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继室嫡女

娘娘不想活 +A -A

  李青志走进小花厅里时,立刻就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太对劲,不过抬眼扫了一圈,一时却又没有发现哪里不对。他脚步微顿了一下,就又接着往里走去。

  毕竟眼下就算有什么事,他也不会放在眼里,因为那快要来到李府圣旨的内容他却是知道的。不如说这其实是他争取而来的,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自己的长女,然后满意的笑了起来。

  原配嫡长女身份贵重气度从容,那个位置除了他的凤儿还有谁能配的上?而看清李青志脸上神情的元歌,嘴角不禁一翘,露出了一个有些讽刺的笑容来。

  她的父亲大人依然还做着他的美梦呢!想必他此时还想着长姐能坐上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吧。只是可惜了,启元帝越永泽此时虽然还行事稚嫩,却也不会任人摆布。

  母仪天下的后位,他怎么甘心就这样落到了目前在朝中一呼百应的丞相头上?那即将到来的圣旨上,写的并不是娶长姐为后的内容。却是说了将会以娶后礼,迎她李元歌进宫成为皇贵妃的事。

  长姐为嫡妻原配所出,其外家是开国功臣镇国周将军的后人。如今镇国将军已经成了镇国公,虽然弃戈执笔走了文臣的路子,但是却在大武百姓的心中很有声望。

  是大武仅存的几家开国功臣中的佼佼者。

  越永泽不想将后位给李家,却也不敢说让长姐为妃嫔,若是他真敢这样说,怕是如今依然健在,由高祖皇帝一手带大的周老镇国公,就要去太祖庙找高祖哭嚎了。

  长姐次姐都身份贵重不能为妃嫔,不想给出后位的越永泽却又需要与如日中天的丞相虚于委蛇,那就得在不退步的同时,却也得安抚住朝中重臣。

  这样一来,她李元歌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了。

  当时李青志会娶到周家的女儿,是因为镇国公府需要进一步朝文臣子靠拢。或许还要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原因,才会选了进士出身的李青志为婿。

  大周氏生养了一对双胎伤了身子,因此而缠绵于病塌,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撒手而去。

  彼时李青志虽然前途大好,可也没有到如今的这个地步,再娶续弦的话,自然只能往低了里找。镇国公府生怕新妇进门,外孙女就要受苦,这续弦的事就插了一手。

  这一插手,就找了她母亲高氏,一个五品京官的女儿。只是她母亲将将及笄就嫁人,又一进门就怀上了她,不过七个月就生下了孱弱的她。

  她活了下来,可是她母亲却没能再醒过来。

  此时小周氏已经长成,就嫁进来照顾亡姐的一双女儿,和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养不活的她。她李元歌虽然也是嫡女,却不过只是个继室嫡女,她的死活并不是那么重要。

  救了她的是小周氏,她为她取名‘歌’,让下人们都称呼她元哥儿。说是这样一来,那勾魂的牛头马面就会以为她是个哥儿,会以为弄错了就不会再来找她。

  因为善良的小周氏,她才能从一个婴孩,还算顺利的活到了十五岁。这个李府里若不是有小周氏在,谁会知道还有一个三小姐呢?

  她的父亲一年里从不曾特意来见过她,除了年节需要一家人都出场,不然他怕是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女儿吧。

  越永泽在下圣旨前,一定好好调查过丞相府里的情况。得知有她这样一个亲娘已逝生父忽视的女儿,他的心里一定是非常的高兴。

  因为,这样的姑娘是非常好掌控的,毕竟她连外家都无法依靠,只因高家只有一女,并无其他子嗣。如此,她这个丞相之女,进宫后也就只堪为皇贵妃了。

  初掌朝政的皇帝,和掌权的重臣各退一步,而牺牲的就是她这个无足轻重的李府三姑娘。

  想到这里元歌嘴里泛着苦意,因为她确实很好掌控,还非常的好哄。他不仅哄了她骗了她,还瞒过了整个李家整个朝堂的人,都以为她独得圣宠!

  这份恨意太过久远了些,但是元歌一想起来,就恨的想生撕了那个站在大武顶端的人!

  站的靠后的元凰立刻发现了她不对劲,那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身体让她吓了一大跳。

  “娘啊,你快看,三妹妹她一定是身体不舒服了,那脸色比平时比起来白的都有点透明了!”

  走近的李青志闻言皱眉看了过去,待看到小女儿确实像是不太好的样子,脸色就缓了下来,温声道:“元歌,你身子不好就别站着了,坐下来休息吧。”

  然后又道:“不过还是要等一等,才好让你回自己院子里休息,圣旨来了你总不能不在场。”

  元歌抬眼看了一眼,然后垂下视线道:“是,本......本该如此的。”几世加起来,她倒是自称本宫的时候更多,刚刚的自称差点说错了。

  “妹妹快坐下。”元凤早在李青志发话的时候,就连忙走过来扶着她坐了下去。

  小周氏是真的心善,见到元歌的脸色那么难看,不由有些迁怒的瞪了一眼绿央翠浓,然后收回视线道:“老爷,元歌这孩子太安静了,就是身体不适也从来不说。现在脸色都这样了,可不能再疏忽。”

  “不如等会去请个太医来瞧瞧吧。”

  对于小周氏说的这番话元歌并不意外,从前多年相处下来,再加上如今的眼力,她可以肯定小周氏就算是有几分小心思,对她却没有什么害人之心。

  这一出前几世都没有出现过,不过此时她不仅不意外小周氏的话,也清楚李青志接下来会是什么反应。说起来她的这个父亲对她并不坏,如果得了什么好东西带回来,只要是俩位姐姐有的,那她就也会有。

  只是也就如此而已,见面温声问上俩句,再没有其他的话语。客套的像是在她面前,把‘父亲’这一身份当做一个例行的公务来办。

  她清楚的看着李青志在犹豫了会后,开口道:“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如果事情还不清楚,还是等事情都稳定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