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刘恒登基

大汉王朝事略 +A -A


  天上掉馅饼了!

  接到让自己进京的密信,刘恒又惊又喜。整整十七年了,刘恒已经习惯了代地的荒凉,他曾以为自己将永远留在代地,默默无闻,不为人所注意,寂寞的死去。

  而现在,从长安来的使者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语气急促,“丞相、太尉急召大王您回京,商议大事。”

  作为皇家子弟,刘恒敏锐的意识到话里包含的信息:这是在邀请自己进京做皇帝。

  齐王刘襄起兵,京城风云变幻,掌权十余年的吕氏家族被连根拔起。刘恒和代王府的一班下属虽然远在北方边境,却早已经得到信息,密切关注事态变化。

  没想到馅饼会砸到自己头上!谁知道香喷喷的馅饼是不是有毒的?

  刘恒犹豫了。他客气的招呼使者,“我知道了。你先住下来,我考虑考虑,再答复你。”

  送走使者,刘恒把代王府的高级官员都召集来,开了场专题研讨会,主题是:召我进京,这事靠谱不靠谱?

  跟刘恒一样,大部分人表示怀疑,天上哪会掉馅饼?十有八九,是朝廷里那帮老狐狸设的圈套。

  郎中令张武一向得刘恒重用,说话也就比较直接,他说道:“朝中那帮大臣都是开国时的元老,个个是玩阴谋的高手。他们刚刚灭了吕氏全族,就要迎大王入京,实在难让人相信。大王最好称病不去,静观其变。”

  众人纷纷附和,称赞张武说的对。

  中尉宋昌站出来反对,他进言道:“他们的说法错了。自从高祖建国,广施恩惠,深得人心,太尉周勃持一个符节进入北军,一呼百应,别以为他有多了不起,其实是高祖皇帝积下的威德。就算大臣们想玩花样,朝中有朱虚候刘章、东牟候刘兴居这些宗室,外有吴楚齐琅琊这些藩国,都是刘家的人,谁怕谁啊,跟他们拼了!”

  宋昌顿了一顿,加重语气说道:“现在高祖的儿子只有大王和淮南王,大王年长,名声又好,所以朝中大臣才想推举您做皇帝。机会不要错过,大王不必有顾虑,赶快进京。”

  两方说的好像都有道理,而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

  在我们的生命中,也会遇到类似的选择,选择权只能行使一次,选择之后,或皆大欢喜,或追悔莫及。更为残酷的是,选择之后无法回头,只能沿着既定的路走下去。

  代王刘恒也走到了人生的岔路口。他拿不定主意,跑去问母亲薄太后。薄太后安分守己的活了半辈子,哪里有政治经验告诉儿子!刘恒没办法,找巫师卜了一卦,卦象大吉!

  刘恒打算进京,为了保险起见,他先派舅舅薄昭到长安打探虚实。薄昭见到周勃,周勃武将出身,不玩虚的,原原本本把拥立代王的心意说出来。薄昭大喜,立即回报刘恒:别犹豫了,这事靠谱!

  刘恒很高兴,带着宋昌、张武等人乘六辆快车进京。到了长安城外,刘恒先去给父亲刘邦扫墓,派宋昌先进城探探路。

  刘恒每一步都走的特别稳,这与他多年的历练是分不开的。人在年轻的时候,吃点苦受点磨难真不是坏事。

  宋昌走到渭桥,陈平、周勃率领大小官员已经等在那里了。宋昌调转马头,回报刘恒。

  刘恒这才放心,继续上路。到了渭桥,大臣们笑脸相迎,以臣下的大礼拜见代王,刘恒下车回拜。

  太尉周勃突然走上前,对刘恒说道:“我想跟您私下谈谈。”

  这就尴尬了。鬼知道周勃要说什么!

  宋昌正在刘恒身边,他立即说道:“太尉要说公事,就请当着众臣的面说。要是说私事,对不起,王者无私!”

  周勃也机灵,他立刻跪下,呈上皇帝玉玺。

  刘恒推辞说:“我们先进城,再议一议。”

  进了长安,等刘恒一行安顿下来,群臣联名上书,请代王继承皇位。

  刘恒又推辞:我能力不强,当不了大任,希望大家另请高明。

  群臣又苦劝,大汉的皇帝非你刘恒来当不可。几番推让,戏码演的足了。刘恒终于勉为其难的答应做皇帝。

  一进未央宫,他立即封宋昌为卫将军,统领南北军,把京城的防务抓在手里,又让郎中令张武主管皇宫事务。忙完这些,他才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