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神秘消失的代王后

大汉王朝事略 +A -A


  入主未央宫的当天夜里,新皇帝刘恒发布文书,大赦天下。对于拥立他上位的反吕联盟成员,刘恒该封的封,该赏的赏,一点也不手软。

  太尉周勃加封食邑一万户,赏赐黄金五千斤。陈平、灌婴加封食邑三千户,赏赐黄金两千斤。刘章、刘兴居、襄平候纪通加封食邑两千户,赏赐黄金一千斤。

  右丞相陈平一贯比鬼都精,眼看周勃现在正走红,他主动提出要把右丞相的位子让出来,给周勃干。陈平愿意让贤,刘恒当然乐意做个顺水人情,就让周勃做了右丞相,陈平降半级,改当左丞相,又任命灌婴接替周勃,当了太尉。

  宣室殿上,周勃心满意足。陈平暗自冷笑:老伙计,别高兴的太早!总有一天,这个右丞相还得我来当。

  刘恒了解齐王一系的野心,眼下自己刚刚即位,皇帝宝座还没坐热,为了稳定,还是以拉拢安抚为上。他把吕后时代从齐国分割出去的城阳郡、琅琊郡和济南郡还给齐国,把琅琊王刘泽改封为燕王。

  一年以后,刘襄病逝,王太子刘则继承了齐王爵位。趁这机会,刘恒封刘章为城阳王,封刘兴居为济北王,只给王号,不给封地,把齐国的城阳郡和济北郡划出来,封给兄弟俩。

  一片弹冠相庆声中,有个别人倒了霉。平阳候曹窋虽然有功,刘恒不满意他支持过齐王刘襄,免去他的御史大夫职务,只保留平阳候的头衔。曹窋的政治生命就此终结。

  曹窋只是结束了政治生命,他身为侯爷,关起门来,仍旧吃香喝辣。有人比他更不幸,不但失去生命,甚至,连姓名都被刻意抹去!

  刘恒从代地来长安之前,他的元配王后突然去世。王后姓吕,是吕家的女儿。不消说,这门婚姻自然是吕后指派的。刘恒和母亲薄太后不敢得罪这个媳妇,至少在表面上,刘恒和这位王后相处的还不错,夫妻俩生育了四个儿子。

  九月的代地,夜晚已经寒意袭人。

  刘恒告诉自己的王后,“我就要去长安了,不能带你同去。”

  家族的噩耗已经让年轻的王后如惊弓之鸟,她嘶声道:“为什么?只因我是吕家的女儿!”

  刘恒声音低沉,“是的!因为你是吕家的女儿!”

  王后哭了,这些天她的眼泪快要流干,几天之内,自己的父母兄弟族人都不在了。

  她哀求道:“阿恒,求你救救我!”

  刘恒转过头,强忍住泪水,痛声道:“我救不了你!这些年,你们吕家犯下多少错!现在是清算的时候了。”

  王后哭的越发厉害,“我没有罪!”

  刘恒望向她,面无表情,冷声道:“不,你是吕家的女儿,你分享过家族的荣耀,同样,你必须承担家族的罪孽!”

  说罢,刘恒掉头离去。

  王后伸出手,想拉住丈夫,却只触碰到冰凉而华美的王袍,她害怕似的缩回手,刘恒已经走远了。

  王后倒在地上,哭的绝望。

  当夜,王后薨。

  三个月之内,王后所生的四位嫡子先后病死。

  未央宫,宣室殿,刘恒彻夜难眠。为了大汉,我不得不这么做。

  丞相周勃等人与皇帝达成默契,销毁代王后与四位王子的全部资料,干干净净,仿佛他们从未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