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灭族(4)

大汉王朝事略 +A -A


  两路人马撞上,都是全副武装。刘章当机立断,率领一千多北军士兵冲向吕产部。吕产事先不知道北军已经被反吕联盟控制,所以没带多少兵进宫,这下慌了。他设想过最坏的结局,无非是交出权力,回梁国封地提前养老。眼前的情景却是刀兵相见,杀气腾腾。

  正值傍晚时分,仿佛老天爷也要来凑凑热闹,突然间刮起一阵西北风。风声伴随着喊杀声,声声入耳。吕产所部军心乱了,士兵四下逃窜。吕产不敢恋战,他在几名贴身卫士的保护下,往宫外逃跑。刘章已经锁定他,带兵紧紧跟住,猛追猛砍。吕产慌不择路,逃进郎中令的厕所。刘章追进去,杀了他。

  大功告成!

  宫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惊动了小皇帝刘弘。刘弘派使者手持符节,前来慰劳朱虚候刘章。这一年,刘弘不过才十一二岁,已经有这样的头脑了。刘章想把符节要过来,使者不肯给。刘章不好强夺,他拿着宝剑登上使者的马车,吓得使者变了脸色。

  刘章笑道:“不要怕!我只想借你的人用一用。”

  使者擦了把冷汗,放下心来,还好,是借人,不是借头。

  刘章胁迫皇帝的使者同乘一辆车,凭借使者手中的符节巡视皇宫,安定人心,顺手斩杀长乐宫卫尉吕更始。至此,长乐宫、未央宫这两处权力核心彻底被反吕联盟掌握。

  刘章跑回北军向周勃报告。周勃正在等消息,收到捷报,他激动的站起身,向刘章拜了两拜,说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吕产,因为他是相国,又掌管南军,你把他除掉了,刘氏天下就安定了!”

  斩草要除根。周勃发布命令,出动北军士兵,分头抓捕吕家的人,不分男女,不分老少,全部杀死。第二天,捕杀准备潜逃到赵国的赵王吕禄,乱棍打死躲在舞阳侯府的吕媭。

  早在吕禄放弃兵权的时候,吕媭已经预感到家族覆灭的悲惨结局。她在家里,把自己多年收集的珍珠宝贝撒的遍地都是,一边抛洒,一边骂:“我还留着这些东西干什么!以后都是别人家的。”

  一语成谶!樊哙的儿子舞阳侯樊伉因为是吕媭所生,也被斩杀。刘邦和吕后的外孙鲁王张偃被废为候,好歹保住了小命。吕氏全族被灭。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刘章把诛杀诸吕的结果通知大哥刘襄,让他撤军。灌婴也得到消息,从荥阳收兵回京。荡平诸吕的行动圆满结束,又一个难题摆在功臣集团和刘姓皇族面前:小皇帝刘弘是吕后立的,身上流着吕氏的血脉,难保他将来不会翻案,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