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命运

娘娘不想活 +A -A

  元歌缓步走在去往前院的路上,绿央翠浓俩个神情有些局促的跟在后面,不敢发出一点动静。实在是今天的姑娘,让她们看着有些害怕。但是要说有什么不一样,却是怎么也说不清楚,如果在姑娘住的院子里,她们俩还敢大着胆子问下俩句。

  可是现在她们跟着姑娘往前院去,哪里敢多说一句话,以前她们可从来没有来过前院。

  走在前面的元歌也正在想身后的俩个婢女,这几世里若说南妈妈总是在最后的关头背叛她,那这俩个就是一直跟着她,几世里都因为受她连累没有一个好下场。

  她们俩人都大她三岁,本来这样的婢女是准备成为陪嫁丫鬟的。以后要么成为她身边的心腹,要么就是成为拉拢夫婿的通房小妾。这俩种虽然都这算不上什么好前程,但是却比陪着她进宫后的下场要好。

  除了前三世,后俩次元歌都想办法安排了这俩人,但是一次在她安排绿央和翠浓出宫后,却被对手拿进宫来指证她莫须有的罪名。

  而另一次情况也差不多,明明直接将她们在她进宫前给嫁了出去,但是却依然逃不开被她连累。不过俩次受尽了苦刑折磨的俩人,都没有说过对她不利的一字一语。

  俩次的情况都差不多,傻傻的绿央说她要以命证明她的清白,一头撞在了墙柱上血花飞溅,就那样死在了她的面前。翠浓没有自尽,却比自尽更惨。

  翠浓厉声怒骂着倒戈的南妈妈,扑过去直接抠瞎了南妈妈的一双眼,然后拔了一根她头上的木簪子,意图对陷害她的那个女人造成伤害。

  但是结果却是被乱刀砍死。

  想到这里元歌似乎都能闻到自己满身的血腥味,因为扑过去的她虽然没有被误伤,却是被溅的一身的鲜红的血。当时不等她伤心难过,就看见了几乎被砍成烂肉的翠浓。

  经历五世她本以为自己的心,已经苍老的再也不会有一丝波澜,但此时却心痛的像是被一双手狠狠的捏住了。

  上天啊,如果这是她生生世世的命远,但是为什么要连累她身边的人。五次啊整整五次,绿央和翠浓二人的下场,却一次比一次还要惨。

  元歌一步一步的往前院走去,那里就是她悲惨命运开始的地方,避不开逃不掉。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她突然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如果这一切都不能避不能逃,那么她也就只能迎面走上前去面对。如今还有什么能让她心生惧怕呢?再苦不过被圈禁一生,再难不过被宫妃们磋磨一生。

  再惨不过一死。

  沉尽在自己思绪中的元歌,突然听见翠浓小声道:“小姐,莫管家在前面呢。”她抬头看去,就见一身青绸衣的管家站在去往前院的入口处。

  待她走近后,就听见莫管家开口说了她听过好几次的话。

  “三小姐,前院现在乱槽槽的,还请三小姐去那边的小花厅坐一会儿。等前院布置好了,再来请三小姐。”

  莫管家今年已经五十有余,但是看起来却并不显老,很得丞相李青志的信任。他所说的小花厅就座落在离此不过十米远的地方,是平时李青志招待友人的地方。

  此时她父亲唯一的儿子,小她三岁的异母弟弟,正一起在前院里盯着仆人们布置香案等事宜。

  小花厅里空无一人,除了上方的俩张堂木椅,下方左右各有四有张堂木椅。元歌抬脚踏进雅致的小花厅,在右手的第二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自古左为尊,左边的位置是她那对双胞长姐的地方,而右手第一张椅,则是她那幼弟的位置。

  绿央翠浓俩人一左一右的站在后面,俩人脸上都是掩不住的担心,因为俩人都发现她们小姐的情绪不太对。只是虽然小姐待她们从来温声和语,这个时候却不敢随意搭话。

  小花厅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大概过了一刻钟后,外面传来了众多人的脚步声,与时同来的还有几声娇笑和嗔言。回过神的元歌从椅子上站起来,等人进来后倾身行礼。

  “母亲万福。”

  走在当中的是一位看起来不过将将三十许的妇人,相伴在左右的是俩位看起来非常相像的少女。她们就是她父亲的第三任妻子她的继母小周氏,和原配所出的双胞嫡长女李元凤,还有嫡次女李元凰。

  不同她和小周氏的关系,元凤和元凰俩人和小周氏还有姨甥的关系,因为小周氏正是她父亲原配嫡亲的同胞妹妹。李家目前为止唯一的儿子,就是由小周氏所出。

  小周氏似乎很惊讶她这么早就到了,顿了一下才道:“元歌啊,什么时候到的?我被你俩个姐姐闹了半天,结果直到现在才来。”

  “怎么就是我闹的,明明是凰儿闹个没停。”

  元凰听了不依,道:“娘啊,你看,姐姐她又欺负我啊。”

  “明明是......”

  眼看要争起来,小周氏满脸笑容的道:“好好好,你们都没有闹,是我太磨蹭耽搁了时间。”

  元歌淡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如果有不知情况的人看到的话,还以为这三人是亲母女呢。曾几时她和小周氏也是比较亲热的,但是如今她却再也做不出那种姿态了。

  诚然小周氏对她其实不错,只是她早就已经不是十五岁的李元歌了,不可能和她们一样嬉笑玩闹了。

  “元歌,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小周氏打量了下后问道。

  经历几世有些东西从来就没有变过,比如小周氏是真心对她好的,虽然比起元凤元凰还有她的亲生子来,要稍微差上那么一点。

  元歌抿了下唇道:“无事,大概就是昨晚没有睡好。”这句话她也说了好几次,她也清楚知道下面她们的反应。

  “三妹妹夜里怎么就睡不好了。”元凤走过来握住她的一只手,朝绿央翠浓二人道:“等会事情了了,你俩随便谁到我那里去一趟。我那里有一味茶喝了能宁心定神,白日喝上俩次晚上就会一夜好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