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天子之问

大汉王朝事略 +A -A


  没过多久,窦皇后的哥哥窦长君也找到长安,兄妹三人终于团聚。

  皇后认亲的戏码传到一帮老臣耳朵里,这帮老狐狸见惯了生离死别,哪有闲心感动,他们在担心,担心外戚专权的悲剧重演。几位老狐狸一合计,未雨绸缪,趁着窦家兄弟刚来,派人好好教导他们。

  灌婴出面找到兄弟俩,主动赠送一座大宅。皇后很高兴,窦家兄弟也很感激。重点不在宅子上。这套住宅周围住的都是以德行出名的人家。

  按照大臣们的指示,这些人家的老年人没事就去窦宅转转,教育教育兄弟俩。本来嘛,上了年纪的人就爱摆摆老资格,逮着机会,就要跟身边的年轻人谈点人生经验。

  经常被人找上门来教训一番,窦家两兄弟十分老实,成长为谦谦君子,很受人特别是大臣们的好评。

  大臣们很得意。他们都忽略了窦皇后的作用。窦皇后出身虽贫寒,却聪明伶俐。成为代王的姬妾后,窦皇后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她尤其偏爱黄老学说。自从哥哥和弟弟来到长安,窦皇后没少耳提面命,约束教导兄弟俩。

  在未来几十年内,窦皇后还将发挥重要作用,甚至影响大汉朝的走向。现在还不是她走到前台的时候。

  我们的主角刘恒,已经迫不及待要开创属于自己的时代!

  有地方官要拍新皇帝的马屁,千里迢迢献来一匹千里马。刘恒不收,还特意发下一道诏书:百姓的生活还不富裕,我不愿意增加他们的负担,以后各地方各诸侯都不要再献宝物,我不会收。

  崇尚简朴,克制物欲。这个理念贯穿刘恒的皇帝生涯。

  刘恒有自知之明,自己没做过储君,没有受过皇帝任职培训,刚登上皇位,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他一边依靠陈平、周勃等几个老臣,一边刻苦钻研业务知识,尽快适应新岗位。

  没过多久,刘恒已经熟悉国家大事了。

  一天上朝,他问右丞相周勃:“全国每年判决的案件有多少?”

  周勃摇了摇头,老老实实回答:“不知道。”

  刘恒又问:“全国每年的钱粮收支是多少?”

  周勃额头冒汗,支支吾吾道:“不清楚。”

  刘恒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周勃看在眼里,羞愧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刘恒转过头,询问左丞相陈平。

  陈平大大咧咧回答道:“有专门负责的人。”

  话音刚落,刘恒立即追问:“哪些人专门负责?”

  皇帝不好糊弄啊!

  陈平胸有成竹,“陛下如果问判决案件的事,就问廷尉;问钱粮方面的事,就问治粟内史。”

  刘恒点了点头,不免有些疑惑,“如果各项事务都有主管的人,你们丞相又负责什么呢?”

  这话厉害了!别想光拿工资不干活,朝廷不养闲人。

  刘恒看上去温温吞吞,说话总能切中要害。

  陈平对这位新皇帝又多了一分了解。他放低姿态,郑重其事回答道:“陛下不嫌弃我才智低下,让我担任丞相。所谓丞相,对上辅佐天子,调理阴阳,顺应四时;对下抚育万物,适时生长;对外镇抚四夷和诸侯;对内爱惜百姓,使主管官员能胜任各自的职责。”

  丞相,号称百僚之长,没必要拘泥于具体事务。

  陈平回答的精彩,太精彩了!

  刘恒连声称赞。两位丞相的业务考核就此过关。

  周勃很难为情,自己一问三不知,陈平侃侃而谈,自己杵在一边干瞪眼。

  走出大殿,周勃拉下脸,埋怨陈平,“你平时为什么不教我!”

  陈平笑眯眯的说道:“你身为丞相,不知道自己的职责,让我怎么教你?陛下要是问长安城有多少小偷多少强盗,你也想勉强答出来吗?”

  几句话堵的周勃没了脾气。

  周勃终于认识到,自己的才能远远不如陈平。这家伙当初把右丞相的位子让给我,就没安啥好心,挖坑坑我呢!

  几天后,周勃称病,请求皇帝免除右丞相的职务。刘恒同意了,顺便废除左右丞相的设置。陈平成为大汉唯一的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