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与艾奥斯特决斗

我的魔王物语 +A -A


  听着芙蕾讲述母亲曾经为白银人类一族做出的伟大功绩,杨铭的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感情。

  因为这具身体从小就没有得到父亲和母亲的照顾和爱护,再加上杨铭觉醒了前世的记忆,所以在他的心中一直是把这具身体的父亲和母亲当做陌生人看待的。

  可是现在看来,他的母亲却是一位如同女神般的伟大女性。

  把一切讲述完之后,芙蕾露出憧憬的表情说道。

  “父亲大人曾经说过,如果是在人类世界的话,以【那位大人】掌握的神奇【医术】和农业知识,足以让她成为医药之神或是农业女神德墨忒尔的从属神!可惜她被一个强大的吸血鬼带到了无法成为神祗的魔界,当时包括我的父亲在内,许多黄金级战士挑战那个吸血鬼想要拯救那位大人,但是全都失败了。再到后来……”

  芙蕾脸上露出黯然的表情,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杨铭却难得的露出自嘲的苦笑,说道。

  “后来我的母亲的确是死了!但是跟那个名义上是我父亲的吸血鬼没有关系,她是为了生我而死的。”

  “什……什么?”

  芙蕾震惊的瞪大眼睛,显然没想到真相竟然会是这样,接着她脸色一变,愧疚的看着杨铭说道。

  “对……对不起!我不该说这种事情的……”

  “没关系的……”

  杨铭摇了摇头,他是真的不在意说起这种事情。

  就在这时,奥洛斯转过身来说道。

  “小子,艾奥斯特已经决定不杀你了!但是他要求跟你进行一场公平的决斗,只要你能打败他,他就认可你有保护芙蕾的实力。”

  “保护……认可……”

  杨铭的脸上,不由堆起了满满的苦笑。

  虽然芙蕾是个不可否认的超级美少女,但他只是单纯地想要把芙蕾当成血奴而已。

  可是芙蕾的父亲安德鲁,却把他的身份设定成芙蕾的追求者的样子,到了芙蕾的哥哥艾奥斯特这里,杨铭的身份设定又被降格成了保镖的样子。

  杨铭的心中,隐隐有种被一群草泥马践踏而过的感觉。

  但是身在白银人类一族的角斗之城当中,身边又有奥洛斯这个绝对无法战胜的黄金级强者,杨铭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

  “如果接受这场决斗能够让艾奥斯特大哥认可我的话,那我就没有拒绝的理由呢!”

  没想到杨铭答应的如此干脆,艾奥斯特楞了一下,然后点头说道。

  “你的态度很不错!如果你能在决斗中打败我的话,我不仅会同意你跟芙蕾在一起,还会赠送你一套白银铠甲!就算是你输了,我也不会重伤你的。”

  看着艾奥斯特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杨铭微笑着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他会如此干脆的答应艾奥斯特的决斗要求,自然是有着必胜的把握。

  虽然两人都是白银级战士,但是杨铭拥有的神裔血脉,绝对比艾奥斯特身上传承了几代的泰坦神族神裔血脉更加强大。

  而杨铭掌握的【人皇十剑】两式剑招,更是完爆西方世界的战斗武技十条街都不止。

  在将芙蕾交给奥洛斯照顾之后,杨铭和艾奥斯特在巨型角斗场的中心相对而立,等待着对方发动攻击。

  那些进行实战训练的年轻男女,此时全都停了下来,远远的观望着杨铭和艾奥斯特即将开始的战斗。

  终于——

  艾奥斯特最先失去耐心,他将后背上的银色大弓拿到面前,然后弯弓搭箭,将一支银色箭矢射向杨铭。

  嗖——

  锐利的破空声响起的同时,银色箭矢已经化作一道银色流星冲到了杨铭面前。

  “哼!”

  杨铭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右手握住腰间龙纹剑的剑柄,然后拔剑而出施展出【人皇十剑】第一招【拔剑式】。

  砰地一声爆响!

  当杨铭将龙纹剑拔到面前的时候,锋利的剑刃与飞来的银色箭矢撞击在一起。

  下一瞬间,龙纹剑便将去势不减的银色箭矢从中间斩成了两半。

  而在杨铭拔剑将银色箭矢斩成两半的同时,艾奥斯特放下银色大弓冲到杨铭面前,右手挥拳重重打向了杨铭的胸口。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两米,若是杨铭及时躲开的话,倒也能够避过跟艾奥斯特以硬碰硬的正面交锋。

  但这既然是一场非常重要的决斗,杨铭当然不会在艾奥斯特面前示弱,他不仅没有后退躲开艾奥斯特被银色神光包裹的拳头,反而将龙纹剑顺势斩下,施展出【人皇十剑】第二招【劈剑式】斩向艾奥斯特的肩膀。

  若是换做两个普通人决斗的话,一方赤手空拳,一方手持宝剑,胜负的结果自然是毫无疑问的。

  但杨铭是血脉强大的吸血鬼,艾奥斯特也是泰坦神族的神裔血脉。

  看到杨铭的龙纹剑斩向自己,艾奥斯特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右拳依然去势不改的打向杨铭的胸口。

  身为泰坦神族的神裔血脉,又是白银级战士,艾奥斯特本来就有着不惧刀枪不惧水火的强悍身体,他身上穿着的白银铠甲更是用特殊金属铸造,足以抵挡黄金级强者的攻击。

  所以,艾奥斯特丝毫不担心杨铭的龙纹剑能够斩伤自己。

  砰地一声!

  嗤的一声!

  艾奥斯特的右拳,重重的捶打在杨铭的胸口,被白银神光包裹的强横拳劲直接击穿了杨铭的胸口,让杨铭胸口的一部分血肉崩溃成了数百颗血滴。

  杨铭的龙纹剑,带着破空声斩落在艾奥斯特的肩膀,锋利的剑刃不仅削铁如泥的切开了白银铠甲的肩膀部位,还斩入了艾奥斯特肩膀的血肉当中。

  “啊——”

  芙蕾惊叫一声,不由捂住自己的小嘴,泪水开始在眼中打转。

  她实在没有想到,杨铭和艾奥斯特一开始交手,就让这场决斗变得如此血腥。

  这两个人一个是她的亲哥哥,一个是她建立了血之羁绊的主人,他们当中无论谁受伤都是芙蕾不想看到的。

  想到他们如此决斗都是为了自己,芙蕾既感觉幸福,又感觉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