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莫安

娘娘不想活 +A -A

  对于李青志口中的事情,小周氏也是知道几分的,闻言想了下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毕竟这事如果真成了,以后凤儿给她的妹妹请个太医来又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里小周氏只能歉意的看了一眼,安抚道:“元歌,太医的事还要再等等,这几天你先好好养着。”说着轻飘飘的对绿央翠浓俩人道:“好好伺候着,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敢懈怠偷懒,就把你们交给嬷嬷再好好学学规矩。”

  绿央翠浓俩人本来就是由小周氏,在一众送进府里学规矩的家生子里挑出来的,听到这话立刻白着脸福下身,异口同声的道:“奴婢一定好好伺候。”

  元歌抬言看了眼跟在李青志身边的少年,他正是李元壁,李家唯一的儿子。此时众人都还以为,以后李府还会有男丁出生,但是她却知道就算再过十年,李府也只有这一个男丁。

  而十年后的李府,别说再添新丁,而是连这唯一的男丁也没有保留住。五世里的结果都一样,想要彻底打跨李青志,就得把他唯一能够传承的子嗣给解决掉。

  五世里除了第一世,她清楚的知道李府所有人的结局,但是后几世她却是早在李府垮台前就闭上了眼。

  “三姐姐,我那里有一套精致的陶偶,看着还有几分趣味,等会就让人送到你那边去,也能逗三姐姐你多笑一笑。”李元壁温和一笑,小小年纪已经有了成人的稳重。

  元歌是知道那陶偶的,因为多少次无论怎么变化,那套陶偶都跟着她一起进了宫,在那灰暗的天地里是唯一的趣物。宫里不是没有更好的东西,只是却来自于那个人,再有意思又如何?

  这样一想脸上的神色就好看多了,她轻轻的点点头道:“那好,三姐姐就承你这个情了,回头就给你绣个荷包送过去,想要什么样的图案?”

  李元壁刚想说话,门外就急匆匆的走进来了一个人,正是李府的管家莫安。

  莫安倾身行礼后立刻直起身道:“老爷,出去探的人已经回来了,说圣旨再过半柱香多的时间就能到府上了。”

  听到这话李青志脸上一喜,然后立刻站起身道:“那我们快点去院子里候着吧。”走了一步后又问道:“莫安,院子里都布置好了吗?闲杂人等都赶出院子了没?”

  “老爷放心。”莫安拱手弯腰道:“一切事宜都已经准备妥当了,通往这院子的路口也都安排人守住了。”

  “嗯,那就好。”李青志满意一笑,意气奋发的大步朝门外走去,走在最后的元歌,在从莫安身边走过的时候,不禁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倒不是她知道莫安有什么不妥,只是总觉得深深弯着腰的莫安有些不对劲。他身为李青志的心腹,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打算。府上有可能会出一位皇后,身为管家的他难道不觉得非常的荣幸和高兴吗?

  在宫里时凡是有一点喜庆的事,那些伺候的宫女太监们,倒是比正主子们都还要高兴。一个个都露着笑脸拼命的给主子们看,生怕不能表现出自己的立场。

  这位莫管家倒是与众不同,还是说他更稳重一些?

  几世加起来,元歌也和这位莫管家交际不多,也就是每一次在圣旨到来后,莫管家要准备她的嫁妆才见了俩次。

  皇贵妃虽然身份贵重,但是说到底也就只是一个妾而已,不过因为说明了会以娶后礼迎她进宫,所以她到是也有嫁妆这一项东西的。

  元歌一边心不在焉的跟着往前走,一边在心里琢磨着李府的这个管家。仔细回想着前几世莫安这个人的情况,但是无论怎么想都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可能是太多心了?

  如果是从前真正十五岁的元歌,大概会这样想,现在的她却不会往这上面想。可能是在宫里的时候待的太久了,面对那些言不由衷的人,她总能感觉到一点什么。

  不过她虽然在意,却也并没有很放在心上,只打算着在进宫之前,要向父亲探一探这个莫安的底。

  第二世浑浑噩噩醒来的她,发现自己又回到进宫前。当时她斗志满满的决定,一定要和父亲沟通好,绝对不能和启元帝对上,这样一来李府的下场一定不会再家破人亡。

  但是没用,她的父亲不信她。

  第三世她就干脆决定,一定要生下一个皇子,加重李府的筹码。但是没等她怀上身孕,就被诬陷加害新进宫的妃嫔,被禁足在那华丽冰冷的丹阳宫里。

  第四世......

  第五世......

  整整五世她都没能改变李府的下场,和自己的命远,就算这个莫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恐怕她一时也做不了什么。如果莫安的心真的不向着李府,那他背后的人会是谁呢?

  只一瞬间,元歌就想起了一个人。

  既然启元帝早早的就打算对付李青志,那会不会安插人手到李府来呢?比如管家莫安?

  莫安,不安。

  呵,也不知道这名是谁取的,想必一定很得启元帝的心吧。毕竟李府不安了,那他就安了。

  无人看见此时元歌,那带着讽刺而又淡然的面容。

  辗转几世都挑不开那道决定她命运的圣旨,既然如此那也就不必再白费心思。左右她没有过人的心智,将启元帝牢牢的撑控住。而且李府也除了在朝中有极大的权利,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兵权,不可能真的反了启元帝。

  既然这样她好像唯一能做的,就是给站在大武顶点的启元帝添堵了。不说若大的李府了,就连俩个无足轻重的婢女都护不了她们周全,那她还是不要想太多了。反正她现在既不怕死,也没有能力护周边人的安全,还不如一个劲的朝这个方向发展?

  元歌一步一步的走着,面上露出一个清冷至极的笑。

  启元帝,越永泽,你就宫里好好等着我的到来吧。

  皇宫勤政殿,端坐在案桌前的越永泽,突然觉得鼻子有点痒,忍了又忍还是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