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灭族(1)

大汉王朝事略 +A -A


  吕后去世不到一个月,齐王刘襄在齐国起兵,发布文书通告天下:我要杀掉那些不应该封王的人。斗争的对象直指吕氏家族,就差没直接点名了。刘邦生前留下的“白马之盟”,在吕后当政的十五年里形同废纸。现在强人吕后不在了,立马就有聪明人祭出这把杀手锏,“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

  刘襄之所以敢带头造反,还因为他有两个好弟弟在长安当内应。史书上说,刘章老婆也就是吕禄女儿,知道自己的娘家人准备造反,告诉了丈夫。刘章把消息传给大哥,刘襄这才起兵。我对这段记载很怀疑。在古代,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泼出去的水。如果吕产和吕禄真的要造反,这么大的事,怎么敢让嫁给刘家人的女儿知道!

  当时的长安城,吕产分管南军,吕禄分管北军,守卫京城的两支军队都是吕家人在掌管,吕家人想造反,可以说是分分钟的事。造反不是嘴上说说的,先要有计划吧,找亲信商议,调动军队,部署任务,等等。然而在史书上,只提到刘章老婆告密,没有任何其他佐证,来证明吕家人要造反。所以,吕家人是当了回冤大头,被扣上造反的黑锅。近代学者吕思勉考证过,也认为吕氏家族不存在作乱的阴谋。

  其实很好理解,吕家人不存在造反的理由,也没有造反的魄力。吕氏一族把政权和军权都抓在手里,他们或许担心自己的权力和荣华富贵,却没有想过取代刘氏当皇帝。再从后来的表现看,吕产、吕禄等人就是十足十的草包,哪有当皇帝的野心!说他们敢造反都是抬举他们。所以,吕氏家族要造反,只是刘章等人制造出来的谎言。唯其如此,吕氏家族才更有被攻击的理由。说到底,还是刘吕两家围绕最高权力的斗争。

  功臣集团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站到刘姓皇族一边。由于吕后的强势和自私,吕氏家族严重侵犯功臣集团的权力边界,陈平成了挂名的丞相,周勃这个太尉,全国最高军事长官,居然进不了北军的军营。再者,在大臣们心里,刘氏相比吕氏更有合法性,更受到认同。

  刘襄起兵,朝野震动。吕产和吕禄躲在京城里,不敢亲自领兵去镇压叛乱,总要派个能压得住阵的将军,他们选来选去,选中了一个人,颍阴候灌婴。在开国功臣里边,灌婴不算突出,他的优势是活的长,其他人纷纷凋零,他自然就熬出头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还真不是一句空话。

  在吕后掌权的十五年里,灌婴很低调,甚至什么职务都不担任,只守着颍阴候的爵位和封地过日子,没表现出来对吕氏家族的一丁点不满。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吕氏家族的人对他印象不错,认为灌婴是倾向吕氏一方的,至少是中间派,这才放心召灌婴出山带兵平叛。

  实际上,灌婴属于坚定拥护刘氏的功臣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