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森林中心的别墅

我的魔王物语 +A -A

  腐烂的树根、青绿的野草、不知名的黑色坚果、某种尸体的白骨、散发恶臭的腐肉……

  魔灵果树森林入口的结界外面,看着身材高大的大哥布林战士哥布林不知带着十几个小哥布林摆放在沙地上的这些奇葩食物,杨铭不禁痛苦的捂住额头。

  他愿意接受哥布林族群臣服追随的目的之一,就是想要利用哥布林族群帮他寻找魔灵果之外的能够吃的食物。

  可是现在看来,他实在是高看了哥布林的智商,因为这些哥布林贡献给他的食物,基本上都是些正常人类难以接受的东西。

  “呐!哥布林不知,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样的食物吗?”

  杨铭的目光看向眼前这群哥布林当中智商最高的大哥布林哥布林不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哥布林不知抬头看着杨铭,脸上毫无表情的说道。

  “不知……”

  “好吧!你还真对得起【哥布林不知】这个名字,问你什么你都不知道!”

  杨铭冷声说完之后,正准备转身离开返回魔灵果树森林,突然看到在那些奇怪的食物当中混杂着一个类似苹果的黑银色果实。

  “这是……”

  杨铭好奇的将这个黑银色果实拿到手中观察一番,然后试着咬了一口。

  嘎嘣――

  虽然黑银色果实的表皮坚硬的过分,足以将普通人类的牙齿崩断,但在杨铭咬开黑银色果实的表皮之后,里面甘甜的果肉立刻像液体一样流入杨铭的口中。

  下一瞬间,杨铭便惊讶喜悦的瞪大了眼睛。

  虽然这不知名的黑银色果实并不像魔灵果一样蕴含着丰富的魔力,但它的味道甜美胜过魔灵果十倍,无疑是比魔灵果更加符合人类口味的食物。

  嘎嘣嘎嘣嘎嘣――

  杨铭像咬碎钢铁一样咬掉黑银色果实的表皮,将里面的果肉吃的一干二净之后,立刻满意的向哥布林不知说道。

  “很不错的食物,我很喜欢!这种食物,你们是从哪里弄到的?”

  哥布林不知露出思索的样子,回想了一下说道。

  “这是……从白银人领地的……森林里偷来的!领主大人您喜欢……这样的食物?”

  “没错!作为你们找到这种食物的奖励,我会送给你们十个魔灵果!”

  返回魔灵果树森林里面,摘了十个魔灵果交给哥布林不知之后,杨铭又对他叮嘱说道。

  “以后你们只需要为我拿来这种食物就行了,我会用同等数量的魔灵果跟你们交换。”

  听到杨铭承诺的话,大脑迟钝的哥布林不知脸上也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每一个魔灵果,都能够让一个成长到极限的小哥布林进化成大哥布林战士,拥有黑铁级战士的实力。

  也就是说,哥布林族群从杨铭这里得到一个魔灵果,就能相应的诞生一个大哥布林战士,哥布林族群的实力也就增加一分。

  若是有一天,哥布林族群能够拥有数量成千上万的大哥布林战士,说不定就能改变周围的魔物种族把哥布林族群当做食物狩猎的局面。

  “感谢……领主大人的仁慈……我们马上……去偷更多的食物……”

  说完,哥布林不知双手抱着十个魔灵果,脸上露出慷慨赴死的决然表情,带着一群小哥布林离开了。

  杨铭虽然注意到了哥布林不知脸上的表情,但却并没有在意,毕竟现在的他还不知道【白银人】是怎样的魔物种族。

  回到魔灵果树森林之后,杨铭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便一直走向前方,来到了魔灵果树森林的中心。

  魔灵果树森林的中心,有一座庞大的如同城堡般的西洋风格豪华别墅。

  杨铭出生之时,关于母亲的记忆已经模糊不堪,但却记得在他幼小的身体能够爬动之后,便一直生活在这座别墅里面,一直到他的身体成长到能够直立行走才来到外面的魔灵果树森林当中。

  过去的十八年时间,杨铭的脑海浑浑噩噩像个白痴一样,根本没有关于母亲和家的概念,所以在他爬出这座别墅之后,便再也没有回到这里,一直生活在能够随时摘下魔灵果当食物的森林当中。

  此时杨铭再度回到这里,还没有走进别墅里面,一股奇妙温馨的感觉便侵袭到他的心灵,仿佛别墅里面有着与他血脉相连,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母亲一般。

  “母亲……”

  虽然觉醒了前世记忆,而且从未见过今生的母亲,可是那种奇妙温馨的感觉,却让杨铭直觉到那位从未见过的母亲一定是爱着自己的,点点泪光逐渐模糊了双眼。

  轰的一声――

  就在杨铭推开别墅大门走进去的时候,脑海中轰然一响,眼前的景象立刻变幻,西洋风格的豪华别墅消失不见,出现在杨铭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青绿色草原。

  杨铭还没有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前方便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背影。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挺拔,身形完美飘逸,穿着古西洋黑色贵族服饰,披着黑色披风,有着一头耀眼金发的男人。

  虽然无法看到这个男人的脸,但只是看着他的背影,便让杨铭感觉他的样貌一定像神话中的男性神祗一样完美。

  无声无息的,那个金发男人举起右手――

  无声无息的,大地晃动裂开,一块块大小不同的坚硬岩石破土而出,然后在杨铭震惊的目光中,这些岩石拼装在一起变成了一座西洋风格的豪华别墅。

  不可思议的是,在豪华别墅拼装完成之后,还有一部分岩石转换成了其他物质,变成了装饰别墅的花瓶、木雕、窗户、玻璃等――

  天知道在这个距离人类制造出玻璃还有数千年的遥远神话时代,那个金发男人是怎么把岩石变成玻璃的……

  当杨铭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刚才所见的幻象已经消失不见,他此时双脚已经迈入别墅的院子里面。

  【那个金发男人……难道就是我这具身体的父亲吗?】

  回想着那个用一堆岩石制造出眼前这座别墅的金发男人的背影,杨铭眉头紧皱,快步走进了别墅当中。

  虽然是在遥远的神话时代,而且还是在贫瘠的魔界当中,可是别墅内部的生活物品却极为丰富,只要在客厅里摆上几台电视机、电脑之类的电器,相信所有人都会相信这是一座建造于现代的别墅。

  从客厅到厨房、浴室、阳台、卧室最后来到屋顶,杨铭观察了别墅内部的每一个地方。

  虽然有长达十八年的时间没有人生活在别墅里面,可是别墅里面就像有人施展了魔法一样一直保持着一尘不染的样子。

  “不管是碗筷、洗漱用品还是卧室里面的床被,全部都是两人的!曾经生活在这座别墅里面的,就是我这具身体的母亲和父亲吗?可是现在他们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会抛下我不管?”

  心里带着这些疑惑,杨铭重新回到别墅的卧室里面。

  看着大床上铺叠整齐的床被,泪光模糊了杨铭的双眼,他仿佛能够看到一个身体虚弱至极的美丽女人躺在这张床上,双手抚摸着时刻夺取她生命的圆滚小腹,脸上露出母性光辉的美丽笑容。

  “母亲……”

  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可是一股奇妙的感觉让杨铭知道,他这具身体的母亲很可能已经死了。

  呼哧哧――

  就在这时,卧室角落里的一座圆形石台上突然窜出一股高达三尺的火焰,燃烧的火焰中出现一把三尺长的赤金色长剑。

  杨铭不由眼前一亮。

  这座别墅里面的东西大部分都是西洋风格,可是这把赤金色长剑却跟碗筷一样都是东方风格。

  奇妙的直觉让杨铭明白,这把赤金色长剑应该是母亲留下的遗物。

  “好剑!”

  杨铭大步走过去,然后右手一伸握住了黑金色的剑柄,就在他准备拔起赤金色长剑的时候,黑金色剑柄突然变得滚烫无比,仿佛杨铭右手握着的是岩浆凝聚的石块一般。

  不等杨铭松开右手,黑金色剑柄滚烫的高温已经融化杨铭右手掌心的肌肤,随着杨铭右手的血肉跟黑金色剑柄磨合在一起,一股血肉燃烧的滋滋声响起。

  就在杨铭觉得自己的右手要被烧掉的时候――刚被他右手的血水覆盖,赤金色长剑剑身周围的火焰立刻熄灭,黑金色剑柄的高温也立刻恢复了正常。

  锵的一声――

  杨铭的右手毫不费力的将赤金色长剑从石台上拔了出来。

  “刚才那是……滴血认主吗?”

  杨铭疑惑的举起赤金色长剑,仔细观察着剑身上面的纹理。

  这把赤金色长剑两指宽的剑身上面,竟然不可思议的描绘着江河湖泊山川日月,凝神去看的话,甚至能够看到上面描绘着一副神州大地的地图。

  这实在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若是不凝神去看的话,赤金色长剑的剑身光滑完美毫无瑕疵,根本看不到任何纹理地图。

  突然,赤金色长剑的剑身一阵颤动,然后一股信息涌入了杨铭的脑海中。

  “人皇十剑――拔剑式、劈剑式、刺剑式、撩剑式、扫剑式、截剑式、崩剑式、云剑式、斩剑式……这明明是九剑式,哪里来的第十剑?”

  虽然嘴里忍不住吐槽,但杨铭还是把赤金色长剑挂到腰间,然后根据脑海中的信息使出了【人皇十剑】的第一式【拔剑式】。

  嗡嗡嗡嗡嗡――

  随着赤金色长剑开始描绘出【拔剑式】的轨迹,杨铭脑海一震,突然感觉周围的时间流逝变得缓慢起来,而他全身的力量都被抽取,汇聚到了这一招【拔剑式】当中。

  当时间缓慢而又快速的流逝过去,杨铭终于将【拔剑式】完整的施展出来之后――

  咔嚓咔嚓咔嚓――

  杨铭前方所有被【拔剑式】的剑威所笼罩的东西,包括墙壁都被这一剑斩断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