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功臣集团的觉醒(3)

大汉王朝事略 +A -A


  说起来,在对待功臣方面,刘邦在历代开国皇帝中算是相当够意思的。除了少数几个手握兵权的异姓王,绝大多数功臣都得到保全。陈平、周勃这些功臣不但有列候的爵位,还有相应的封地,按照功劳的大小分封,封地大的有万户,封地小的也有五六百户。

  刘邦的底线是,王侯们必须服从我这个皇帝,不能搞分裂活动。只要不触碰到这条底线,刘邦不会想着怎么整你。《汉书》功臣表上记录了分封诸侯的誓词:“使河如带,泰山若厉,国以永宁,爰及苗裔”,即使有一天,黄河只剩下窄窄的一条带子宽,泰山变得如磨刀石那么薄,你们的封国永远牢固,可以传给你们的子孙后代。

  当刘邦担心刘盈的能力时,他依旧没有去削弱功臣集团,而是默许吕后参政,使吕氏外戚和功臣集团在力量上达到一种平衡。政治的最高艺术是平衡。刘邦是擅长政治平衡术的卓越政治家,吕后不是。

  刘盈太弱,玩慢性自杀把自己玩死了。刘邦生前设想的政治平衡就此打破。吕后在个人能力和胸怀上比刘邦差出一大截,缺乏搞平衡的大局观。她开始想铲除功臣集团没搞成,反而与功臣集团结下梁子,虽然后面有拉拢安抚的动作,却再也不可能得到功臣集团的信任了。

  吕后一味的维护吕氏家族,迫害刘邦的儿子们,挤压功臣集团的权力空间。周勃是出了名的朴实厚道,还是从丰沛起家的功臣,和吕后是多年的老熟人了,连他都心怀不满,吕氏的权力基础怎么能牢固得了?

  功臣集团内部两个派系在陆贾的推动下,寻找到共同利益切入点,经过陈平、周勃这两位带头大哥的一番整合,形成反对吕氏的强大力量。

  左丞相、辟阳候审食其虽然也是沛县人,由于分工不同,审食其在沛县起义后就做了领导的私人助理,常年陪伴在刘邦家人身边,不像周勃、夏侯婴他们是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审食其和吕后的关系大家心里有数,虽然是沛县同乡,平时和审食其走的并不近,现在谋划这么大的事,自然瞒着审食其。

  吕后的两个哥哥吕泽和吕释之在几年前去世,吕产、吕禄这些小辈和年长的功臣们没有多少交情。吕后的妹夫樊哙也已经去世。功臣集团对现在权势熏天的吕氏外戚家族没有什么好感。

  功臣集团唯一顾虑的是吕后。毕竟,吕后是刘邦的正妻、现任小皇帝的亲祖母,身份上有天然的合法性。只要吕后不正式宣布让吕氏取代刘氏,大臣们就没有理由公开反对她。