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圣旨到

娘娘不想活 +A -A

  不提启元帝那一个喷嚏,会让伺候的宫女太监们挨多少板子,此时元歌正垂眉顺眼的,和李青志一行人立在院子中间,等候着圣旨的到来。

  元歌听到大门外传来一阵哗声,接着身着礼部官服的刘侍郎就大步踏了进来。此时她是站在李青志身后,也就无从得知他会是什么表情了。

  来宣旨的是礼部的刘侍郎,如果李家是添了一位皇后,这自然是有些怠慢了,该是礼部尚书前来宣旨才对。只是李家是要出一位皇贵妃,让这刘侍郎来宣旨却又显的看重。

  想来身为丞相的李青志,比她更清楚这其中的道理吧。此时她竟无比想看到李青志的神情,因为前几世待她膝行上前接下圣旨后,他脸上的神情已经很正常了。

  带着淡淡的笑,仿佛对于这件事也很满意似的。

  寒暄过后,刘侍郎站到香案前,中气十足的喊道:“圣旨到!丞相府接旨!”

  李青志一撩官袍下摆曲膝跪下,同时站在身后的她们也一起跪了下来。跪在最后方的元歌,抬眼扫向刘侍郎手中的那抹明黄,然后又垂下了视线。

  只听刘侍郎大声道:“上谕,李相幼女李元歌......”

  这圣旨元歌已经是第六次听到了,她比谁清楚后面写的是什么,不说倒背如流但是上面有几个字符,都是数的清清楚的明明白白的。

  她在心里念着圣旨后面的话:秀外慧中,惠心纨质,娴淑有德,特诏为一品皇贵妃,朕将以娶后礼迎之,钦此。

  就在她刚默念完,刘侍郎也随后念到了这里:“......特诏为一品皇贵妃,朕将以娶后礼迎之,钦此。”

  院子里一片寂静,知道些内情的小周氏,面带惊慌的看向身边的人,却见上一刻还面沉如水的人,缓缓绽出了一抹笑来。

  “臣接旨。”李青志闭眼伏地喊道。

  刘侍郎笑眯眯的道:“虽然李相已经接旨,但是这圣旨还是需要李三小姐亲手接下的好。”说完朝跪在后面的人看去。

  李青志直起身轻笑了声道:“看我,这都高兴糊涂了。”说着侧身道:“元歌,皇上看重于你,这是你的福气。”

  “还不快上前来接旨?”

  元歌闭了闭眼,垂着头看着自己青碧色的绸缎裙子。此时已经入夏,衣着已经不如冬日厚实,跪在垫子上还不觉得。等她缓缓膝行着向前挪去时,只觉得膝盖处一阵阵的刺痛。

  “臣女......接旨。”这点痛算什么?哪比的上在宫中的那年年月月,就如同脱了鞋袜在刀尖上直立行走,明明已经满地鲜血却还不得不走下去。

  元凤看着跪拜在身边的人,眼中掩不住的有些复杂。虽然这谋取后位的事,并没有人告诉她,但是以她的聪慧,却从父母平时的言语行事中猜到了一些。

  只是她却没有想到,事情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想到自己的名字,不免有些难堪的垂下了眼。不过又想到妹妹只是被封为皇贵妃,心里又稍微好受了一些。

  紧接着却又有些担忧,这个娴静的妹妹到底是她喜欢的,想到身体有些虚弱的妹妹要入宫当妾也是不忍。

  皇贵妃又如何?到底还是个妾,像她们这种正真的高门贵女,才不会觉得当妃嫔是件了不得的事。只有那种肤浅的人家,才会觉得将女儿送进宫就是一飞冲天了。

  在正真高门贵女的眼中,只有皇后这种位置,才能够让她们高看一眼。

  此时刘侍郎已经满脸堆笑的将李青志扶了起来,有些恭维的说道:“恭喜李相了,教出这等有福气的女儿。”

  “呵呵呵。”李青志也是满脸堆笑。

  送走刘侍郎后,李青志脸上的笑立刻就淡了下来,叹了一声低声道:“真是没有想到......”说着扫到身边的嫡长女,又叹了一声。

  “太可惜了。”

  元凤抿着唇避开了那视线。

  小周氏有些惊慌的想开口,李青志抬手摆了摆,朝身后招了下道:“元歌,你跟我到书房里去。”

  “是。”元歌木然的应道。

  而从头到尾都在状态外的元凰,一脸呆滞俩眼迷茫,完全不知道眼下是个什么状况。然后不由不悦的道:“什么事嘛,这样神神秘密的。”

  作为继承人的李元壁也是知道这件事的,闻言温和的道:“二姐姐,这是好事,父亲大约是要叮嘱三姐姐一些事情。”

  元凰瞪了一眼,小声嘀咕着道:“这算什么好事嘛,三妹妹在家好好的,那个皇帝竟然让她进宫当妾去......”

  “给我收声。”小周氏此时也定了神,听见元凰说的话,不由严厉的看了她一眼。

  元凰见了这副样子,咬咬唇不敢再说什么,轻轻的挪着脚步往元凤背后缩去。

  元歌一边走一边看着走在前面的背影,和先前的那圣旨一样,她心里同样无比的清楚,在到了书房以后会听到一番怎么的话。先是叮嘱她要好好侍奉皇上,然后就是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及时的找人告诉家里。

  身为父亲的他,一定会帮的上忙的。

  这是让她探听到事情,就要立刻转告给他。只是可笑的是,且不说启元帝那个人,会拿政事与宫妃们相谈,就算她真的与宫妃们斗法治气,她的这位父亲也是帮不上忙的。

  明天宫里就会派嬷嬷过来,然后同时带来的消息就是,将在一个月后,用金凤车辇来迎她进宫,这是皇后才能乘坐的车辇。当然,虽然说要以娶后礼来迎她进宫,但是这些仪仗是减了一些的。

  不然等以后真的要娶后了,难道要和皇贵妃一个品格的?说是要以娶后礼来迎她,也就只是说说而已。

  皇后啊。

  元歌想起了那个清雅丽致的女子,在宫里不过待了俩年,就面目全非成为了另外一个人。若说她第一世和第二世是败在了启元帝的手上,而后几世就是败在了这个女人的手上。

  虽然她也清楚,这一切的背后都是由启元帝授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