给拒绝掉!

  “父亲,未央这个小字太直白了。所谓长乐无极长乐未央,不如取长乐的乐字,再加上福字,让我和姐姐们有个相近的小字啊。这样说起来,一听别人就知道是亲姐妹呢!”元歌一边说一边满脸希冀的看过去。

  “福乐?”李青志轻声念道。

  其实李青志会为幼女取未央这个小字,也是想着她在进宫后的宠爱没有尽头永远不停止,再就是希望李家能福泽百世子孙绵延不尽。

  不过以后这个女儿可就不一样了,在这样的事情上他也愿意顺着她的想法,再说福乐这个喻意也同样不错。想到这里李青志也就点了头,哈哈笑道:“那这样一来的话,你这小字可就是你自己取的了。”

  “父亲,你就依了我吧。”元歌见至李青志的神色知道已经应下了,但还是走到桌前像一个普通的女儿一样的撒着娇。

  李青志对于元歌的这番行为感到很满意,这个女儿有多疏忽他心里是清楚的。平时他公务繁忙,能让他记在心里的也就只有长女元凤和儿子元壁,连嫡次女都要差一截的。

  本来还担心这个女儿和他感情不深,如今看来到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了。到底是血脉相溶的亲骨肉,他也是愿意亲近和希望她好的。

  元歌在书房里足足待了俩个时辰,在打完亲情牌后,就该掀开面纱让她看看内里的情况了。李青志告诉她,之前他还听闻皇上有意让她长姐元凤为后,现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竟然转而点了她为皇贵妃。

  然后叮嘱她进宫后一定要小心行事。

  这些元歌听腻了,不过也是因为这些话,她才会知道如果不是越永泽的话,本该进宫当为后的人是她的长姐元凤。在谈完这些,李青志让她回去好好休息时,她抬脚走了俩步后又转身走了回来。

  “怎么了?福乐这是还有话要和为父说?”李青志的笑显示着他此时的好心情,虽然没有捞到后位让他觉得很可惜,但是他觉得小女儿这样的性格,在宫里一定能够走的长远。

  要知道他虽然不能进后宫,却也见过宫中的妃嫔,小女儿的作态和她们像极了!

  元歌左看右看,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然后才道:“女儿时常待在院子里,对外面的事其实并不懂,不过进宫当皇贵妃真的是好事吗?”

  “当然是好事。”李青志脸色一正,严肃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你是对这事不满!?”说到后面声音已经提高,接近喝斥的意味了。

  “父亲......”

  李青志见小女儿脸色发白,才发现自己有些反应太过了。但是他正担心启元帝会从各种渠道,来探听他对这件事的反应,所以李家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不满之意!

  缓和了脸上的表情,他轻声问道:“刚刚是为父错了,福乐,你告诉为父你为什么会这样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