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刘襄痛失皇位

大汉王朝事略 +A -A


  经过一番讨论,功臣集团和刘姓皇族的代表刘章、刘兴居以及琅琊王刘泽,达成共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小皇帝刘弘也杀掉,重新找一个姓刘的来当皇帝。

  刘泽不是被齐王刘襄软禁起来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有时候不得不服,姜还是老的辣!话说刘泽上了刘襄的当,被扣留在临淄。他苦思冥想,寻思脱身的妙计,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他找到刘襄,骗他说:“你父亲刘肥是高祖皇帝的长子,你是你父亲的嫡长子,你是高祖皇帝正正宗宗的长孙,大汉皇帝这个位置非你莫属啊!朝中那帮老臣不一定这么想。我愿意到长安去说服他们。现在刘氏一族当中,就数我的辈份最高,我说话还是有用的。”

  听到这里,刘襄的眼睛亮了。刘泽觑着刘襄的脸色,继续说道:“所以啊,你现在把我留在临淄,一点作用都起不到。不如把我送到长安,让我替你说说好话,不是两全其美吗!”

  刘襄急切想当皇帝,他相信了刘泽这番话,派人快马加鞭把刘泽送去长安。望着越来越远的临淄城门,刘泽差点没笑出声,“小子!你还嫩了点。”

  刘泽到了长安,果然受到重视,被邀请参加这次决定皇位归属的会议。毕竟刘泽身份摆在这儿,开国功臣兼刘姓诸侯王,论辈份是现任小皇帝的叔祖父。

  在讨论立谁来做下一任皇帝时,就有人提出来:齐王刘襄是高祖刘邦的长孙,应该做皇帝。

  我推断这个提议者是平阳候曹窋。曹窋是曹参的儿子,别忘了,曹参做过第一代齐王刘肥的相国。曹窋长期在宫里任职,和刘章、刘兴居年龄上接近,有父辈的渊源,又因为工作关系和兄弟俩有密切接触的机会,他暗地里成为齐王一党不奇怪。

  再者,曹窋在诛灭诸吕的政变中立了大功,却没有得到封赏,在汉文帝刘恒继位后被免职,只挂个平阳候的名头。推测原因就是曹窋拥护过齐王刘襄做皇帝。

  曹窋话音未落,刘泽就跳出来反对,“吕氏就凭着他们是外戚,才能够专权作恶,几乎毁了刘氏天下。齐王的舅舅驷钧为人凶残,如果立齐王为皇帝,等于又扶植一个吕氏。”

  刘泽的话正合陈平等人的心意。刘襄兄弟如狼似虎,已经成了气候,有齐王系的一套班子,他们上台,我们老兄弟还不得靠边站!陈平等人顺水推舟,附和刘泽的话,都说不能立齐王。刘襄就此与皇位擦肩而过。

  或许是被气的,仅仅一年之后,刘襄就病死了,谥号“哀”。实在太悲哀了,辛辛苦苦一场,到头来,为他人作了嫁衣裳!

  政治的最高艺术是平衡。最后被选出来的人,一定符合或者是相对符合各个派别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